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疑团

    当你愤怒的冲敌人吼叫,并让他不要得寸进尺的时候,你的敌人一定马上就会得寸进尺了。人越不希望发生什么,那么最坏的情况就一定会发生,正所谓好的不灵坏的灵,这种乌鸦嘴理论向来很有市场。

    章十八最不希望的就是触发心魔誓言,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曲长安完全把自己当成了盾牌,章十八的法术指向哪里,他就立刻扑上去勇敢的以身试法,逼得章十八手忙脚乱压不住阵脚,一时间被打了个晕头转向。这么一来的后果是严重的,章十八的慌乱导致四大金刚被杀了俩,布袋金刚和长眉金刚成了亡魂一缕,芭蕉金刚和骑象金刚因为还有些法器的存货得以幸存,只是伤势也更加严重了。

    布袋和长眉死了之后,两人的鲜血一直流个不停,丝毫没有凝固的迹象。血水慢慢流淌,渐渐形成了一个潦草的图案,平地上是看不出什么的,只有从上空中俯瞰才会发现那是一朵彼岸花。

    不知不觉间,布袋和长眉两个人变成了干尸,他们所有的血液都流淌了出来,铺满了彼岸花的每一处线条,只是因为血液太少,所以显得很暗淡。诡异的彼岸花图形似有智慧一般,因为对鲜血的渴望而扭曲着,看上去恐怖异常。

    章十八和灵媒协会的通灵师们打的如火如荼,双方都拼了老命,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发现地上惊人的变化。当然更关键的是他们身在彼岸花的图案当中,无法纵览全局,自然也就不能发现其中的猫腻。

    因为曲长安蛮不讲理的捣乱,章十八越来越被动,开始的时候他还有心思照顾一下芭蕉和骑象,后来慢慢的也就只能自保了。这样的机会曲长安当然不会放过,他向马厩使了个眼色,然后突然间大吼一声:“移形换位!”

    马厩立刻捏了法诀使出一招移形换影,只见曲长安整个人如同水中的倒影,波纹似的扭曲了几下就不见了,当他再出现的时候正好就在章十八身边!

    章十八见状大叫不妙,他最怕的就是来自曲长安直接的攻势,因为心魔大誓的缘故,他对曲长安算是彻底没辙,曲长安可以攻可以走,他却只能挨打不能还手。这一下曲长安冷不丁到了身边,让他打上一下那还能有好?

    章十八反应极快,在曲长安出现的瞬间立刻给自己套了一个通灵法罩,这个罩子威力一般,好处就在于发动起来非常快,而且不论什么样的攻击都能顶上一顶。不过罩子刚一发动章十八就哭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做了一件蠢事。

    曲长安移形换影到了章十八身边,他并不是要主动攻击章十八,而是为了换走芭蕉金刚和骑象金刚。章十八给自己套上个罩子的功夫,芭蕉和骑象“嗖”的一声没影了,两大金刚再出现的时候是在章十八的前面,迎接他们的是一大片劈头盖脸的通灵法术。

    四大金刚同生共死,他们果然做到了,先是布袋和长眉被活活打死,芭蕉和骑象也紧随其后,而且死的莫名其妙。

    “混蛋!”

    章十八目呲欲裂须发皆张,跟着他几十年的老兄弟眨眼间死得一干二净,叫他怎能不发狂?

    “给我拿命来!”章十八张牙舞爪地喊了一声,整个人冲天而起,像只大鸟一样瞬间飞过十几米的距离,一下子出现在了通灵师的队列当中。

    无限接近通灵大师的存在,全力爆发的章十八有多恐怖?他冲到通灵师们中间,就像虎入羊群,如入无人之境,手下几乎没有一合之将,片刻间就把人群杀的四散奔逃,地上留下了几具尸体。

    章十八仰天狂啸:“往哪儿跑?曲长安你作茧自缚,这九天封神罩不分敌我,许进不许出,我看你们能往哪儿跑!”

    说完之后章十八身形一展,转眼就追上一个通灵师,一拳把这人的脑袋打成了烂西瓜。曲长安追上来似乎要拦住章十八,可是他的身法不及章十八迅速,无论他怎样努力都只能干看着章十八一个接一个的把通灵师们杀死。

    情形急转直下,实在出乎人们意料,刚才章十八还被打得还不了手,怎么转眼就发生了这样的变化?这个时候人们只顾逃命,没人有心思细想其中的道理,只有马厩因为境界略高,所以他才多想了这么一下。就因为多想了这么一层,马厩想着想着忽然脸色苍白,忍不住打了个踉跄。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一切都是因为曲长安的移形换影,换句话说是因为四大金刚死光了。章十八虽然在处理野生通灵师的手段上显得太过残忍,但这个人还算重情义,他一直都在尽心保护四大金刚。就是因为有四大金刚这些个拖累,所以章十八才被迫和几十个通灵师硬拼法术,生生消耗了大量的法力。

    四大金刚一死,章十八固然没了帮手,但何尝不是少了桎梏?他放开手脚不再拘泥于形式,用尽所有手段来杀人,那这几十个低境界的通灵师在他面前与猪何异?

    马厩面无人色的原因并不是想明白了章十八忽然大发神威的原因,而是因为他想不明白一件事——曲长安究竟想干什么?

    曲长安对马厩使眼色的时候,马厩绝对没想到曲长安是要把两个废物金刚给弄出来干掉,他只以为曲长安是要去偷袭章十八。开始安排的战术,以四大金刚为饵拖住章十八,消耗掉他的法力之后再干掉他,现在章十八虽然法力被消耗了大半,可是距离最初的预想还差得远。

    曲长安为什么要把四大金刚都弄死?他为什么要留下一个还有法力的章十八?更重要的是,马厩和曲长安朝夕相处,他很清楚曲长安的境界,如今的章十八看似威风凛凛,其实他的状态很虚弱,已经不是曲长安的对手了,既然如此,为什么曲长安任由章******开杀戒?他明明可以阻止,却偏偏假模假样的拦几下就完了,这是要闹哪样?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