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江宁惊变(一)

    新落成的司空府并不惹眼,其占地不过是楚家一半,或许是匆匆赶工的缘故,这司空府设计得极为平庸,虽说司空孤对于这不起眼的府门很是满意,认为这叫“中庸无华”。

    但无论是代表昆仑前来贺喜的冀华廉,还是代表漕帮前来道贺的杨朔,在见到平平无奇的建筑,以及那实在令人觉得平凡的后院布局之后。都趁着无人之时悄悄地劝司空孤尽快改建,然而司空孤只是笑笑。

    “我可不信什么风水学说,不接宝气,反倒使得每一位来宾都沾满一身喜气回去,这又是什么坏事呢?”

    在司空孤新宅落成之时,整个江南武林以及一些江北与神门素有间隙的名门世家,也都派门下弟子前来道贺。这些前来道贺的弟子大多都是门中首席弟子,亦或是门中在江湖之中稍有名气的人物,最次一档的,那也是名人录上的人物。

    这些人物在江湖之中大多都称得上一世人杰,这对于司空孤这位初出江湖的新人而言,已经称得上极大殊荣,但这前提是仅仅将司空孤视为一个新人来看。

    漕帮帮主杨朔携副帮主南宫俊来贺并不出乎大家意料,毕竟当初在扬州司空孤帮了漕帮不小的忙,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漕帮还有再造之恩。

    昆仑新任的最年轻长老冀华廉前来道贺,这也并不出乎大家意料,毕竟在江湖之中流传的“江宁之变”真相里,冀华廉与司空孤之间可是有着同生共死的交情。

    但少林方丈淳信、江南盟盟主李复、丐帮帮主马奎、蜀中唐门门主唐雄信……这些名人录之中响当当的人物,居然都一起聚集在江宁。

    这和武林大会的区别,大概也就仅仅只差了一个神门而已。

    当然,神门之所以不派人来,他们明面上的解释是“临近新年,江北盗匪一时不绝,故门中各大堂主以及三使皆难以脱身,故奉上薄礼略表歉意”。

    神门这样做,却是让人不得不将一些江湖之中的谣言与这一回应联系到了一起。但倘若当年杀害司空孤满门的,果真是神门,那么神门又何必如此回应呢?

    这倒是令许多人摸不着头脑,只得将此回应视作神门掩耳盗铃,故弄玄虚。当然,司空孤从未说过司空家仇人乃是神门,神门也仅仅只是辟谣,真让人不得不面对着波澜不惊的海面,凭着自己的想象来猜测这海面下汹涌的暗流。

    “神门究竟是不是将司空家满门屠戮的罪魁祸首呢?司空孤究竟是为什么不肯指证神门呢?神门一次次的否认,究竟说明了什么呢?”

    江湖人虽然没有说书人的嘴皮子,但凭着老道的江湖经验,他们都忍不住思考着每一种可能性。这一回神门又不肯屈尊而来,至少在江南武林人眼中,神门这已经是等同于招认了。

    而在江北武林人眼中,却并没有想这么多,甚至在不少江北武林人眼中,司空孤这个所谓江湖新秀,也不过是一个手段卑鄙的家伙而已。毕竟在江北流传着的司空孤与满红沙一战中,司空孤非但以人质胁迫,还悄悄用了暗器使满红沙伤了一臂,尽管如此,满红沙却依然胜了半筹,将司空孤手中家传神剑斩断,让司空孤不得不选择投降。

    这个版本的故事虽然错漏百出,许多地方根本经不起什么推敲,但无可置疑的是江北武林之中流传得最广的一个版本了。

    “这个故事说得很好,但也仅仅只是一个故事罢了,胜便是胜,负便是负……”据说满红沙是这么回应的,当然,许多人选择性的去掉了后半句:“实际上我的确是输了,而且险些失去一条胳膊,哪里有胜利者会断了一臂,失败者却毫发无伤的?既然受了那个司空孤之辱,我绝不肯就这么吞下去。”

    神门上下对于有关司空孤这个人的消息几乎都能做得到默不作声,自从在杭州阳非秋与司空孤见过一面过后,神门独浴司空孤的态度便更为冷漠了。

    这一回这一场江湖盛宴,神门除却委托丐帮送上千金之礼之外,便没有任何表态了。司空孤知道,这千金之礼,大概是因为自己没有取下满红沙性命而赠的,倘若满红沙右臂彻底废了,这千金之礼至少会见到道一成,也就是百两黄金,倘若满红沙一命呜呼,自己这广发请柬邀各方豪杰来江宁一聚的举动,只怕就会变成江北武林与江南武林第一次冲突了。

    所幸并没有变成这样,看着酒桌上觥筹交错,欢声笑语的景象,司空孤面上也洋溢着微笑。在旁人眼里,司空孤面上这些有一些洋洋自得,有又几分矜持的微笑是一个少年英才才会拥有的别样笑容。这是年轻人特有的傲气与稳重之人特有的矜持在碰撞,当然,连同杨朔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司空孤此刻只是习惯性做出这种微笑而已。

    这些习惯,是司空孤在吴先生训练之中养成的,一旦遇到应该少年得志的事情,倘若像个暮气沉沉的老头子一声不吭,甚至连笑都不笑,反倒让别人觉得虚伪做作。但倘若笑一下,再收一下,就反而会给人一种“少年老成”的感觉。在吴先生稍稍点拨之下,司空孤当即便领悟了这种道理:

    “孩子就应该哭,但如果孩子哭着哭着,却在大人安慰之前就立即止住,然后抹抹眼泪面上出现释然的笑,那么这个孩子就会被大人当成‘成熟’的那类,这便是‘孩子的成熟’,既不会与他孩子的身份格格不入,又让人感觉到与众不同,让人自然而然的认为‘这个孩子是成熟的’,师父你说得是这个道理么?”

    “不用叫师父,叫我先生。”

    不过十岁的司空孤挠了挠头,似乎有些不解,眼见着吴先生微微皱眉,连忙摊摊手道:“好的,先生。”

    “活学活用嘛。”吴先生冷哼一声,“不必在我面前装模作样,我是你师父,你这些伪装瞒过我,对于你而言没有什么好处。”

    “司空少侠?少侠?”

    手肘处被人轻轻一推,已经有几分醉意的司空孤连忙扭头,却见到一个高大魁梧的人正端着酒杯看着自己。

    “马帮主?”

    那人便是马奎,是司空孤并没有算到会来此贺喜的唯二两人之一。(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