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4已更,还有,新这次是一个新构思的段子……

    洛洛在坠落,像是无重力的气泡中,年幼的草原精灵看着泡外光怪陆离的世界,用好奇与不安打量着那些奇异而又恶心的生物。

    有声音传来,洛洛调整了一下身体,看到了一个穿着怪异的大个子,他有着黑色的长发,衣服如同袍子那般,宽大的袖口与及地的下摆,洛洛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但想来应该是非常愉悦吧。

    但是下一秒,喜悦变成了哀号,洛洛注意到他的四肢开始了转化,手指化做了突触,鞋子在幻化中脱落,露出紫色的肉质,身上的衣物开始溶解,露出正在缓慢而坚定的转化过程。

    洛洛捂着脸,因为他看到那条本就粗大的器官长出了可怕的倒钩,看到那结实的身体变成紫色的肉块,最终这个全身转化成紫色肉质的可怕生物哀号着飞向远处。

    然后像是突破了什么,洛洛开始感觉自己的速度加快了,包裹着自己的泡壁外开始燃烧,穿过云层,洛洛看到了大地,城市,还有那蔚然清净的天空。

    “10米。”

    恍惚间,洛洛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好朋友娜娜莫之间的对话。

    “什么?”

    “10米啊,这是经过计算的,我们草原精灵从天上摔下来的时候的平均速度啊。”

    “你平时都在关注些什么啊,娜娜莫。”

    “因为我想知道,在飞空城里的洛洛每天需要多久才能够和我相遇啊。”

    啊,是啊,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你啊,我的友人,每天坐着交通艇下来找友人玩耍的洛洛这么想到,然后看着越来越近的地面,他昏迷了过去。

    ………………

    “第一次来名门大比,怎么样,是不是很紧张啊,小家伙们。”带队的师姐站在舷梯前微笑着问道。

    “紧张!”所有的小家伙都这么说道。

    洛洛抹了抹鼻子,二十年前,他来到那个叫阿亚罗克的位面,成为了一个被称之为草原精灵的可爱男孩子,十年前,他在一次交通艇飞行中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世界,最终被自己师门的一位师姐所救,免去了摔死的结局。

    在那个泡中看到的,竟然是一个邪修的飞升,想来他也不会想到,自己的飞升,最终是迎来成为混沌爪牙的结局吧……真是可笑,所谓大能,到最后飞升上天,却成了别人家的狗,这个世界还真是有意思。

    “好了,开舷梯了,师妹,让这些孩子下去见识一下我们大唐的修士文化吧。”另一位师兄微笑着说道,于是师姐打开了门:“一个一个下,洛洛,你是最年长的,你带队。”

    “是,师姐。”洛洛第一个走下飞舟,在自动化翻转阶梯法宝之上,洛洛看到了一个若大的广场,有人乘法宝飞过天空,有异族穿行于闹市,而在广场的中央,正有一队僧尼走向讲演台。

    在她们身后,一个若大的幻景天幕正在打开,出现了无数的力士,这些力士拿着各种乐器,有鼓,有钟,有罄,有锣,有号角,还有很多洛洛叫不上名字的乐器。

    本以为会是什么经咒,但是第一个铃声响起,当号角被吹响,当大鼓被敲响,当四十八位僧尼合唱的第一句‘嗡嘛呢叭咪吽’结束,洛洛差一点从自动化翻转阶梯法宝上摔下来。

    这他娘的不是电影版攻壳机动队里的那首傀儡谣吗……等一下,为什么这歌听的这么令人意外的……好听?

    ………………

    “刚刚慈航静斋四十八仙尼唱的真好听。”有小家伙这么说道。

    “快看,好像是宗明师兄。”指着那巨大的幻景,有小家伙兴奋的喊道。

    洛洛抬起头,刚刚被不知道什么经版的佛语谣唱的都快忘了原唱的小家伙看到了幻景里的宗明师兄。

    “大唐需要你们!快来参加大唐西域都护府!大唐帝国卫队需要每一个有志之士!”

    好吗,这就是传说中的征兵广告啊。

    ………………

    “大唐的西边,有域外天魔的国度,这些邪恶的生物每一天都想着入侵大唐,在大唐的东部,自我改造后的傀儡骨们整日想要入侵我们,但它们并不是大唐的心腹大患,不是域外天魔,不是傀儡骨,更不是南疆的绿皮怪物,也不是那些信仰邪神的混沌与邪修,最大的敌人,就在我们的内部。”台上的宗明师兄穿着道门的长袍,虽然气宇轩昂,但依然有掩盖不住的疲惫。

    “我道门自四十个千年前随大唐开国皇帝陛下打下我人族乐土至今,无数先贤志士牺牲在对抗诸多敌人的战斗中,可还是有小人中伤我们!那些人自称儒党!”宗明师兄这么说道。

    “儒党分修身与养性两派,修身者无德,无恶不作,却以官身与所谓名望掩盖其堕落的本质,寻常的望人问气之术根本无法探之,而养性派与养身不同,他们不以武力为尊,以温养性格人气为主,但是这一派却无视修身恶性,屡屡与我道门为敌!”

    “各位同门,路是自己选的,但是宗明自问痴长于各位,还请各位同门记住,自己身为道门人,理应做的那些事。”

    “为了乐土!”

    ………………

    “说起来,洛洛啊,天工坊那边的师兄一直都在为你的战斗甲胄头痛啊,你的个头已经很久没有长过了,听门中长老说,你是外域种族,和你同种的存在,都是只有你这么高吗?”

    “是啊,有比我高一点的,有比我矮一点的,而我……是整个种族的平均身高。”洛洛双手叉腰,一脸的我是方耳朵们最后的良心。

    “可是战斗甲胄不能做的太小,法阵也好,法宝镶嵌也好,都是大麻烦,听说天工坊那边的大师兄这个月已经为你做坏了第三块胸部前板甲了,都是在刻法阵的时候出了错。”

    “人小不能怪我。”看着眼前的大师姐,洛洛一本正经的说道,其实更多还是想要让不远处黑着脸的天工坊大师兄明白,有些事情,就算是揍自己一顿也是无济于事。

    ………………

    “他们都说,邪修们飞升,有仙女相迎,法锣响彻天地,真的是这样的吗?”师姐这么说道。

    “他们爱信就让他们信呗。”你肯定不知道,邪修们飞升上去之后是给那些混沌邪神做狗……嗯,也不是什么邪修都能够做狗,比如说自己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家伙,它连狗都做不到,接受了混沌的爱却没能够把握住‘进化’的机会,只能做一个最低级的混沌卵,没有什么转世来生,连灵魂也都被禁锢在躯壳之中,就算是被杀掉,也会很快的重生在混沌的亚空间中。

    “可为什么我们不羡慕他们呢?”

    “因为我们这般被重力所束缚的灵魂,却意外的拥有自由与自我啊。”正在正殿外扫着地的老人微笑着说道。

    “大长老!”师姐很是意外。

    “大长老!”洛洛低头。

    “我们修仙,不为天才地宝,不为出人头地,为的是这天下苍生,我们有太多的敌人,以至于我们必须团结起来,才能在如此严酷的世上活着,有些人没有天赋,而我们有,所以,这就是为什么那些凡人供奉我们,食君俸,自当为君而战。”老长说到这里,抬起头看了看两个年轻人:“这是我师傅对我说的,那个时候我只有十岁,刚刚入门……你们啊,碰到好时节了呢。”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百年之前,亡潮入侵,而混沌将门开在了西域,我那一辈同门,迎来的是一场漫长的三十年战争……十三位帝子战死十一位,而我们诸门各派,也死的七零八落……你们真的碰到了好时节啊。”

    看着这位大长老扫着落叶离去,师姐低头看了看洛洛:“如果我们也有这一天,该如何。”

    “该死战。”洛洛抬起头看着师姐:“那些邪教徒也许可以美梦成真,但是我们这样的凡人无路可退,既然他们要来玷污这世界,那么……先从我等尸体上迈过再做打算吧。”

    ………………

    洛洛低着头,飞舟中寂静无声,所有的师兄弟都已经进入投送棺,只有他,穿着最小号的战斗甲胄,手里拿着比脑袋还大一号的头盔,师姐的照片就那么挂在墙上。

    “到达地点了!洛洛!”飞舟前端传来控制飞舟的师兄的话语声。

    “知道了,开启投送。”洛洛说道。

    抬起头,看着那张快捷留影法宝所留下的照片上师姐的笑容,洛洛也笑了笑。

    “师姐,我们的运气其实也不怎么样,那些儒家中的修身派对于愉悦的追求最终点燃了新邪神的神火,名为色孽的混沌邪神将长安以北的国土化为炼狱,最后一支儒家养性派的战团已经阵没于长安以北的国土防线上……域外天魔们再一次打开了门,混沌们已经攻了玉门关的整整十年,每一年,同门师兄弟的阵亡名单数也数不清……傀儡骨们的亡潮席卷了东神千岛,我们已经失去了扶桑诸岛的消息,只怕李师兄他们已经凶多吉少。”

    说到这儿,洛洛将头盔丢到了一旁,他站到了空降位上。

    “那些绿皮怪物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南方生灵涂炭啊……也不知道大长老他们在南方如何……师姐,还记得我们当年说的话吗,这个十年,我们都在尽忠职守,我们依然没有屈服,这个世界还没到沉沦的时候。”

    投送棺们开始依次投出飞舟,洛洛闭起眼,等到被送出飞舟,进入空中的洛洛睁开眼睛,到处都是操纵着战斗法宝的师兄弟们,到处都是哀号着尖啸着的飞行混沌,它们与他们互相追逐,互相杀戮,血色的天空,血色的大地,地表上时不时就有大形法术,或是席卷,或是湮灭,混沌的军团如同看不到尽头的潮水,永无止境的冲刷着凡人用血肉组成的防线。

    “我们的确是……赶上了好时节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