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曲终音散(五)

    “跳河了?”

    楚钟承猛地坐起身来,便见到楚粲点了点头,眉头轻轻皱着。

    “尸体呢?”楚钟承又问道。

    “司空少侠要用,便留下了……”

    “是咱们的人发现的?”

    瞧见楚粲面上那丝愤愤,楚钟承却有些疑惑,等了好半响,楚粲常常叹出一口气,才说道:“是咱们的人发现的,死了大约有一刻钟,泥沙入鼻,胸腔鼓胀,怎么看都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楚钟承轻轻点头,却不解道:“那有什么不妥?死了也好,不是么?既然咱们已经确认过了……”

    “那个贾三却将她脑袋割下了。”楚粲想起那一幕,心中怒火却再也无法压抑,声音也稍稍大了一些。

    “割下了?贾三?”楚钟承没有半点意外。

    “不错,那个家伙还说……杀人若不砍掉脑袋,是无法判定那人生死的。”

    “天灿,你这是怪贾三手段太残忍,还是觉得我们这样对付一个小姑娘实在有些过火呢?”楚钟承的话,却让贾三整个人呆住了,贾三盯着楚钟承瞧了好一阵,最终长叹一口气。

    “天顺,咱们为了楚家杀人,为了楚家去做一些下三滥的事情,不过是大势所迫,你说得是,我是怜惜那个小姑娘,她大可……不必死的。”

    “杀司徒家满门之时,怎么不见你这么善良了?”楚钟承此言一出,楚粲面上愤怒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只余下一些萧索与落寞。

    “当初带着人去将司徒家全家连同仆人一齐杀得干干净净的人,如今却因为一个小姑娘而发怒?天灿,莫非你果真相信了什么江湖道义,果真将那些道德先生口中经文听进了脑子里?”

    楚粲长叹一声,面色也有些微微发白,他自然知道楚钟承此言何意,当初将司徒家满门送去黄泉的罪魁祸首之一,如今却为一个小姑娘哀怜起来。

    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或许是当初司徒家与楚家分庭抗礼,虽面上亲如一家,但案面下却势如水火,两家暗斗不断,都将对方视作仇人。楚粲虽是分家,但进入楚家大宅以来,身边一起做事的兄弟不知有多少死在司徒家手中。

    更何况,楚钟承之言楚粲也很清楚,楚家这种掘人祖坟的盗墓世家,哪里会将江湖道义放在心里了?楚家是武林世家,以武开宗立派,但凭借武功攫取利益之事,又有多少是善事了?且不说做人打手的小门小派,便是那一个个自以为洗干净了爬上岸来的名门世家,哪一个手里没有沾染过善人之血?只要挡住兄弟们吃饭的路,哪怕是朝廷命官,也挡不住江湖人手中的刀。

    这个道理,楚粲在踏入楚家大宅之后便已经知晓了。

    楚粲依稀记得儿时听说江宁城中楚家行侠仗义的故事时,心中那种自豪,虽说那仅仅只能算是三代之外血亲,但楚粲仍以“楚”姓为荣,并缠着分家长老,要修习武功,以便日后能够秉持正道,行侠仗义。

    而事实的真相,却让楚粲心中一颗琉璃心撞到了地上,砸得粉碎不说,还弄得楚粲心房中鲜血淋漓。楚粲至死也没有忘记一件事,那就是当他掀开楚家披在身上那张斗篷之后,见到那腐肉白蛆后所带来的冲击。

    “楚灿,你说得很好,但为我楚家办事的千百号人,光是楚家大宅之中这一百号人,你瞧哪个像是恶人了?咱们行走江湖,只要与咱们利益没有冲突,楚家从来都是秉持公道的,不是么?你还不懂,出去吧,去好好修炼‘傲天剑法’,倘若剑谱或心法有什么疑惑,再来寻我好了。去吧,别再想这么多了。”

    忽然,门外传来三声短促敲门声,楚粲这时才发现,在自己沉默无言只是,楚钟承正一脸凝重的盯着自己。

    “天灿,司徒松似乎也有消息了。”

    楚钟承站起身来,经过楚粲身边时,拍了拍楚粲的肩膀,轻声道:“倘若心中果真过意不去,便让将她脑袋缝好吧,免得无头女尸入梦来……不过你我想来都是不怕这些东西的,呵呵……”

    两声轻笑,以及推门声,关门声。

    楚粲微微转过头,只见到一扇封闭的门,那扇门外,没有一丁点声音,他想要伸手推开那扇门跟上去,却在手触碰到门时像针扎到一般缩了回去。

    那扇门背后,究竟是什么呢?楚凡修的声音却回荡在他耳畔:“……去吧,别再想这么多了。”

    去哪儿呢?

    是“去”吗?

    “明明,是逃嘛。”楚粲轻声说着,对这空无一人的屋子,以及那扇似乎每一寸都长满银针的门。

    “大少,灿爷他……”

    “你莫要管这些,好好做好你该做的事,天灿再怎么说也姓楚。”

    “那么,大少,小的入籍一事……”

    楚钟承停下了脚步,盯着方才敲门传递消息的手下好一阵子,这手下却也不闪不避,直到楚钟承眼中流露出一丝不满,这手下才急忙移开了与楚钟承对视的视线。

    “待今日事了,我便向二叔推荐你,但我可不是家主。”

    “小的明白,小的明白。”

    这手下连声应道,他加入由楚凡修组建,如今被楚钟承掌握的“影卫”已有六年之久,如今终于得偿所愿了。

    司空孤坐在宽敞的紫檀椅上,这紫檀椅乃是冀华廉为贺司空家于江宁重新建府所赠,虽说如今司空府新宅邸尚未筑成,但这礼物却早早的送来了司空孤如今下榻的客栈中。

    被司空孤以二十吊钱盘下的客栈,乃是曾经司徒家名下一家客栈,那客栈老板眼见得大厦倾倒,便也当机立断投奔了楚家,又在楚钟承建议下赚到了司空孤手里。否则以二十吊钱,莫说是盘下一家客栈,哪怕是一家地段不错的酒铺,只怕也买不来。

    这家客栈二层两间上房经由司空孤改造,将墙壁凿开,制成了小厅,平日里若有武林人前来拜访他这“司空家家主”之时,司空孤都会在这里会客。

    而如今,在司空孤面前坐着的,却是一位特殊的客人,之所以特殊,大概是因为司空孤毫不忌讳他的存在,便让贾三将司徒松带上来的缘故。(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