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亦师亦父(九)

    “隐门当年究竟是……怎么覆灭的?”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已渐渐消沉,杨朔才微微抬起头,直面看着自己的竹无冬,声音极为干涩。

    “回过神来了?想通了?”竹无冬轻笑道。

    杨朔点点头,他面上再无半点悲喜,五官坚硬得如同顽石一般。

    “还望前辈能为晚辈解惑。”

    杨朔语气之中,有一丝牵强的诚恳。

    竹无冬却是摇摇头,问道:“你见过阳非秋吧?”

    “前辈既然知道这些,那么希望前辈将一切来龙去脉告知晚辈。”

    杨朔对于竹无冬知道自己与阳非秋之间的关系虽有诧异,但此刻那颗渴望获得一切真相的心却不断跃动着,对于与十年前那件事无干的其它任何事,他都不想继续深究下去。

    “不,关于你的事,老朽也仅仅只知道你是吴隐之徒而已,至于阳非秋与你之间有什么关系,老朽倒是一概不知……”

    竹无冬轻声一笑,眼见杨朔双目之中闪过一些一样情绪,便又继续为杨朔解释道:

    “你果真想要知道我们这些老头子之间有什么恩怨纠葛?现在想起来,这些也不过是前尘往事罢了,你知道这些,对你又有什么用呢?”

    “晚辈心中有一些臆测,一些猜疑,若前辈能够如实将这些前尘往事告知晚辈,那么晚辈心中一些困惑大约便能解开了。”

    “告知你,对于老朽而言,有什么好处呢?”

    竹无冬哈哈一笑,笑声轻快,让这一问显得不像是刁难,而像是考教。

    “我对前辈的事情,知之甚少,却也知道前辈这些年来从未踏足江湖,如今忽然来到凤凰山,想必定然是有些难事……关于这些难事,晚辈或许能够为前辈出一份力也说不定。”

    杨朔微微一笑,他虽秉性仁厚,对于夫子之学笃信颇深,但也不是个不知变通之人。这些年来在漕帮见识过人间许许多多善恶,早已明白了江湖本相为何,若不是因为那件十年前心愿未了,又身负李少帮主厚恩,他早已离开这处伤心之地,与山林鸟兽为伴了。

    但人在江湖,便要按照江湖规矩办事,即便面前这人是恩师同门,但这世上哪怕是亲兄弟、亲父子之间也不能说毫无利益纠葛,既然要让别人提供帮助,那么自己就必须要拿出能够交换的东西,有时候一时间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拿出来,那么人情相欠便如同白条一般留下一笔。

    如今竹无冬无缘无故来为自己解释一番往事,隐隐说出自己与他之间的关系,怎么可能无事相托呢?杨朔心知,即便向上追溯,自己与竹无冬也是同为隐门弟子,但今日才是第一次相见,之前根本不存在任何纠葛,竹无冬之所以要说这么多,难道只是光凭“同门情谊”四个字而已么?

    “小子看起来呆呆傻傻,不似你师父,现在看起来,却也聪明的很嘛。”

    竹无冬抚摸着头顶处那些绷带,又道:“只可惜,心肠还是软了一些,你师父只怕不只你一个徒儿吧?”

    杨朔心中一惊,如实答道:“据晚辈所知,恩师共有三徒。”

    “不知承继他衣钵的是?”

    “是晚辈小师弟司空孤。”

    “你是大弟子?”竹无冬微微有些惊讶,那只摩挲着头顶的手也放了下来。

    杨朔不知他为何要问这些问题,心中觉得没有半分需要隐瞒的必要。

    “晚辈确是大弟子,虽说是与舍弟一同拜师。”

    竹无冬此刻显露出了恍然大悟的模样,又问道:“你们修习的,可是本门绝学‘太乙阴阳剑’?不,不对,‘太乙阴阳剑’适合男女修习,这么说来……你们修习的……”

    “晚辈与舍弟修习的,是‘山海剑法’。”

    “‘山海剑法’?”

    竹无冬却是一愣,上下打量着杨朔,数息之后,杨朔问道:“这套剑法莫非有什么不妥?”

    “不,你所说的这套剑法,我没有听说过,也不是本门武学。”

    “那么这套剑法,或许是恩师自创的剑招。”

    “不该,不该,小子,你为老朽演示一番如何?”

    杨朔皱着眉,最终却还是点了点头,却又道:“待小子演示之后,还往前辈将需要晚辈做些什么说清楚。”

    “你小子,怎么这么猴急?”竹无冬轻笑一声,但却又见到杨朔正襟危坐,没有半分要起身的样子,当下也只得许诺道:“那边如你所言,你将你师父传授的剑法为老朽演示,老朽便告诉你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杨朔点点头,便站起身来,退后两步,一按剑鞘绷簧,那三尺青锋便在一瞬之间落入了杨朔手中。

    “前辈,晚辈这套剑法修习只是用得乃是右手,如今只是以左手模仿,若有不精之处,还望前辈切莫见怪。”

    “知道了,你舞得再差,也与你师父没有半点关联。”

    竹无冬笑了一声,在杨朔看来颇为莫名其妙。

    那柄长剑一动,便疾若闪电,在方寸之间,便已变换了数十次,一套剑法下来,即便是竹无冬秉神观之,却也只能将将看出其中三处可以称为破绽之处。之所以是可以称为破绽之处,便是因为竹无冬知道该如何去破,但因为剑招过快,自己又已年老体衰,即便知道破绽也大概不能将其破解。

    竹无冬原本以为杨朔那一番解释,是因为他左手对这一套剑法极为生疏,害怕辱没了先师。但看着这剑法上腾下翻,却又行止有度,连刺带削,时上时下,动时若游龙出渊,静时如猛虎伺食,几乎无一处不合剑道精髓,竹无冬便知道自己方才那个草率结论是大错特错。

    一番剑招演示下来,杨朔却是面色如常,收剑归鞘后,竹无冬只感觉自己耳畔传来了阵阵龙吟声。

    待杨朔坐下之后,竹无冬似乎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

    “小子,在名人录中,你想必已跻身‘十大’之列了吧?”

    “晚辈不才,堪堪居于末位而已。”

    “这江湖之中,恐怕没有什么人在剑招上能够胜过你了……即便是你师父,在三十年之前,只怕也无法与你比肩了。”

    杨朔却苦笑道:“在这江湖之中,晚辈认为,至少三人在剑招修为上能够胜过晚辈。”

    “哦?是谁?”

    竹无冬又是一惊,稍稍有些失态地问道。

    “东海剑圣、晚辈小师弟司空孤、以及……神门现任门主,阳非秋。”(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