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丐帮大乱(二十一)

    时值正午,冷风依然呼呼吹入此间客房,小二方才来收走了那些饭菜,屋内只余下寒气与雪的味道。风凌霜用手指轻抚了自己一侧面颊,沁凉的感觉从指尖缓缓扩散,然而这位冰雪美人,却忽然露出了微笑。

    “原来如此……”

    “咱们或许可以离开洛阳了。”

    “哦?眼下这残局不必收拾?”风凌霜缓缓起身,将窗户关上,又用从眼角瞥了司空孤一眼。

    “他们大约要入城了。”

    “他们?”

    “还记得咱们之间的约定么?”

    “我帮你杀一个人,你便肯帮我杀一个人。”

    “不错。”

    “你要杀的那人,在哪里?”风凌霜又缓缓坐下,却将放在桌上的长剑拿回到手里。

    “我还没见过他,所以不知道。”

    “只要出城,便能见到?”

    “若我所料不错,他们也该来收拾残局了。”

    “你是说他们算中了?”

    司空孤睁开还有些血丝的双眸,又将任侠锋送来的长剑提起,站起身来,走到紧闭的门前,摇摇头道:“神门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只不过我不知来的人是谁。”

    “不在你算计之内?”

    跟在司空孤后边,风凌霜面上露出嘲弄的笑容。

    “不错,不在我算计之内,这个敌人很聪明,也很有耐心,他的出现不再我算计之内……”

    “总觉得……你让郭四和任侠锋在城中接应,是想到了他们的手段呢。”风凌霜面上笑容不知何时又消失了,当然,背对着他的司空孤是绝不可能觉察的。

    “你今天……话倒是不少。”

    叹息之后,司空孤便推开了门。

    洛阳城丐帮分舵位于西城,四周居民稀少,更无商铺,但冲天的杀气,震天的刀枪棍棒交击之声却让半个洛阳城陷入了恐慌。洛阳城守军一大早便成伍在城中巡逻,却不知为何对这一场江湖械斗,帮派内部火并视而不见。

    “司空孤是想让洛阳变成另一个江宁么?”

    “司空孤?”

    丐帮分舵距离城墙不远,不过两三里距离,因此情报通传出城的速度非比寻常,当张先生与满红沙得知丐帮污衣派与净衣派厮杀已起时,便已经猜到了结局。

    “那位徐兄弟……”

    满红沙有些犹豫,他的手臂不住颤抖着,这固然是被司空孤伤到之后的后遗症,但却与他现在抑制不住的冲动不无关联。

    “想来车滨已经杀了他吧。”张先生中气十足的声音不似一个老翁,此刻平淡的声音也丝毫没有办法让人相信他的身份。

    满红沙双目瞪圆,嘴巴也缓缓张开,却又立觉不妥,匆忙道:“徐兄弟可是张先生的义子……”

    “我的孩子只有乾元一人,满使者应该比谁都清楚。”张先生对于满红沙这种行为极为不满,或者说他面上神情让满红沙感觉到张先生对于自己这冒失举动很是不满。毕竟过问他人门派内部事务,甚至提及继承人的话题,这是每一个武林中人的大忌。

    “乾元如今身在神门,但他终究是我天机派继承人,老朽希望满使者能够不要过问我天机派事务。”

    满红沙自知失言,连忙解释道:“张先生多虑,在下不过是觉得徐兄弟不该……应该给他留一条活路才是。”

    “徐朗虽然名义上加入神门,但满使者应该也知道,他终究是我天机派的人,终究也是老朽之子,满使者虽然与徐朗以兄弟相称,但还是希望满使者逾越,老朽不过是在处理父子之间的‘家事’。”

    “张先生……”

    “车滨此刻也该回来了。”

    “不,张先生有没有想过……咱们在这个时候入城……是否可能中了司空孤的圈套,毕竟那个家伙向来喜欢耍阴谋诡计,做事也丝毫不合常理。”

    似乎感觉有些摇晃的马车即将入城,满红沙面上不由得出现一丝忧虑。

    “他若敢来,不正称我心意?”

    “但司空孤此番不是一人前来,那个昨日早几个时辰入住的白衣女子武功似乎不输于司空孤……”

    此言一出,满红沙却又觉得自己有些畏缩,但明白司空孤厉害,临行前也被胡云再三叮嘱过“安全至上”,满红沙此刻还是选择了谨慎一些。

    “咱们不如再等一等?”

    张先生依然是那一副不愠不火,令人猜不透心中所想的模样,在满红沙说出这样一番“谨慎”的话语之后,他连眉毛也没有动一动,只是盯着身旁车帘。

    满红沙明白,自己名义上是神门在洛阳行动的总指挥,但真正发号施令之人却是面前这个秃顶的老头子。

    “等到何时何日呢?”

    不知是经过了深思熟虑,还是即刻做出了决断,张先生的回答都让满红沙感觉到一丝解脱。

    自从被司空孤伤了右臂之后,那个一向以冷傲示人,孤高又冷静的满红沙好似变了一个人。此番主动请缨来到洛阳报一箭之仇,便让神门之中许多人都感觉到诧异。

    “……优柔寡断。檀流,你好似变了一个人,那个司空孤只是伤了你一条臂膀而已,他师兄杨朔可是失去了一条手臂,不一样以‘左手剑’的名号威震江湖么?”

    在临行前,胡云那一番话语似乎还萦绕耳畔。

    “所谓优柔寡断,不是指做出决断前……而是指做出决断后么?熙龙……你的确比我更懂我,只可惜……你没能阻止我啊。”

    心中不安愈发浓烈,眉毛也攒成一团,满红沙面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嘲笑。

    “满使者,”张先生那中气十足的声音却在此刻传入满红沙耳中,“咱们就等等吧。”

    “不必了。”

    若是半年前的自己,绝对不会说这么多话吧?心中对现在自己的厌恶,让满红沙有些摇摇欲坠。

    “恐怕不成,因为车轮似乎坏了。”张先生摇摇头道。

    “车轮……”

    满红沙此刻才发觉这方才还在摇晃前行的马车似乎停了下来,车厢似乎也歪到了自己一边。

    “又或许……不是车轮呢。”

    耳中听见一丝异常声响,满红沙喃喃道。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