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翻墙

    电视上演得有时候不全对,就像那个警察大部队总是在故事结尾才出现,在赵岚这儿就没发生。

    没发生不是因为警察大部队来早了,而是……

    根本没有来。

    整座楼被烧,火光冲天,估计十几里之外都能看得见,可是赵岚在火场外等了很久,始终不见有人过来,任何人都没有。

    没有警车,没有消防车,没有救护车,甚至连上镜率最高的群体——围观党也没有出现。情未了旅馆就像一个被世界遗忘的角落,就算被烧成了白地,依然冷清如故。

    赵岚摸了摸兜,兜里是空的,手机不知道丢哪儿去了。茫然四顾,赵岚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儿发生了一起火灾,或许里面还有人被烧死,而且极有可能是人为纵火,按理说赵岚应该在这儿等着警察赶过来,因为他是现场的目击证人。

    可是赵岚又觉得这件事处处透着诡异,冥冥中有种直觉告诉他,留在这里绝不是一个好主意,这直觉没什么道理,但强烈到了极点,总之呆在这儿让他感到非常不安。

    这么大的火要说没人看见那是不可能的,这里虽然地处郊区人烟稀少,可再稀少也是有人生活的,为什么没人出来看看?就算这儿的人集体犯了冷漠症,可是火势这么大,相信城里的人都能看到,为什么消防车不来?

    疑点太多了,多到让人一时间不敢相信,好像在做梦一样。赵岚在火场外等了一会儿,火势慢慢开始变小,这也多亏了旅馆周围并没有其他建筑,不然的话连环起火那后果不堪设想。

    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愈发强烈,赵岚没再等下去,他转身离开了火场。走起路来脚步蹒跚,赵岚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衣服被烧的破破烂烂,皮肤也大面积的烧伤,到处全是水泡。

    像赵岚这种情况最应该做的是去医院,可是他怎么去呢?街上别说出租车,连个耗子都找不到。赵岚已经连着拍了好几家的门,但是无论怎么叫门都没人答应,白天明明周围还住了不少人,可是现在冷冷清清,人好像都死光了一样。

    因为心中的不安,赵岚隐隐感到应该离着火的旅馆越远越好,他拖着残破的身躯一步一步往前挪,每走一步都要承受非常大的痛苦。在转过一条街道之后,赵岚终于坚持不住,一个跟头栽倒在了路边。他实在太累太虚弱,不仅烧伤带来的痛苦,还有跳楼那一下可能不慎摔到了骨头,种种状况加一起几乎让人崩溃。

    倒在地上,天旋地转眼黑黑,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让赵岚感觉到了强烈的困意,只要稍一放松就会晕过去。

    不能晕啊!

    赵岚在心中呐喊,为了保持清醒,他颤抖着手揭掉了胳膊上的一块皮。剧烈的疼痛袭来!赵岚差点当场痛晕过去,但顽强的意志让他坚持了下来。

    胳膊上是一块被烧烂了的皮,揭掉之后流出了恶心的浓水,赵岚顾不上管这点伤口,反正虱子多了不痒,全身上下无处不伤,也不差胳膊上这一点了。

    趁着清醒的这么一会儿,赵岚找到一处黑灯瞎火的人家,拍了拍门没人答应,他找了几块砖头垫着脚,艰难地从墙头上翻了进去。

    “噗通!”

    赵岚整个人平摔到了地上,简直要了老命的疼啊!本来这墙头也不算高,可是他实在做不出跳下来的动作,强撑着爬到墙上已经不容易了,最后就是这样整个人摔下来的。

    “呼……呼……”

    赵岚一边虚弱地喘着粗气,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这是一个小小的四合院,面积并不大,有堂屋西屋和厨房。院子里种了几株花草,黑洞洞的也看不清到底是什么。几间屋子里都黑着灯,里面异常的寂静,赵岚从墙上摔下来那么大的动静也没有惊动任何人,或许可以说明这家院子里根本没有人。

    赵岚在地上躺了很久很久才恢复了一点点体力,于是他两条胳膊撑着翻过身,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才站了起来。扶着墙壁一点一点往前挪,每挪一步对于赵岚来说都是难以想象的困难,以至于从墙边到堂屋短短五六米的路程,他挪了整整十分钟。

    对于赵岚来说唯一的好消息是堂屋门并没有上锁,不然的话他实在不知道现在虚弱的这个程度要怎么去弄开门。推开房门,赵岚站在门口好一会儿才适应了屋里的黑暗,外面好歹还有星光,这屋里是真正的黑咕隆咚,刚进去的时候眼前除了黑还是黑,其他什么都看不见。

    “嗒。”

    赵岚摸摸索索找到了开关,轻按一下,屋里亮起了刺眼的光。其实灯光本身并不刺眼,这间屋子的主人用的是那种老式的15瓦小灯泡,灯光昏黄而柔和。但是人的眼睛从漆黑当中乍见光明,这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因此刚开始会觉得异常刺眼。

    适应过黑暗之后紧接着又要适应光明,赵岚真是被折腾的够呛,等眼睛再次适应之后,他就径直开始翻箱倒柜。

    翻找吃的喝的,同时还要找一些能用的药品。老实说做这样的事赵岚还是头一回,客串一下梁上君子,虽然心里很有压力,但小命要紧也只好事急从权了。

    这家人应该日常就住在这儿的,屋里吃喝都有,只是不知道这会儿人去了哪儿。赵岚找到一些食物吃饱喝足,终于恢复了不少体力,同时他还幸运的找到了两盒绿药膏和一些消炎片。

    消炎片先吃几片,然后拣身上烧伤严重的地方抹上绿药膏,最后赵岚脱光了衣服,把自己全身都绑满了绷带,就像一只木乃伊。

    做完这一切之后,赵岚躺到了床上,尽管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可是过度的疲惫还是让他很快进入梦乡。

    梦中赵岚隐约又听到了那个声音:“走啊,快走,不要回来!”

    这次除了声音之外,似乎还有一个人影若隐若现,那人影就在赵岚的视线尽头,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