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千夫所指陈长安

    黄九和林橴都是心思缜密的人,而且两人境界相当,法力高强。他们之前为了争夺黑色玉佩曾大战良久,那时候为了防止被人渔翁得利,两人都曾以通灵术探索过周围,除了一地的死人和正在成型的诸恶之门,就只有一个穆婉儿是活人。

    穆婉儿已经被林橴一掌拍成了烂西瓜,死得不能再死了,那么明明空空荡荡的天台顶上,哪来的一声叹息?

    黄九直接血魔刀出鞘,做出了个攻守兼备的姿势,口中喝道:“什么人在这里装神弄鬼?”

    林橴没有开口,但双手悄然结印,身上法力鼓荡,随时都能发出强力一击。

    长叹声过后,天台顶上静悄悄的,除了黄九的声音之外,就只有呼呼的风声。黄九和林橴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惊疑和戒备。

    刚才那一声长叹绝对不是错觉,到了黄九和林橴这种通灵境界,他们的身体素质近乎超人,根本不会产生错觉这种东西。但真实存在的叹息声,究竟是从哪儿发出来的?为什么发声之前全无预兆,发声之后又毫无痕迹?

    “通灵搜神术!”林橴单手结印施展了一个搜神术,这个通灵术专门探知周围的生命气息和灵力波动,不论发出叹息声的是人是鬼,在搜魂术下都难以遁形。

    肉眼可见的波纹在空气中荡漾,一层又一层地扩散开来,很快布满了整个天台顶。黄九紧握手中血魔刀,只要搜神术一有反应,他就会毫不犹豫的一刀砍过去!

    直到搜神术的波动慢慢消失,天台顶上都没有任何异状,黄九和林橴顿时傻了眼。既然两人都确定那声叹息真实存在,那么能同时瞒过两人的探知,还能蒙蔽搜神术的搜索,这岂不是说明发出叹息声的人境界超出两人太多?

    表面上看黄九一直停留在高级通灵师的境界,但掌握着血魔刀,他的战力甚至比一般的通灵大师还要强横,能和林橴战成平手就是明证。要知道林橴已经进阶通灵大师,虽然只是初阶,但境界的压制摆在那里。

    黄九和林橴的法力,绝对不能用简单的境界高低来衡量,如果要从感知上彻底压制他们,那通灵大师的境界未必能够,可能要通灵圣师才行。

    通灵圣师超脱世界,自在逍遥,再往上走一步就是无敌而永恒的通灵大圣,这种接近神一般的存在,怎么可能会来戏耍黄九和林橴?说起来两人是非调局难得的天才,但他们在通灵圣师这种级别的人眼里,和路边的蚂蚁也不会有什么两样。

    “到底是哪位前辈在开玩笑?”林橴朗声道,“我是七煞派林橴,曾经有幸伺候过陈长安会长,为他老人家斟茶递水。前辈若是老相识,不妨出来现身一见。”

    林橴这番话就是在摆后台了,面对不知深浅的未知存在,他觉得还是先把后台亮出来比较好,起码这样会让那未知的存在有些顾忌。至于为什么提起陈长安就算是摆后台,那就要从数百年前的通灵盛世说起。

    数百年前,刘雨生为重现通灵盛世打开了恶灵之门,召唤无数恶灵灭世。他当时已经是通灵圣师巅峰,只要再进一步就可以进阶通灵大圣,从此永恒而光辉,但这一步如同天堑,从古至今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进阶至大圣的境界。

    刘雨生不愧是天纵之才,他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以人为丹,强行打通进阶的道路。他亲自培养出数个通灵大师,甚至还有通灵圣师,然后把这些人炼化成通灵圣丹。如果给足刘雨生时间,说不定他真的可以开创一条前所未有的道路,可惜后来他不知怎么遭了天谴,忽然就销声匿迹了。

    刘雨生的失踪,导致了通灵盛世的崩灭,幸好那时有几位通灵大师站了出来和人类达成和平协议,这些通灵大师当中,最出名的一个就是陈长安。

    陈长安是刘雨生最后收的一个关门弟子,他智慧超人算无遗策,并且在通灵一道天赋无双。拜师刘雨生的时候,陈长安已经二十几岁,错过了学习通灵法术的最佳年龄,甚至连奠基都先天不足,但他后来者居上,竟然短短数十年就进阶通灵大师!而且在和人类达成和平协议之后,陈长安更是一手组建了非调局,并自认会长。

    数百年来,非调局已经成为一个势力遍及全球的庞然大物,而陈长安本人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竟悍然迈入了通灵圣师的境界!

    算无遗策陈阎王,陈长安在通灵界的威名赫赫,提起他来,谁人敢不敬上三分?全天下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和陈长安叫板,不说他那超然的通灵境界,就说他手下庞大的高手群,非调局成千上万的通灵师都会听他一声号令!谁能抵挡得住这样无敌的威势?

    林橴曾经为陈长安端茶递水,这是他一生的荣幸,之所以能出任A市非调局的局长,成为一方大员,也是多亏了他和陈长安有这么一层渊源。现在遇到了高深莫测敌友未知的神秘存在,林橴当然要先把大腿摆出来,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不论你是谁,不论你境界有多高,难道你还敢和陈长安作对不成?

    林橴的算盘打的挺好,不想本来已经消失的声音竟再度响起,而且语气对陈长安充满了愤恨和不屑!

    “陈长安?哈哈哈,是那个千夫所指的小子吗?当年我就是栽在他的手里啊!”

    “什么?”林橴难掩心头震惊,他不能不震惊,敢称陈长安为小子的人,岂不是比陈长安的辈分还要古老?这样的老古董,除非是杨武那样天赋有限的蠢货,不然的话哪一个是好惹的?听此人语气,他和陈长安还很有过节,这样一来的话,那摆大腿不就成了拉仇恨?想通这一节,林橴不由得暗自后悔。

    “大言不惭!”黄九不知深浅,听到有人对陈长安不敬,不由得怒喝出声。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对会长大人不敬!须知会长大人法力滔天,早已经是通灵圣师,你对他不敬,分分钟就会有感应降下,让你死无全尸!”

    ————怀旧的分割线————

    《千夫所指》陈长安,或许有人还记得这个人物。我写这本书因为太过黑暗,被封掉了,从网上还能找到些盗版,对这个人生平感兴趣的,可以去看一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