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亦师亦父(五)

    屋外那风,似乎更烈了一些,这小屋内唯一一扇木窗上横着的木栓被撞得发出“吱吱”响声。在这间静得只剩下病榻上老者粗壮呼气声的小屋内,显得格外突兀。

    “你……”

    吴先生艰难地侧过身,一对充满鲜血的眸子死死盯着他那张带着微笑的面庞。司空孤之言似乎有些出乎他意料,但在一旁的小柳看来,这不正是吴先生想要的最好结果么?一个不会被情感左右的孩子,不会被江湖之中一切诱惑打动,名利与道义在这个孩子眼中与一张废纸无异……这不正是最好的计划执行者么?

    吴先生试图朝他伸出手,却被他伸手拦了下来,在将吴先生这只颤颤发抖,已经没有平日里那如牛马一般壮实力气的手压下去后,他只是摇摇头,又一次问道:

    “我现在,就是‘司空孤’了吧?或者其他什么名,但只要姓‘司空’就好,没错吧?”

    这一回,他靠得更近了一些,在这并不算温暖的屋内,从他口吐出的白气几乎都要撞到吴先生两只血红眼珠中了。

    “三……三年……”

    吴先生轻轻一挣扎,他便将手收了回去,又站起身来,对这个病榻上即便是神仙下凡也无计可施的老者说道:

    “这个我倒是没忘,你放心,以我现在的身子,现在入局,我这身子也撑不住。”

    小柳却忽然揪了揪他衣角,语气中很是担忧:“经脉,难道还未愈合么?”

    他看了小柳一眼,却是小柳从未见过的一种冰冷,这眼神中甚至还有几分苛责,似乎是不满她忽然发问。小柳心中回忆起往常,即便是他不想让自己再问,这面上也从来没有显露过这般表情,大约也只会摸摸自己脑袋,即便心中不快,大约也只会笑骂两句。总之,像现在这般神情,像现在这种从他面上表露出的酷寒,比起屋外纷飞大雪,大约也不遑多让。

    “安静些。”

    语气虽说极为平和,但小柳却是将他眼中表露出的那般情感瞧得清清楚楚,这绝不似往常的温柔,小柳这辈子也仅仅只见过一次。

    在那个冬天,那两个凶神恶煞的乞丐将自己提起时,小柳曾从他眼中见过这种眼神。

    但此刻,小柳却只能点点头,不敢再发一言。

    他微微一笑,却在小柳眼中,这种笑容中却已没有往日里那种欣慰,只像是皮肉这么一动而已。

    他又望向病榻上这位已经气若游丝的恩师,问道:“若是没有什么事,我便回去继续静修了,这些内力要为我所用,估计还得花费一些时日。”

    病榻上这个老人却拼尽全力摇了摇头,虽说这动作看在他眼中,只不过是脑袋从一边偏到另一边而已。但吴先生两处深深凹陷的眼窝中,似乎蕴满了一些晶莹之物,却让他有了一些继续留下交谈的兴趣。

    “怎么了?莫非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他面上虽然挂着浅笑,但语气中的清冷却与这幅表情格格不入。

    “隐……隐门……”

    “放心,在灭了神门之后,我便会去找那个姓竹的家伙,将那些典籍取回后,便开始着手重建隐门之事,你平日里吩咐过的事,我一定会去做,放心吧。”

    但无论是从语气,还是从这带着几分浅笑的表情中,吴先生虽不见半点诚意,却也知道他的的确确会履行自己与他二人间这个并不算平等的“约定”。

    但不知为何,吴先生心中一个声音忽然从心口处冒出,待从吴先生喉咙中吐出时,却令吴先生自己都觉得有些惊奇:

    “为什么……”

    这三个从嗓子眼处发出的声音,似乎象征着吴先生生命中最后一个困惑,又似乎代表着吴先生那已经抬不起的舌头。

    他却表现得十分平静,光从外表上看来,这个问题似乎并没有让他产生一星半点惊奇,反倒像是一个极为普通,极为无趣的问题。

    他只是又摇摇头,声音极其平缓:“因为我是‘司空孤’,是‘江淮仁侠’之徒,是司空家唯一一位幸存者,同时也是复兴隐门之人,这就是你应该得到的答案,也是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告诉我的答案,不是么?”

    “不……”

    他的表情终于微微起了一些变化,只因为病榻上似乎就要在下一刻咽气的吴先生,此刻像一只猛虎般扑到了他身上,将他狠狠扑倒在地,吴先生那两只青筋暴起的双手,这一刻正掐着他的喉咙。

    而沉浸于过往回忆之中,双眼已经微微通红,不知道他为何忽然性情大变,也不知该如何舒缓自己心中委屈的小柳,这一刻也即刻反应过来,但当她一双手刚刚触碰到吴先生****的身子时,一股冲劲便朝她大腿处而来。

    这股冲劲使小柳像一只燕子般飞起,重重砸在窗台下,伴随一声清脆响声,也不知是小柳的身子撞到墙上之后,压倒了什么东西,还是小柳腿骨被吴先生这猛地一击击断的声音。

    “我问的,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明明可以,你明明可以选择在我死后,就将我们之间所有的约定当做废纸一张……然而,你为什么……为什么会同意?”

    他双手紧紧掐着吴先生手腕,但因为脖颈被掐住,浑身上下却是使不出一点劲来,只感觉无数血气冲上天灵盖,汇聚百会穴。

    当司空孤面红似血,眼球不断向上翻时,吴先生才渐渐松开了那只铁钳,整个人像是一滩泥一般倒在一边,眼角处流下了晶莹之物。

    当他脑袋中那些嗡嗡响声消失之后,吴先生的声音才再次传入他耳中。

    “为什么……为什么……”

    他艰难地爬起来,一双眼睛却瞥向已经趴在地上,不断发颤的吴先生,这一双眼睛中没有半点怒火,甚至也没有半点其它任何一类情感,再搭配上他微微上翻的眼珠子,从外表上看起来,可以说与一个死人的眼神并无二致。

    “不知道。”

    这一声回答,也不知吴先生是否有听见,但吴先生接下来的话,却传入了他耳中。

    “我给你选择……你若离开,若放弃,我不怪你……不怪你……”

    吴先生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但他停在耳中,这声音却无比空洞,就如同在漆黑幽深山洞中的回声一般。

    “师……师父?不……不是我……是他……是阳非秋……是阳非秋……是阳……”

    吴先生的手高高举起,又重重落下,双目圆睁,嘴巴微张。

    他知道,在江湖中声名显赫的“江淮仁侠”,这一刻是彻底下了地狱了。

    “孤……为什么……”

    女孩的抽泣声传来,他朝窗台那边望了一眼,少女将脸埋在胸前,将自己蜷成一团,唯独左腿伸了出来。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司空孤了。”

    他微笑着回应道,他知道,自己这根本不是回答,这也并不是女孩想要的答案。但他也知道,即便是他自己,这一刻心中也没有任何答案。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