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旧韵新曲(一)

    咸平三年六月二十一日,寅时三刻。

    虽说只隔了一日,但江宁城城中氛围却已有不同,这倒是不是说巡逻卫兵少了多少,毕竟那一夜那一场“袭官”之事让江南府不得不加强江宁防务。这氛围之不同,乃是在于夜间协防的捕快们今夜都没有在大街小巷巡逻,有些消息灵通的人,也从一些捕快口中得知了新上任的那个苏察总捕头下令取消巡务,将夜间巡逻工作完全交由地方厢军进行。

    然而地方厢军哪里会想这些捕快一般勤勤恳恳巡视呢?大宋军刑两事本就属于分治,寿州府府衙之中哪怕是知府也没有权力对厢军直接下令,刑务也自由提刑司负责,现今情况下,倘若江宁治安再出什么差错,厢军这边也可以推得一干二净,将责任全部推倒那些文官身上,最终要负责的人,也是刑务人员。

    毕竟江湖事不由军队管制,也不能由军队来管制,自从扬州那件事之后,厢军对于江湖更是敬而远之,毕竟那些江湖人在大宋许多地方将军眼中,都是命都不要的主,居然连监军都敢杀,扬州的事情过去还不到半年,陆洵陆公公的事情大家可都还没忘记呢。

    正因如此,厢军除却城门附近严加巡视之外,城中各处他们都很安分的连一根小指头都没有伸过去。用江宁新上任的总捕头苏察的话来说,就是“他们连屎都不会拉在城里”。江宁府把城内巡务交由厢军来做,这就等同于告诉大家今夜不再做巡务了。结合起昨日早晨江宁城忽然关闭城门,对城内居民与货船严加盘查一事来看,许多江宁百姓与小商人都似乎知道了一些什么。于是今夜的江宁静悄悄的,虽然街上没有官兵巡视,但大伙却也一如往日般在太阳西沉之前归家闭门。

    当然,这些小百姓自然不知道那些穿着官衣的巡捕们夜夜巡逻,是为了捉住那些与司徒家有关的人。毕竟司空孤与楚钟承早已命人放出了话,“恶盗柳一刀”如今就潜藏在江宁。这个所谓“柳一刀”,却是楚钟承随口瞎编出来的人物,为了让百姓们觉得“柳一刀”是个人物,楚钟承还编撰出了许多关于柳一刀的故事。

    比如什么柳一刀麾下有“四十大盗”,家中还有三个恶婆娘,其中大老婆是个游魂野鬼,二老婆则是个浑身长满鳞片的妖怪,三老婆则是个长生不死的瞎眼老妖婆……

    虽然许多人都不会相信这个故事,然而大家却都觉得无风不起浪,这柳一刀都被传得如此凶神恶煞,那么想必也是个作恶多端又武功高强的大恶人。这件事传到最后,甚至连许多江湖人也都这么认为,甚至还有人携带着“柳一刀”的情报来投奔司空孤,以为投名状,最终却还是被司空孤轰了出来。

    在天尚未亮,门禁也尚未开的寅时三刻,整个江宁莫说亮光,便是一丁点火星都没有,这是从那夜血染长街之后,江宁城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而在距离西城门不远的一处城中渡口处,一个已经有些不耐烦的男子正凭着点点月光观察着一切,此刻天边似乎已经泛起了一些鱼肚白,夏日的江宁,天总会早一些亮起来,即便现在是夏末也一样。

    “‘江宁第一高手’果然守信。”一个低沉阴森的声音传入了这个已经有些烦躁的男子耳中。

    这声音是从背后传来的,倚靠杨柳而立,怀中抱着楚家家传宝剑傲天剑的楚粲猛地一震,身子往前一突,双腿却急速换位,不到一息之间,楚粲手中傲天剑便已刺入那颗柳树之中,锐利的剑锋透过两人人方能合抱的柳树,柳叶也被这一剑带得沙沙作响。

    “好功夫!”柳树后边那人赞了一句,从他声音传出的方位听来,他似乎纹丝不动,视楚粲这一剑如无物。

    然而楚粲这回才听出这个声音主人是谁,这种洪亮的声音,他也只从一人口中听过,在这寂静无人的渡口处,这个声音在四下寂静之中极大,楚粲登时便明白了方才他为何要压低声音说话。

    “贾三爷,咱们约定的可是夜里相见于此吧?”

    “自然是夜里,你瞧这太阳尚未升起,如何算不得夜里呢?”贾三一声轻笑传入楚粲耳中,楚粲面颊微微抽搐了一下,又将傲剑天从树干中抽出,收剑归鞘的摩擦声传出,似乎也在宣泄着他的不满。

    这些日子接触下来,楚粲对于司空孤那边的人已经有些一些了解,贾三这幅嘴脸与司空孤简直有七分相似,行事风格也是与司空孤一样不合常理却又让人挑不出错来。

    楚粲也没有继续与贾三扯皮的想法,当即饶过柳树,盯着那个黑夜之中斗笠遮面斗篷附体的贾三,心中又是一阵厌恶。

    “那个姑娘……”

    “楚大侠是要亲自将她带走,还是打算让我将她安置到一个不会再出现在江湖中的地方呢?”

    这种开门见山,不拖泥带水,单刀直入要点的风格,也与司空孤十分相像,楚粲只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贾三,而是司空孤一样。

    “自然是交给我处置,这不是咱们之间的约定么?”

    “就这么瞒着大少?楚大侠是想要将她藏在哪儿呢?”

    “这就与三爷无干了。”

    “这个问题是少……家主让我问的。”

    “什么?”楚粲一惊,他本以为与贾三之间的密约并没有第三个人知晓,这移花接木的手段也很是精妙,却不料贾三竟然将这件事告知了司空孤。

    “家主也觉得,她暂时还不用死,这也是家主让司徒松与牵昭会面之后,做出的决定。”

    楚粲只感觉自己入了圈套,心中登时窜出三丈高的火焰,他一个箭步缩短了与贾三之间的距离,紧紧揪着贾三呐又厚又大的斗篷,但或许是因为身高差距,楚粲并没有将比他高了半个头的贾三举起。

    “那么当初你又为何以她作为要挟,来与谈所谓的条件?”

    “我一直是奉命行事而已,楚大侠何必这么激动?”

    贾三不愠不火的态度却让楚粲更是愤怒,他松开了揪住贾三的手,转身便走。

    “那位姑娘如今住在城西李家铺内,是家主安排的,现在想来她还未睡下,楚大侠若不介意,或许可以去见见她。”

    贾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然而楚粲却置若罔闻,凭着几颗星星的微芒,贾三眼中只有一个稍稍头颅高昂的背影,他前行的方向,正是李家铺。(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