第二十一章 卖了

    “哎哎……”赵岚一看两人要走,急忙追了上去。路人甲乙见状脚下生风,以竞走的速度走远了。

    “别动,我是警察!”赵岚紧追了两步大声咋呼了一句。

    不说还好,赵岚一说自己是警察,路人甲乙毫不犹豫撒丫子就跑,而且还分了两边,一左一右非常默契。

    赵岚也是习惯性的这么一喊,喊完了一摸兜才想起来警员证和配枪都上交了,他现在是停职状态。眼看着前面俩人分开就快跑的没影了,赵岚无奈之下只得选路人乙逃走的方向追了上去。

    看这两个人说话的样子,路人乙明显应该知道的更多一些,不过这货不知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知道赵岚是警察之后跑起来简直不要命。赵岚好歹也是警队精英,体能和格斗等等训练从未停过,就这样也是追了二十多分钟才追上路人乙。

    二十多分钟的亡命狂奔让路人乙气喘如牛,被赵岚一把摁在地上的时候他整个人都瘫了。赵岚也没强到哪儿去,最近事情太多导致整个人都不在状态,尽全力跑了这么久,这一停下竟然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呼,呼,呼呼……”

    俩人大眼瞪小眼,对着喘粗气……

    良久之后,赵岚先恢复了过来,指着路人乙问道:“你跑什么?”

    “你,呼呼,你追,呼,你追我能不跑吗?”路人乙还在大喘气。

    赵岚被气笑了:“你不跑我能追吗?”

    路人乙愣了一下,一脸的“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堆白眼……”

    赵岚不以为意,轻轻扶起路人乙说:“我虽然是警察,但不是什么事情都管,也不是什么人都抓,你没必要跑这么欢。”

    路人乙仍旧一脸的“不想和你说话,并再次向你扔了几个白眼……”

    赵岚把脸一沉道:“我是刑警,按理说不怎么管治安案件,但是对于赌徒这种破坏社会治安的货色,我要遇到了该抓也抓,抓住了怎么处置也是我说的算!尤其是那些出老千的家伙,哼哼!”

    路人乙这回总算换了个表情,他惊恐地说:“你怎么知道?”

    作为一个警察,察言观色也是一项基本技术,要练就一双火眼金睛才能和狡诈的犯罪分子做斗争嘛。当然赵岚是没有什么火眼金睛,不过路人乙在逃跑的时候不小心丢掉了几张麻将牌……

    随身带着麻将牌,不是赌徒还能是什么?就算赌徒也未必会随身带麻将牌,那么出老千的赌徒带麻将牌,这就合理了吧?

    赵岚高深莫测一笑,没有回答路人乙的问题,他当然不会说“我是诈你的,谁让你这么笨。”

    “你要是老实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放过你,”赵岚和颜悦色地说,“不然的话我就要把你送到派出所,还要把你出老千的事到处宣扬宣扬。”

    看得出来路人乙根本不怕去派出所,甚至他根本就是派出所的常客,不过宣扬他出千这件事一定对他威胁巨大,他强撑着说:“派出所我才不怕呢,那里的人我都熟!不过你想问什么问题尽管问就行了,我不是怕你啊,我主要是不想惹这个麻烦。”

    赵岚看破不说破,让了一根烟过去,等路人乙点着了吸上一口,这才问道:“你刚才说许志明卖了不该卖的东西,他到底卖了什么?”

    “原来你要问这个?”路人乙松了口气,“嘿嘿,这个问题你也就是问我,换了别人那还真不可能知道!”

    随着路人乙的讲述,赵岚终于听明白了一件事,所谓不该卖的东西,竟然有可能是许淑芬的尸体!

    那是许淑芬被害之后的第五天,遗体被许家人领回了家。当天夜里路人乙在外面闲逛,碰巧看到了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许家门口,而许志明和一个男人抬了个长长的包裹出来,那包裹看形状根本就是一个人!

    那天过后没多久,就有消息传出来说许志明不知怎么发了财,竟然要包下一个冷库来做生意。

    路人乙记得很清楚,那是半夜两点多的时候发生的事。至于他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当时又为什么会在那附近闲逛,这就是题外话了,出千的赌徒有时客串一下梁上君子,这一点都不违和,正常得很。

    其实路人乙也不能肯定那天晚上许志明抬出来的就是许淑芬的尸体,不过他深知许志明的为人,更知道这个人是绝对不可能发财的。因为许志明和路人乙是“同志”,这里的同志没有任何其他含义,纯粹是志同道合而已——两人都是赌徒,路人乙还会出千偶尔小赢一把,许志明则是个冤大头,一天到晚输钱输个没够。

    要说许志明能发财,而且还是不小的一笔钱,那你让路人乙情何以堪?所以他才会恶意的猜测许志明是把许淑芬的尸体给卖掉了。

    不过路人乙的猜测并非毫无道理,首先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那天夜里看到许志明抬出来的是一具尸体,当天在许家的尸体除了许淑芬还能有谁?其次,许志明做为一个肥羊赌徒,他包下冷库的资金来源也实在太可疑了一些,要知道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最后,许淑芬的丧事办的十分简洁,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可怜,许志明没有邀请任何亲朋好友,也没有举行任何仪式,只在家门口挂了两个白灯笼就算完事了。

    其实路人乙自己对于许志明卖掉尸体这件事也不能十分肯定,因此他才说只是有可能而已,因为他想不通怎么会有人花那么多钱来买一具尸体?不就是一具尸体嘛,能有什么价值?尤其是许淑芬的尸体,据说死的烂透烂透的,心肝脾肺肾都被砸烂了,连器官都卖不出去。

    路人乙的心情可以理解,毕竟他和许志明以前称得上是一个赌桌上的牌友,现如今许志明发达了,他却三餐难以为继,甚至偶尔还要客串梁上君子。

    葡萄总是酸的嘛,难怪路人乙要以最大的恶意去猜测许志明的为人,不过他却不知道,这个猜测竟然是最正确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