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胜负谁手(一)

    “她走了?”

    “走了。”

    “就让她一个人回去?”

    “不是回去,是离开。”

    “离开?”

    冀华廉微微皱起眉头,司空却依然垂着脑袋,仿佛“她”只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一般。

    “去了哪里?”

    “子荣兄倒是对他很感兴趣?”

    “与其说是对她感兴趣,不如说是对孟元与她之间的关系更感兴趣一些。”

    “哦?”司空孤微微抬起头,“没想到子荣兄原来也会对这些闲事上心,在下还以为子荣兄只对江湖感兴趣呢。”

    “既然身在江湖,那么对江湖之中凤头最劲之人多多关注,这有什么不妥么?”

    冀华廉露出了狡黠的微笑,正如他所料,司空孤与小柳之间,绝不是简单的主仆关系而已。

    “既然子荣兄身在江湖,那么现下江宁城可生出了什么乱子么?”

    “孟元倒还真是无情呐。”

    司空孤却对冀华廉这刻意或无意展现在自己面前的狡黠毫不在意,小柳究竟对于司空孤有何意义,司空孤这么多年来也是尚未想透,若是冀华廉能够看透,为司空孤解惑,想必司空孤也不会拒绝。当然,相对于小柳这个无足轻重之人,司空孤更关心的是江宁城眼下的局势。

    出于各类原因,司空孤已被被禁足在仙客居中,毕竟江宁武林,甚至于江南武林恐怕已经乱作了一团。昨夜长街一战,司徒家不仅仅是袭击朝廷命官,更是对司空孤、少林淳智、昆仑冀华廉袭击。司空孤作为在江湖之中已被盛传拥有“十大”实力的江湖新秀,在一日之内击败名人录第十一位的满红沙便是其武功的明证。江宁城中一些不明昨夜真相的武林中人都猜测司空孤并没有丧身于昨夜那场血战之中。

    官府官军虽然已经出动,前往那条距离府衙不过一刻钟脚程的长街清点人数,但最终得到的结果却是让官府与江湖都不甚满意。因为这一场血战实在影响太过重大,整整一条长街都血流成河,上百具尸体堆积如山。即便是一个个辨别身份,一日之内也很难完成。

    更何况,江宁城出了事的,并不仅仅是这条街道而已。

    司徒府连同后山祖坟都被人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虽说楚家救援及时,没有让火势蔓延到周边民宅与商铺处,但一共占地十数亩的司徒府中,至少也有数百口人。即便是有楚家协助,官府在一时半会也根本没有能力将这烂摊子收拾干净。

    虽说江宁知府已经送去紧急信函,欲请厢军援助,但厢军驻扎在城郊,即便是昨夜连夜发函,调动人马至少也得一整天时间,在这段时间内,江宁城中不仅仅是百姓人心惶惶。那官衙中一干官吏更是心惊胆战,昨夜半夜被闹醒自不用多说,城中一些盗贼趁乱打家劫舍的事情一待天明便向雪花一般飞到官衙之前。

    江宁城城内便有数十万口百姓,再加上城外那些乡绅与农户,大约也有百万之数,江宁在江南地位犹如一块镇山石般重要,如今出了这些大乱子,非但扬州知府提心吊胆,不但亲临长街与司徒府查探案情,甚至还不惜违抗朝廷法度,以私人信物请厢军调动,毕竟日后朝廷怪罪下来,大不了就是乌纱不保。但若是此次江宁之乱平息过程之中出了什么差错,只怕朝廷怪罪下来,就不仅仅是摘掉乌纱那么简单了。

    “听说,诸葛辉现在还在衙门。”

    在司空孤逼视之下,冀华廉只得将方才打探到的情报道出。

    “他也是时候该改换门庭了。”

    司空孤微微一笑,嘴角重新露出了一种微笑。这一种微笑他不知练过了多少遍才记得要将眼角一些,否则其中奸诈之意就会淡去不少。一旦这种奸诈淡去,那么这种微笑便会显得怪异。

    “怎么,莫非孟元是想要……是想将那位诸葛先生收入彀中么?”

    冀华廉见到司空孤这幅模样,心中虽说略微有些怪异,毕竟司空孤从未在他面前显露出这幅模样……如果说之前司空孤一直都是戴着面具,那么这一刻的司空孤的模样,却是显露出了一个常人应该拥有的情感。

    “在我面前卸下伪装么?为什么?”

    虽说冀华廉不明白司空孤为何要将真实情感表露出来,而不是像过去一半做着似是而非的掩饰,但司空孤这种做法显然也让冀华廉不在紧绷着脑中那根弦。

    “子荣兄,你觉得那位诸葛先生对于我而言,有什么作用么?”

    “司徒家的情报,可都在这位大管家手中吧?”

    “楚家那儿的情报,应该会比这位司徒家大管家更为详实才是。这一切我都可以用从楚家那儿得到,毕竟当初与楚家的协约,便是平分司徒家家产。”

    “那么,这位诸葛先生对于孟元而言,想必是没有什么用处了。”

    “子荣兄,别忘了现在江宁城的消息还没有传遍整个武林,而江宁城在昨日发生的一切,因为神门在江北的势力,恐怕会对咱们有一些不利影响……”

    “所以,咱们不是没有想将神门拉下水么?”

    冀华廉微微一惊,他已隐隐猜到了司空孤究竟在打着什么主意,但那个念头实在太过惊人,这让第一时间想到这个可能的冀华廉都想摇头否认。

    “子荣兄,你我都知道彼此目的,不知道在下有没有荣幸,能够接替子荣兄这个位置呢?”

    冀华廉却是一愣,他根本没有想到司空孤话锋一转,却是从该如何善后这件事,忽然跳到了另一个话题。在深深望了司空孤一眼,确认司空孤绝不是在说笑之后,冀华廉先是望小间布帘处望了一眼,又对司空孤投以怀疑的目光。

    “放心,子荣兄,我根本不可能与你抗衡,再者说来,咱们若是在这时撕破了脸皮,却也不符合我的利益。”

    “你究竟知道多少?”

    “在子荣兄这么问之前,还只是猜测。”

    司空孤微微一笑,这一刻他的脸上只剩下了小人得志的笑容。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