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谈不拢

    章十八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看样子他对这里发生的事了如指掌,究竟是哪儿出了问题?

    曲长安弄这间冷库花费了很大的心思,而且中间经手了好几个人,每一个环节都只知道自己的那一部分,根本不知道整个计划的真相。要说这些人里有那么一个两个出了漏子曲长安还能理解,但是要说这些人全部出了问题,那怎么可能?

    如果不是自己人这边出了状况,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联想到章十八一进门就提到了赵岚,曲长安顿时想通了整件事。

    “赵岚早就和你联系上了?”曲长安面目阴沉地问道,他知道章十八一定会回答自己的问题。章十八这个人最让人诟病的就是他的病态,他喜欢扮作一个大反派,把一件事掰开了揉碎了讲得很详细,然后让人死的明明白白但是又无比绝望。

    章十八没有让曲长安失望,他点了点头说:“赵警官是个好警察,他在住院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出了问题。我只能说你的通灵术练得不到家,小小的记忆封印竟然也能出岔子。赵警官模模糊糊有些神啊鬼啊的记忆,所以他悄悄联系了非调局。”

    “就算赵岚恢复了那些记忆又怎样?我只是帮他招魂问话而已!”曲长安满脸的懵逼,“难道就凭这些你就能认定是我在炼制尸鬼?”

    “当然不能,事实上我最初根本没有怀疑你,”章十八说,“我甚至没有把这一切和尸鬼联系到一起。说真的,你把一切都安排的很好,可是不该画蛇添足封印赵警官的记忆。如果你不封印他的记忆,我就不会对这件事感到好奇,也就不会在他身上种下魔灵,当然也就不会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了。”

    曲长安悔得直跳脚,万万没想到一切都毁在他的小心谨慎上面。就因为曲长安太过小心封印了赵岚的记忆,这样一件小事竟然引起了章十八的注意,章十八因为一时好奇在赵岚身上种下了魔灵,然后接下来赵岚身上发生的事情他都洞若观火了。

    想明白这些,曲长安冷笑一声道:“章十八,你们总说我们通灵师危害这个世界的安全,只有你们才是人类的守护神,可是这根本就是一句屁话!你草菅人命,做得比我更过分!”

    “哦?”章十八眼神一亮,“这话是怎么说的呢?”

    “哼,你少跟我装糊涂!既然你在赵岚身上种下了魔灵,凭你高超的境界我自然难以发现,那么你对他身上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怎么还会放任他被杀死?”曲长安质问道。

    “那你说说这是为什么呢?会不会是因为我事务繁忙所以一时疏忽?等我想起来关心赵警官的时候已经晚啦,这也是有可能的嘛。”章十八似笑非笑地说。

    曲长安仰天长笑:“可笑!可笑!可笑!可笑赵岚所托非人,他以为你代表了正义,却不知道你比我们更邪恶百倍。你之所以放任不管,是因为你有不可告人的私心!既然能追踪赵岚,那么你通过连环凶杀案发现了尸鬼的蛛丝马迹,然后就洞彻了这次的玄机,你明白一切之后对这些人被杀理都不理,甚至还故意促成这件事,你故意让赵岚来送死,还说什么来晚了,你根本不是来晚了,你一直都在附近,就这么看着他死,你就是在等着让他死!”

    “哈哈哈哈……”章十八大笑起来,不是恼羞成怒地笑,真的是十分开心的那种笑。

    “曲长安你真不错,我现在有点舍不得杀你了,有没有兴趣来我手下做事?我保证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而且有整个国家做你的后盾,你甚至有机会可以晋升通灵大师!”章十八满是欣赏地说。

    章十八说得天花乱坠,要知道对一个高级通灵师来说能够进阶通灵大师那简直是天大的诱惑!可是曲长安根本不为所动,他冷冷地说:“我投靠你?是不是在投靠之前先要把祭坛交给你?七怨尸也交给你,还要辅助你炼成尸鬼?你之所以放任赵岚被杀,不就是看穿了他是活尸的人选吗?你选在这个时间出现,不就是为了抢夺尸鬼吗?说得再怎么冠冕堂皇也掩盖不了你浑身上下的野心!”

    章十八耸了耸肩说:“我就是欣赏你这份聪明劲儿,既然你都看明白了,怎么样?要死还是要活呢?”

    虽然说话的语气很轻松,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心寒到了骨子里。要死还是要活?尽管曲长安也是一个高级通灵师,但是他知道自己绝对不是章十八的对手。

    高级通灵师之间也有境界之分,章十八已经在这个境界浸润了几十年,而曲长安才刚刚进阶高级通灵师不几年。或许时间上的差距可以用天分来弥补,但能成为高级通灵师的人有哪个不是天才?

    章十八绝对不是在开玩笑,他有着掌控曲长安生死的能力,两人单挑可能还有些变数,但他是非调局的副局长啊!要说章十八独自一个人来这里,后面没有几个后援,这话鬼都不会相信。

    生或者死?生死之间有大恐怖,没有人可以坦然面对,曲长安也不例外,但是他摇了摇头一口回绝了章十八。

    “投靠你就得帮你炼制尸鬼,先不说你会不会卸磨杀驴,单说投靠你以后我就得和以前的兄弟拔刀相向,到时候我除了沦为炮灰之外还能有什么好结果?背黑锅我来,送死我去,只有功劳是你的,嘿嘿,你当我是傻子?”曲长安冷笑着说。

    “那你是想死了?我就成全你。”章十八脸色一变说道。

    “我不想死,也不想和以前的兄弟反目成仇,更不想做你们非调局的炮灰,”曲长安指着身后的祭坛说,“我要和你谈条件,这就是我的筹码。”

    章十八的眼睛眯了起来,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他往前踏了一步冷冷地说:“你没有任何资格和我谈条件,既然不投靠我,那么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