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辩论大赛

    “想走?现在你还走得了吗?”

    曲长安话音未落,只听虚空中一声巨响,犹如洪钟大吕一般,随着这声巨响,空气都被震动得泛起了肉眼可见的波纹。

    发出声音的地方,一个人慢慢现出身形,可不正是认真逃命的章十八吗?此刻的章十八别提多凄惨了,口鼻窜血,脸都肿了,看上去就像被人用砖头照脑袋上呼了几十下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章十八不是留下替身之后隐身逃走了吗?他这是在哪儿出了车祸了?

    答案很快就出现了,章十八面前慢慢浮现出一个蓝色光罩,这光罩呈半圆形,像个碗一样扣住了下面方圆一里之地。看上去透明的像个泡泡一样的蓝色光罩,似乎一点就破,可是刚才章十八的经历说明那只是一个错觉,这个蓝色罩子有着超乎寻常的坚固属性,别的不好比,反正要比章十八的脑袋硬得多。

    “哼,我费了好大功夫布下这九天封神罩,你以为是小孩子吹的水泡泡?章十八,你没料到吧,幽冥血河大阵确实只能用一次,但是我以它为引,拼着整个阵法不要也要留下你的狗命!可笑在我布置大阵的时候你还自以为是地耍心机,如跳梁小丑一般上蹿下跳,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曲长安冷笑着说。

    章十八晃晃似乎被撞晕了的脑袋,连甩了几下头才清醒过来,他从半空中缓缓落到地上,张嘴好像要说点什么,不过什么都没说出口,他嗖的一声又不见了……

    审美疲劳啊大哥!

    竟然又逃走?

    这回章十八选择的是遁地法术,天上有罩子,那就从地下跑,总不能地下也有吧?

    事实证明,地下也有。

    “嗵!”

    一声闷响,地震了也似,整个地面都晃了三晃。片刻之后章十八灰头土脸得从地里钻了出来,这个灰头土脸真的不是形容词,是名词。

    “大家瞅瞅,土耗子!”

    “嘿嘿,什么玩意儿,就这还非调局副局长呢?”

    “钻地虫啊,蚯蚓啊,哈哈哈……”

    讥讽声不绝于耳,这回人们可算逮着机会了,个个把满级的嘲讽技能用了出来,此刻众人胆气雄壮,好像之前被吓成呆头鹅的不是他们一样。

    曲长安一直冷眼旁观,任由章十八上天入地乱碰壁,这会儿提气大声喝道:“章十八,你作恶多端,残害了我多少兄弟姐妹!今天你在劫难逃,我要替被你害死的每个通灵师讨回公道!”

    “哈哈哈哈……”章十八仰天狂笑半晌方歇,“你不是政客,想做什么就去做,不要用这些可笑的借口。讨回公道?你有什么资格谈公道?被我杀的这些混蛋哪一个有资格谈公道二字?”

    “混蛋!口出狂言!”

    “马上就要恶贯满盈了还不知悔改,死有余辜!”

    “你这丧尽天良的狗贼,早就该天打雷劈了!天不收你,我们来收!”

    “……”

    章十八一番话犯了众怒,众通灵师群情激愤,个个摩拳擦掌似要替天行道一般。好个章十八,依然面不改色,他长啸一声震住众人,而后指着面前的通灵师们说:“你们这些******的混蛋,也有资格提天道?你们一天到晚惦记的是重现通灵盛世,却不知那需要多少人命去填?恶灵现世,要有多少无辜的人死于非命?你们的命金贵,难道这些普通人的命就不值钱?老子杀得就是你们这些混蛋!自从到A市非调局上任以来,老子干掉了四十三个通灵师,个个罪有应得!他们有的装神弄鬼害得别人家破人亡,有的贪图别人妻子美色就施法害死人家丈夫,有的生性残忍以虐杀普通人为乐,有的以人命修炼法术以至于杀人无算……”

    “这一桩桩一件件,哪一个不该死?哪一个不该杀?”章十八正气凛然地质问道,“我只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这些混蛋就活该被我生生虐杀!除了这些该死的混蛋,我可曾害过一个普通人的性命?我可曾淫人妻女?我可曾以人命修炼法术?你们说我该死,依的是哪里的天条?哪里的律法?你们这些混蛋说出这些臭不要脸的话来,我倒要问问你们羞也不羞?”

    章十八这一番话掷地有声,直把灵媒协会的通灵师们说得面色如土,个个像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

    没办法,虽然通灵师们自认高人一等,但是自小生活的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氛围格调。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都被影响,潜移默化之下,就算你不想承认也不行。善良和德操才是主流,一切邪恶的价值观都是不可取的。

    最重要的是章十八还没说谎,他所杀的那些通灵师绝对都是有痛脚被人捏住了,不然也不会惨遭虐杀。如果章十八是见着通灵师就杀,哪里还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说不定这里的通灵师早就让他杀光了。

    要照这么来说,反倒是章十八成了正义使者,灵媒协会的人们全都成了为虎作伥的邪恶狗腿,有了这么个认知,让人还怎么能提得起劲儿?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今天的事儿一波三折,众人的气势涨消不定,弄到现在大部分人都没了斗志。曲长安见状也颇有些后悔,早知道是这么个结果,开始就不该说那么多废话,更不该给章十八开口的机会,一言不发上来就干!凭硬实力把章十八干掉才是正道理。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气势被压住,这种情况下动手,胜负孰难预料。曲长安逼不得已只好开启不讲理模式:“通灵师生来就应该高高在上,你怎么能拿那些蝼蚁般的凡人和我等相提并论?就是这些普通人不把我们当回事,对我们呼来喝去,凭着些破钱就动辄对我们甩脸子,而且还骂我们是骗子!我们掌握着惊天动地的法术,偏偏却要像蜗牛一样住在壳里,像鸡一样起早贪黑,干得活比驴辛苦,吃得饭比猪还差劲!凭什么?我就问一句凭什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