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局

    天空中不知何时堆积了厚厚的云层,乌黑的云翻翻滚滚,好像有什么东西藏在里面。

    章十八浑身是血,弯着腰站在那里喘着粗气,他脚下是一大片尸体。马厩离章十八很远,他的脸色越发苍白,看上去像一张白纸。曲长安站在两个人中间,气定神闲好整以暇,他是三人中最轻松的一个。

    章十八、马厩和曲长安,这就是仅剩的三个活人,其他的人全都死光了。四大金刚死了,灵媒协会的通灵师们也全都死了,甚至包括曲长安的死忠成小凤。四大金刚死于灵媒协会众人之手,而灵媒协会的通灵师们全部都死在了章十八手里。

    四大金刚都是中级通灵师,灵媒协会的通灵师境界高低都有,但无论如何,这么多通灵师死在这里,可以说几乎把A市通灵界一网打尽。他们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血水不停的流淌,慢慢填满了地上的彼岸花图案。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最先发狂的竟然是马厩,他冲着曲长安大喊大叫道,“曲长安你究竟在做什么?为什么不拦住他?他的法力几乎耗尽,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你为什么要放任他杀死这么多兄弟?就连小凤都死了,小凤都死了啊!”

    章十八抬起头,艰难的用手擦拭了一下几乎被血蒙住的眼睛,看着曲长安说:“嘿嘿,我也想知道,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刚开始的时候章十八一怒杀人,他还以为曲长安境界低微所以拦不住自己,但是他杀了这么多通灵师之后已经变得虚弱无比,曲长安却还是装模作样不出力。这个时候章十八就已经明白这其中另有阴谋,可惜他已经骑虎难下,要么他把这些通灵师杀光,要么他泄了这口气,反被通灵师们干掉。

    这么多通灵师杀下来,就算是猪也要消耗大量体力,何况这些通灵师并不是任人宰割的猪羊,他们也会拼死反抗。章十八不仅全部的法力消耗一空,同时还受了很严重的伤,一个通灵师临死前的反扑是很可怕的,就算章十八的境界高出许多也一样难以避免。

    现在章十八已经看明白了,最后的赢家只有曲长安,他从头到尾都被曲长安牵着鼻子走,搞到现在虚弱无力,连翻盘的希望都看不到了。不对,翻盘的希望还是有一丝的,尽管这希望渺小无比,不过章十八还是打算尝试一下,他可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

    “曲长安,你坐岸观火,坐视我们两败俱伤,只有你渔翁得利,接下来是不是要把我们都杀光?你究竟想干什么?你带来的这些人都是你的兄弟,你就眼睁睁看着他们去死,甚至可以说是你一手葬送了他们,现在你是不是还要杀了他?”

    章十八说这些话的时候,手指着马厩,他翻盘的希望就在马厩身上。马厩是今天在场的人当中境界第三高的人,第一自然是章十八,第二是曲长安,然后就要轮到马厩。如果不是有这样的境界打底,马厩也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

    曲长安蓄意害死灵媒协会所有人,他甚至做得明目张胆,只是章十八当时心伤四大金刚之死悲愤欲狂,根本没有发现曲长安的阴谋。现在死了这么多人,马厩心里难道就没有什么想法?马厩刚才的质问就已经表明了他的恐惧和不安,现在章十八要做的就是放大这份不安,只要马厩被激怒之后和曲长安翻脸,那么章十八就还有机会。

    马厩不同于普通的通灵师,他要是和曲长安打起来,那绝对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事情。有了这么多时间,章十八就可以恢复很多体力和法力,到时候他联手马厩未必就没有和曲长安一战之力。

    马厩果然被章十八的话刺激到了,他戒备地看着曲长安说:“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你还要杀了我?”

    曲长安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你瞎想什么?咱们是多少年的兄弟?我怎么会害你?”

    一边说着,曲长安一边往马厩的方向走了几步。

    “章十八是个什么人你不知道吗?他的话你也信?我不是坐视他杀人,我是真的拦不住。确实,我的法力境界都稍高些,可是我速度慢啊!咱俩兄弟这么多年,你难道不知道我最大的短板就是速度?”曲长安很诚恳地说。

    马厩闻言迟疑了一下,曲长安又往前走了几步说:“杀人的是章十八,你怎么能怀疑我?你说我有什么理由害死大家?重现通灵盛世的伟大事业,难道靠我一个人能实现吗?人多力量大的道理难道我不懂?”

    曲长安的表情无比诚恳,说的话也有理有据,马厩不由得茫然起来。就在这个时候章十八突然大喊一声:“让他离你远一点说话!”

    马厩猛然一惊,提起精神说:“你退后几步说话!”

    曲长安皱了皱眉头似乎很不高兴,但他没有反驳什么,只是摊了摊手说:“好好好,我这就退后几步,你别紧张。”

    说完曲长安就真的后退了一步,马厩见状松了一口气,不料此时异变突生!

    “小心!”章十八突然大声提醒道。

    马厩还没明白要小心什么,就看到曲长安突然化作一阵狂风,速度快到人类无法想象,只一瞬间就来到了他的身边。

    “你不是速度很慢吗?”

    这是马厩人生中最后的一个想法,这个念头划过脑海的同时,一道黑切法术降临了。

    马厩整个人被黑切法术切割成了无数碎块,血水喷溅好似下了一场血雨。曲长安从血雨下安然走过,身上却没有沾染一点血腥。

    “哈哈哈哈,好手段,好心机!”章十八大笑出声,“枉我自以为称霸A市几十年,却不料被你这后背玩弄与股掌之上,曲长安,爷爷认栽了,要杀要剐,划下道来吧!”

    “噗!”

    章十八的话音刚落,又一道黑切法术直接把他的脑袋砍了下来,血水犹如喷泉,喷出了五米多高。

    至此,今夜出现的所有通灵师都被一网打尽,只有曲长安还活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