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女高宿舍的血色紫罗兰

    听到小雪这个名字,赵岚忽然感到一阵心痛,这痛来得如此猛烈,以至于他用力捂住了胸口。有关于小雪这个名字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在医院的相识相知,刻骨铭心的一见钟情,还未表达出的爱意被死亡彻底摧毁,黑暗来得这样突然,几乎把赵岚整个人都吞噬了。

    赵岚无力地跪倒在地,两眼无神,只有眼角无声的滑过几滴眼泪。

    “装,再装,这会儿你知道难过了?小雪死的时候你在哪儿?她死了以后你去哪儿了?你……”

    胡晓蝶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看到了赵岚的眼睛。那是一双充满了哀伤的眼睛,哀莫大于心死,这双眼死气沉沉,一种了无生趣的感觉油然而生,多么大的痛苦和悲伤才会有这样的眼神?有这样眼神的男人,谁敢说他不懂珍惜感情?

    “很长时间都联系不上到你,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胡晓蝶的声音不由自主的降低了许多,再不是之前的咄咄逼人了。

    “我对不起小雪,是我连累了她,”赵岚的嗓音忽然变得沙哑,“可以说是我害死了她。她被害之后,我去给她报仇,后来发生了很多事,不过这些你没有必要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是为了小雪,你可以打我骂我,我不会还手的。”

    此时的赵岚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深邃而忧伤,变得神秘而感性。这种风格最招女人喜欢了,胡晓蝶都被这种变化给震惊了,她痴痴地看了赵岚半晌,然后忍不住脸红了一下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说这些话。小雪是我的好闺蜜,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很生你的气。”

    “我明白,我理解。”赵岚点了点头。

    “那个,我们进去说好吗?”胡晓蝶忽然清醒过来,觉得两个人在大街上这样,很像两个二傻子。

    两人进了咖啡店,立刻就有服务生把他们引到胡晓蝶订好的座位上,交代了各人的咖啡之后,两人之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赵岚死死盯着杯子,神情平静得可怕,胡晓蝶几次想要开口,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到最后又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就这么过了良久,胡晓蝶终于忍不住说:“其实……其实我找你有其他的事,很重要的事,这件事和小雪有关,我想找你问一问线索。”

    “是什么事?”赵岚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关切的问道。

    胡晓蝶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几张照片递给赵岚,并指着其中一张说:“你看这个,这是小雪出事之前拜托我查的资料,我查了很久才查到,你知道这张照片吗?”

    照片里是一朵盛开的紫罗兰,血红色的,紫罗兰孤零零的生长在一座坟墓上,旁边是一块看不清字迹的石碑。看到这张照片,赵岚心头巨震,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张照片?所有的一切,都要从这幅画面说起,小雪被杀害之前,就是为了拿回那本《通灵秘史》,而血色紫罗兰映着的墓地,就是《通灵秘史》当中最重要的一幅画。

    “你……你从哪儿得来的这张照片?”赵岚的嗓音沙哑得更加严重了。

    “这个等下再说,你先看完这几张,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胡晓蝶把剩下的照片挨个递给了赵岚。

    照片总共有四张,每一张都是盛开在墓地上的血色紫罗兰,但能看出来它们不是同一朵。赵岚越看脸色越凝重,他感到这些照片中间有着某种联系,而且握着这些照片的时候,有种莫名而巨大的恐惧突如其来,让他面色发白。

    “这些照片都是在网上流传的,全都出现在新道寺女高。据说这些画是一夜之间突然出现在女生宿舍的墙上,两栋宿舍楼,每一栋上面都有两副,而且画这些画用的应该是血,只是不知道是人血还是其他。这画出现不久校方就已经把它抹去了,但是关于它们的流言却甚嚣尘上。”胡晓蝶郑重其事地说。

    “我不知道这个图案代表什么,但是我肯定小雪被害和它有关,虽然那个案子的凶手警方宣称已经找到了,可是我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现在又出现了新的图案,这些画莫名其妙的画在女生宿舍的墙上,且不说一夜之间在墙上画这么大的画有多困难,单说这些画出现的神神秘秘,事先以及画的过程中竟然没有一个人发觉,这怎么可能呢?所以我觉得……”

    胡晓蝶还在喋喋不休地谈着她对这些照片的看法,赵岚却忽然暴躁起来,他低沉地吼了一声:“闭嘴!”

    胡晓蝶被吓了一跳,诧异地瞅着赵岚,不知道他在发什么疯。赵岚似乎很痛苦地闭上眼,片刻之后冷冷地说了一句:“不管你发现了什么,那都是巧合,忘了这一切吧。杀害小雪的凶手已经伏法了,这是事实。我没什么能告诉你的,你也不要再来找我,再见。”

    看着赵岚离去的背影,胡晓蝶半天都没反应过来。她怀着满腔的激情,认定这些古怪图片其中一定有巨大的秘密,她带着对闺蜜遇害的悲愤来找赵岚,不仅是想从他这里得到线索,更想从这个男人身上得到认同,毕竟他曾经是小雪的男朋友啊!

    是什么让赵岚这样冷漠?对曾经爱他的女人如此麻木?胡晓蝶悲从中来,替小雪感到一万分的不值得,这种薄情的男人,应该千刀万剐下地狱,怎么值得小雪那样爱他?

    赵岚出了咖啡店,一个人走在街上,傍晚的阳光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忽然有那么一瞬间,那细长的影子张牙舞爪起来,似乎十分愤怒的样子!但仔细看去,影子还是影子,哪里有什么变化?

    赵岚脸色依旧苍白如纸,没有一丝血色,不为人知的巨大汹涌的恐惧感包围着他,他不知道这种恐惧从何而来,但一定和那几张照片有关系。如果不是在大街上,说不定赵岚会倒在那里放声大哭,不仅仅因为思念和悲伤,更因为恐惧和无助。

    ————无助的分割线————

    孤独和无助的感觉,不被人理解的痛苦,我对此深有体会。

    每天有一个半小时,这个时间是我码字的时间。家人说我是在玩电脑,他们不觉得写书什么正经事,反正挣不到钱还坐在电脑前,那就是在玩。

    姐姐特地打电话来,告诉我不要想那些虚无缥缈的事,好好过日子才是正经,不要一天到晚玩电脑。

    老妈打电话来说:“要勤快,不要让媳妇儿累着,不要总是玩电脑。”

    老爸也说:“那么大的人了,一天到晚就知道玩电脑,你还是小孩子吗?”

    晚上下了班回家,迎接我的是老婆黑如锅底的脸,莫名其妙不知道哪里惹她生了气。

    我小心翼翼的活着,活得既不潇洒也不快意。

    我就是想有个兴趣爱好,我喜欢码字,喜欢讲故事,不行吗?我不抽烟,除非必要场合之外也不喝酒,也不打麻将,说谎话天打雷劈。我就是喜欢玩玩电脑,很过分吗?

    难道我一定要像别人那样,每天烟雾缭绕,每个月因为抽烟的钱跟媳妇儿伸手,因为喝酒跟媳妇打架,因为打牌去借钱,那样才是个正常男人?

    码字让我很快乐,我喜欢沉浸在自己编造的世界里,更想把这个世界介绍给更多人知道。

    我会坚持下去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