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棋至中盘(七)

    火炬将街道照得通明,眼见着司徒楼等人步步逼近,詹云秦先是望了身后正抱剑垂首的冀华廉一眼,才又看了身侧司空孤一眼。

    在得到司空孤坚定答复之后,詹云秦微微退了半步,他这个在衙门之中缉盗高手,在这种江湖争斗之中根本起不到半分作用。

    “……也就是说,要将司徒家一网打尽?”

    当时在府衙内室中,詹云秦双目瞪得浑圆,怎么也不敢相信冀华廉让自己支持司空孤的目的竟是如此。

    “江湖恩怨江湖了嘛。”冀华廉端着茶杯微微一笑,长时间嘴皮子一开一合,终归是会有些渴的。

    “冀……冀大侠也应该知道,现在卑……詹某已经踏足其中,如何能够在此刻抽身呢?”

    詹云秦显然并不愿踏入这一趟浑水,但在冀华廉意味深长的目光之中,詹云秦登时明白了冀华廉究竟为何意。虽说神情未有改变,但略有些畏畏缩缩的语气却仍是出卖了其心中想法:

    “这是要让詹某代表官府,踏入江湖纷争?若是如此……”

    “不是代表官府,是代表朝廷。”冀华廉微笑着纠正道。

    “即便是朝廷……”

    “朝廷莫非连这点小事都决定不了么?詹捕头,你要知道,当今朝廷不是伪唐,如今升州府也不再是金陵城了。”

    詹云秦却依然有些踌躇,双目之中颇有些举棋不定的意味隐隐流露出来。

    “冀大侠,倘若这一切果真想如同司空少侠的安排一样,那么詹某人是否出马,恐怕并不重要吧?”

    在犹豫了一阵,詹云秦眼见着天色越来越暗,天边残阳已经渐渐消失,小屋之中那烛台也不得不燃起一点明火。冀华廉依然悠闲的坐着,是不是朝詹云秦这边瞥上一眼,却又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避开詹云秦那种求助一般的目光……

    “詹云秦……你不是不肯屈居人下,发誓要登上那大雅之堂么?那么此次这场赌局……不知能不能称得上一个绝妙机会呢?”

    詹云秦又看了看挑动灯芯的冀华廉一眼,显然这位昆仑派“三仙剑”冀大侠已经百无聊赖,开始像个孩子一般做些莫名其妙的游戏了。

    “冀大侠,詹某眼下可是江宁府……不,是升州府的捕头。”

    “还是叫江宁吧,名字怎么叫无所谓,只要知道头上戴着的官帽是谁给你的就可以了。”眼见詹云秦终于做出决断,冀华廉微微点头,又站起身轻轻拍拍詹云秦肩膀。

    “司空孤可是苦主,如今人证物证齐备,该怎么对外解释,想必你比我清楚。”

    “詹某明白。”

    “还有,人前人后,你见到我可否不要如此恭谨?若是不想像生人一般疏远,你唤我一声‘老弟’也未尝不可,毕竟我这个‘昆仑弟子’还想继续做下去呢,哪有官府中人害怕江湖人的?”

    “詹某……詹大哥明白了,冀老弟,是否现在便赶往亨运客栈?”

    “办案子,詹大哥比我懂,我听詹大哥的便是。”

    冀华廉又是微微一笑,心中暗赞詹云秦的胆识与江湖经验果然老道,在知道自己新身份后,居然可以这么快便适应过来,还能够马上将自身应该扮演的角色即刻切换……冀华廉不得不承认,詹云秦作为一个刑捕人员,还真有几分实力。

    “这件事结束后,果真要抛弃他么?这颗棋子对于我而言,或许还是有着不小作用吧?”

    詹云秦这微微一退,几乎等于是将司空孤往前推了一把,虽说詹云秦还是留下了慷慨之言,这声音很快便覆盖住了整个被火炬之光招照耀得通明的街道:

    “司徒家主,贵公子窃金杀人,人证物证皆在,如今将其带回衙门审问,是为法理,还望司徒家勿要责难。当然,若此事是在下冤枉了贵公子,明日自当亲自负荆请罪。如今若司徒家主不肯让出道路……那么休怪詹某将这身官衣摆上台面了。”

    “詹捕头好大的官威,如今不声不响将人拿下,也不向我们支会一声。莫非官府终究还是要对江湖下手么?”

    司徒雷叫喊声中隐隐蕴藏着綿厚内力,虽说是在詹云秦身后发声,但这声音却如同就在詹云秦面前半尺处发声一般清晰。正当詹云秦欲转头望向身后时,司徒楼那沉稳中略带威严的声音从从身前传来。

    “詹捕头,你与我司徒家也算得旧识,老雷一向是这种火爆脾气,还望詹捕头莫要责罪。‘干扰公务’这一罪状我司徒家可不敢接下,此次如此大张旗鼓,只不过是想向詹捕头求一个公道而已。”

    司徒楼的声音不大,却在寂静的街道上分外清晰,与司徒雷暗自运用内力去发声不同,司徒楼仅仅是凭借着一副嗓子,让詹云秦与司空孤这几十人的队伍之中每个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便是此刻被安置在马车之中,整个人瘫软在车厢里的司徒柏也能够听得清楚。

    “不愧是江湖之中的一方枭雄……果然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光凭这一副好嗓子,他就不愧为江宁司徒家家主。”

    冀华廉抱着长剑,又看了身侧正合掌闭目的淳智一眼,这才晓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刚刚开场的大戏。

    “司徒家主,你司徒家要求一个公道,我司空孤是不是也应该要求一个公道呢?”

    深知詹云秦这小退半步意味着什么的司空,自然便顺势挺身而出,否则若是依旧在“官府是否有理”这个问题上纠结,那么这一次的江湖纷争极有可能会演变成刑律之辩,如此一来便会将司空孤全盘计划大乱,一场江湖纷争也会被化解于无形之中。

    “世侄今日午后不是才将公道讨回么?诸葛辉不也随同这世侄一道,见证了一场精彩对决么?”

    “这公道是讨回了一点,只是这幕后黑手却依然没有落网,在小侄看来,神门恐怕也只是被冤枉的,这幕后谋划之人,只怕不是神门这个‘外来客’才是。”

    “不是‘外来客’,那么会是谁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