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江宁惊变(四)

    “孟元!”

    冀华廉的声音并没有将厅中众人停留在司空孤身上的目光移开,厅中众人依然惊诧地盯着司空孤。

    “子荣,马帮主死在我面前,你让我怎么推脱呢?”

    “孟元你有这么蠢么?什么时候杀马奎不好,偏偏选在这个时候?等数日后宾客皆散,你再于半道设伏,凭你武功取下马奎人头,又有何难呢?”

    冀华廉此言一出,又是使得满座皆惊。此刻淳信却说话了:“阿弥陀佛,冀大侠所言有礼,但马帮主已逝,死者为大,老衲也相信司空少侠天纵英才,绝不可能这么愚蠢,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

    此言倒是得到了在场许多豪杰的认可,但楚钟承却又道:“方丈大师,孟元或许只是欲盖弥彰而已,不是么?”

    “天顺!”冀华廉出生喝止,面上满是怒气。

    “休得胡言。”楚凡宣此刻也表明了立场,他可不知道他这个侄儿今日唱得究竟是哪一出戏,平日里一直建议楚凡宣与司空孤合作的是楚钟承,如今屡次质疑司空孤的又是楚钟承,楚凡宣真是搞不懂楚钟承在想些什么了。

    “天顺说得很对,在下是怎么也洗不干净这一身血衣了。”司空孤苦笑着对群豪拱手抱拳道,“在座的诸位英豪,想必也没有几位心中认为在下不是凶手的吧?”

    “孟元你的确有嫌疑,但却是嫌疑最小的那一位。”

    “子荣兄便不必为我开脱了。”

    司空孤一边叹气,一边摇头,在场群豪看在眼中去,心中对于司空孤的怀疑却已开始动摇。

    “这可不是开脱。”

    冀华廉倏地一下站起身来,指着后堂,那儿是马奎尸首停放之处,如今正被丐帮弟子看守着,而在这大厅内的,是一位年逾五旬的丐帮八袋长老谷正气,他方才正若有所思地瞧着司空孤,但当冀华廉站起来时,又成功让他将目光转到了冀华廉身上。

    “在场诸位不如好好想想,倘若是诸位想要对马帮主下此毒手,会做得这么明目张胆么?”

    “冀大侠的意思是……”坐在淳信与冀华廉中间的谷正气指着司空孤问道:“他是被栽赃陷害的?”

    冀华廉轻轻点头,这换来谷正气冷笑了一声,以及大厅内一片哗然。

    “冀大侠可有证据?”厅中不知是谁问了一句,却也无人关心是谁。

    “猜测而已。”

    “猜测?”谷正气面上的笑刹那间狰狞起来,他猛地站起身,恶狠狠地盯着冀华廉,“那我可不可以猜是他杀的?”

    瞥了一案谷正气指着的司空孤,冀华廉点点头回答道:“可以,但也没有证据。”

    “那么可不可能是李盟主杀的?”

    “也有可能。”

    “那么淳信大师呢?”

    “嫌疑小一些,不过比孟元要大。”

    接下来谷正气又指了几人,冀华廉的回答可谓千篇一律,皆是:“或许是”、“有嫌疑”之类模棱两可的回答。

    终于谷正气喘着粗气,眼睛鼻子嘴巴似乎都在微微颤抖,他那张又脏又乱的脸距离冀华廉只有不到三寸的距离,冀华廉几乎都能闻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臭气。

    “冀大侠好厉害的本事,一双神目分黑白,明正邪,好厉害!”

    “阿弥陀佛,谷长老、冀大侠,两位还请坐下议事吧。”

    在场群豪有内力高深,见识广博之人便知道,淳信声音之中用上了佛门、道门内功之中独有的清心法。谷正气与冀华廉二人似乎也是受了影响,这才齐“哼”一声,便各自落座。

    “谷长老,你觉得冀大侠所言,果真没有道理么?”此时李复忽然问道。

    “这……”谷正气先是瞧瞧李复,又瞧了司空孤一眼,见到司空孤面上正无奈地微笑着,心中也微微有些飘摇不定,最终面色一紧,似乎下定了决心:“司空孤绝逃不了干系。”

    这话一出,群豪之中听得懂的人都知道谷正气这一句话与“司空孤是杀人凶手”可是相差甚远了。司空孤“只是”逃不离干系而已,谷正气没有说杀人者便是司空孤。

    司空孤疏于防范,让杀人凶手偷偷潜入酒宴之中,再趁机谋害马奎,倘若真相如此,司空孤的确也有责任,但这份责任却与“司空孤是杀人凶手”大相径庭了。

    “谷长老说得是,在下的确逃不离干系,对不起丐帮,也对不起在座诸位。”

    司空孤忽然站起身,向在座众人深深施礼,又走到谷正气面前,忽然一跪。众人只听得青石砖发出一声巨响,却又见司空孤膝盖处浸出一些湿痕。

    “在下司空孤起誓,若不能将杀人凶手千刀万剐,送至丐帮,便让司空孤连同司空家后人死后永坠炼狱,永世不得翻身。”

    “这誓言狠毒啊。”

    天已经蒙蒙亮了,而新落成的司空家东西厢房中,安心呼呼大睡的人却一个也没有。在不久前司空孤那一跪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放弃了“司空孤谋害马奎”这一可能。

    毕竟丐帮回来这件事已经出乎整个江湖意料之中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司空孤再神机妙算,他也不可能帮主马奎做出决断。

    而偏偏马奎之死像是一个早已安排好的局,一个江湖又将不太平的讯号。

    “师父,我……”

    李复大弟子,位列名人录第三十五位的韩书源才刚刚发出声音,便被李复伸手喝止了。

    “我考考你,马奎死了,谁获益?”

    韩书源年仅二十七岁,自十七年前拜师李复之后,便一直跟在李复身边,尚未成婚。因为李复无子,唯有二女,因此整个江湖都认为韩书源是要入赘李家,日后更是要接过李复一声事业。事实上,韩书源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李复教导弟子,除却一般师父那样教导武功外,还会时常考一些江湖时局的问题,因此韩书源在这一方面也还算了解。

    “马奎死了……获益的人不少,除却丐帮仇家和一些江南黑道之外,大约就要数咱们了。”

    比起江湖时局,韩书源更了解李复这个“考官”提出的问题究竟想要一个什么答案。果然,李复闻言点了点头,说道:“休息吧。”

    说完李复便闭目养神起来,不再说什么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