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斗法

    齐琪被噬魂石粘住之后不是没试过把它甩掉,但是不论她怎么用力,噬魂石始终牢牢地粘在她手上。手掌的血肉被腐蚀之后,噬魂石又转移到了手腕,并且这东西好似有生命一般,正在努力地往齐琪胳膊里钻。

    齐琪连着念了几道咒语,用了几种恶灵特有的法术,可惜都没有效果,就算她化身虚灵也没有用。齐琪咬了咬牙,左手一竖,手掌边缘变得锋利如刀,她用力一挥,竟然自断一臂!

    作为一个恶灵,齐琪比人类更懂得丢车保帅的道理,她断掉一条胳膊的狠辣和果决一般人可比不了。被砍掉的胳膊以极快的速度腐化,上面的灵气和活力眨眼间消逝一空,只留一根枯骨,旁边还有一块石头静静地躺在那里。

    虽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好歹总算把噬魂石这个对于恶灵来说都恶毒无比的东西给甩掉了。然而不等齐琪庆幸,天台门口一阵破空之声传来,穆婉儿骤然出现,左手桃木剑,右手通灵雷符,一脸决然的杀机直奔齐琪。

    原来穆婉儿终究不放心,她不敢留着齐琪,一定要杀之才甘心。穆婉儿深知非调局真正的力量有多么强大,正因为如此,她才要保证不留任何后患,她不敢冒让齐琪通风报信的风险。

    要知道一件真正的通灵法宝,足以让非调局这个庞然大物动起来,而这种不为世人所知的强大力量,一旦发动起来必定如同水银泻地无孔不入,到时候穆婉儿就将面临无穷无尽的追杀。且不说穆婉儿的境界在非调局只能算中下层水准,就算她炼化了通灵法宝境界提升一级,那在整个非调局面前一样如同蝼蚁一般。

    不杀死齐琪,让穆婉儿怎么放心逃走?如果没有通灵法宝的消息,穆婉儿莫名其妙失踪,非调局肯定会以为她遭遇不测,或许也会有些别的猜测,但相对来说对她的关注力度就会小到可以忽略不计,毕竟她在整个非调局来说也只是个小人物而已。可是如果齐琪伪装成人类,稍微提那么一两句通灵法宝的事情,那么穆婉儿就彻底完蛋了。

    穆婉儿这次没有丝毫的掩饰,她满满的杀机几乎要溢出来,使得空气中的温度都降低了不少。桃木剑乃避邪之物,穆婉儿手中这一把更是用千年桃木心做成,而且还经过了雷劈火炼,对于恶灵有极大的克制作用。通灵雷符更不用说,这东西简直就是个一次性的小型原子弹,一旦用出来,威力惊天动地,齐琪直面这种攻势绝对讨不了好。

    “通灵封神斩!”

    穆婉儿以极快的速度突进到齐琪面前,上来就是大招。通灵封神斩是通灵斩的终极进阶法术,这一斩可以封锁虚空,专门克制恶灵的虚灵躯体,这可以撕裂虚空的威力打在人身上,后果可想而知。

    穆婉儿出现的时机恰到好处,正是齐琪最虚弱的时候。齐琪为了摆脱噬魂石的吞噬,不惜壮士断腕,就算她以恶灵的体质也难以坦然承受这样的伤害,就在她这一口气没上来的时候,穆婉儿的攻势也到了,这是比噬魂石更大的危机!

    面对真正的生死危机,齐琪断掉胳膊的伤口骤然喷出一汪鲜血,她以自己的精血为引,施展出了恶灵一族的绝学。

    “大阴阳黑光!”

    大阴阳黑光属性奇特,世间几乎没有克制它的力量,它遇到光明力量就会转为阳光,遇到黑暗力量就会转为阴光,遇到五行之力就会转为吞噬一切的黑光。大阴阳黑光和噬魂石有些像,只是这种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功法,比噬魂石这种难以掌控的死物要强太多了。

    穆婉儿用全部法力施展出封锁虚空的通灵封神斩,不想这斩裂虚空的大杀招迎面遇到齐琪的恶灵绝学大阴阳黑光,二者相撞,刹那间无数生灭发生,空间碰撞,********。短暂的寂静之后,轰然一声巨响!整个天台塌陷了半边,教学楼几乎解体,楼顶出现了一个能看到底的大窟窿!

    尘土漫天飞扬,遮住了视线,片刻之后一阵狂风呼啸,吹散了一切阴霾。穆婉儿重新出现,她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手中的桃木剑成了一块碎木头,虽然脸色苍白,不过看上去她还很有精神。这狂风术就是穆婉儿施展出来,她扫掉灰尘之后就四下打量,寻找着齐琪的踪迹。

    刚才那一下碰撞,齐琪是吃的大亏的。两人一个有备而来,一个猝不及防,一个气势如虹,一个元气大伤,本来差距就不大,这种情况下全力对拼,齐琪怎么可能拼得过穆婉儿?更何况穆婉儿手里还拿着克制齐琪的法器桃木剑,而齐琪完全是靠消耗自己的精血才能扛了这么一下。

    穆婉儿虽然也消耗了不小的元气,更损毁了法器桃木剑,但是她战斗力还在,更有通灵雷符这件大杀器在手,因此底气十足,非要把齐琪找出来干掉。不过齐琪也不傻,明知道不是对手,趁着刚才对拼那一下视线被遮掩,此刻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恶灵因为体质的特殊,是可以转化为特殊的虚灵体质的,它们甚至有一个族群专门在各种生灵的梦境中生存。要说恶灵的诡秘狡诈,世间无出其右者,因此一个恶灵要铁了心的躲起来,一般人真是找不到。但是齐琪的情况又不一样,她以画皮之术伪装成人类模样,这样虽然稳妥,基本上没有人能看出她恶灵的身份,可是有所得必有所失,获得了人类身份的同时,齐琪就由虚转实,再想恢复虚灵的体质穿梭虚空和梦境,那就需要一个漫长而繁琐的过程。

    穆婉儿在非调局工作那么久,整个非调局几乎可以说就是为了对付恶灵而诞生的,因此对于恶灵的资料记载得非常多,所以她很清楚,齐琪绝对就躲在附近。

    “出来吧,你跑不掉的,”穆婉儿很真诚地说,“就算你不出来,我也能找到你。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何苦做个乌龟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