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丐帮大乱(十八)

    本该被司空孤劫持,并作为人质的风凌霜,此刻正与司空孤一同躲在一间客栈之中。二人面前是满满一桌佳肴,以及一坛上好的女儿红外加两个空空如也的酒碗。

    以及,两副完全没有移动痕迹的碗筷。

    在店小二收回他那贪婪目光离开这间房时,司空孤才抬眼望了望那扇他一进门便打开的床,天空中那一轮新日已经升起,许久没有太阳的洛阳城,今日将迎来冰消雪化的一日。

    而今日,对于丐帮而言却不能算是什么好日子。

    司空孤轻轻笑了一声,向一直盯着自己面前那副碗筷,宛如庙中那尊泥塑菩萨一般,却没有菩萨慈悲微笑的风凌霜道:

    “动筷吧。”

    “他们行动了?”

    美人檀口轻启,司空孤却依然望着窗外,阳光已经洒了进来,但桌上佳肴却已经被风吹得凉了大半。毕竟此刻新雪方降,还是隆冬时节,这些饭菜,是会凉得很快的。

    “神门想必再藏不住了吧?不知道是何人来了,居然让我险些栽了一个跟头。”

    “丐帮与神门之间……”

    “你不必问这么多,洛阳事了,我便与你出海,不过最多只有三个月,算上往返,也就是第四十五天我便要踏上归程。”司空孤已经猜到风凌霜会问什么,但他并不愿为风凌霜解答。

    “贾三回不来了?”风凌霜并不算笨,更何况司空孤昨夜入城之后,便已将全盘计划告知了她。

    “回不来了,不过也说不定,毕竟我没有见过简维,但谷正气绝不会放过贾三吧?”

    “你见过谷正气?”美人的问题总是很奇怪,然而司空孤的耐心却更奇怪。

    司空孤只是笑了笑,轻轻摇头。

    “那么谷正气为何不会放过贾三?”

    “你不会关心他的,说吧,你究竟想问什么。”

    “你是谁?”风凌霜被戳穿真实想法之后,面色却没有半点改变,仿佛那颗心也像庙里那尊泥菩萨一般,是用泥沙制成的。

    “司空孤。”司空孤面上的笑微微收敛了一些,对于这个问题,他的回答可以说很简洁,但美人却似乎并不满意。

    “你究竟想问什么?”司空孤再一次抛出这个问题,风凌霜却再一次问道:

    “你是谁?”

    “怎么?风姑娘对在下有这么大的兴趣?在下居然一丁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意……”

    “我听说……你见过阳非秋?”风凌霜跳跃性的问题抛出后,司空孤并没有什么不满,而是点点头回答道:

    “见过。”

    “你和他谁更强一些。”

    “十招之内,我或许可以占上风,十招之后,想必不是他的对手。”司空孤从来都是这么诚实,然而听在风凌霜耳中,自然是司空孤内力不及阳非秋的意思。

    “你能赢他。”风凌霜做出了结论,自顾自地笑了,这一笑没有被司空孤瞧在眼里,但听见那好似风铃响起的声音,司空孤便能想象到风凌霜方才一定拥有颠倒众生的魅力。

    “倘若他真的受了伤,我的确能赢他。”

    风凌霜一愣,刚刚抓起筷子的手,也在半空中停滞了。

    “你知道了?谁告诉你的?李延?不对,整个东海派都以为他受了伤……”

    “猜的。”

    这一回,司空孤将眸子放到了风凌霜身上,他见到了美人惊诧的一幕。

    “猜的?一定是李延……”

    “的确是猜的,我没必要骗你,倘若你果真恨他,那么根本不需要他身败名裂,以你的剑,想要暗杀一个人,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反倒是光明正大地与人正面交锋,可能还会落得下风。”

    这个名为风凌霜的女子,此刻面上除却惊诧之外,竟隐隐有些畏惧,司空孤很清楚这种情感,在他十五岁时,吴先生便对他露出过这般神情。

    “你很聪明,我没有选错人……没有选错人……”

    当时吴先生捂着脑袋,一边笑一边大叫的模样,司空孤至今仍未忘却,。

    吴先生当时的眸子里,既有担忧,也这种风凌霜此刻眸子里浓浓的畏惧。

    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害怕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而这个老头子还是江湖之中鼎鼎有名的“江淮仁侠”,这话若传到江湖之中,会有几人相信呢?

    司空孤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此刻重新见到这种畏惧,却是不由得将这种情感与他亲眼见过的“江湖”联系在了一起。

    “那你呢?”

    风凌霜接下来的反击,司空孤并没有措手不及,依然与往常一般从容。

    “我?风姑娘,咱们是在做交易,你只需知道,我能够击败东海那位剑仙,甚至还能失手将他杀了,这便足够。”

    马车行得很快,倘若这马车后边没有跟着骑着马的几个乞丐,绝不会有人认为这驾马车是丐帮之物。

    双辔马车的车厢宽大,若是挤一挤,能够坐得下十个八个乞丐,但如今却只有五个人坐在其中。叫花子出行能用马车这件事,不但教许多不识江湖的百姓们开了眼界,还有些将丐帮视为仁义帮派的百姓为其辩解:“马车之中坐的一定是丐帮贵客。”

    马车之中气氛凝重,五位净衣派长老此刻安安稳稳坐在其中,坐在最靠近车门位置的孔纹,便在这驶向洛阳城丐帮分舵的马车中向其余四位长老问道:

    “咱们果真要前往分舵,质问简维、谷正气他们么?”

    “熙虎,这有什么好犹豫的?”

    这歪嘴的八袋长老笑了笑,他是除孙维亨、孔纹之外丐帮净衣派三位长老之中根基最薄的,也是当初最反对孔氏兄弟加袋升位为长老的,但今日对孔纹的这一句劝说,并不存在半点私人恩怨混杂之中,只是单纯的就事论事。

    孙维亨摇了摇头,他自然知道孔纹的意思是什么,在苏墨云为这车厢中五人分析过后,一向希望丐帮内部派系争端能够停歇,两派能够冰释前嫌的孙维亨最终也选择了沉默。

    “什么事都能够忍,唯独叛帮这件事,咱们绝不能妥协,熙虎,你怎么就不明白这点呢?”(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