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通敌叛帮(二)

    “听说你疯了?”

    “疯了。”

    这间屋子用作司空孤会客场所已经快有三个月了,只不过司空孤面前那张正被坐着的椅子上,从来没有出现过江北人的屁股。

    这江北人官话纯正,当然,司空孤说起官话来,那稍稍带有一点的江南风味也是吴先生为司空孤设计好的。倘若司空孤没有一点江南口音,他身为司空家遗孤这一身份恐怕就会让许多人质疑。

    面前这人是江北人,而且从他衣着打扮上看,是一个江北行商。当然,熟知江湖各门各派之中重要人物的司空孤,一眼便将这人的身份认了出来。此人不是什么商人,而是武林中人。

    那人轻轻颔首,虽说他已乔装打扮过,进屋坐下之后也未曾开口,但在他看来,既然是司空孤请他过来,那带着他过来的魁梧大汉,是不可能没有告诉过司空孤他的身份的。

    “更准确一些来说,我现在应该是疯的厉害,几乎不能见人。”

    这人约莫三十岁年纪,头发洁净,耳后无垢,只不过似乎戴上了上等的人皮面具,表情有些生硬,不过这不苟言笑的模样,倒也像极了一个老成稳重的富商。

    “你知道,我一定要见你一面,是为了什么?”

    “司空少侠,当初你寻上我,可是许诺一些东西。”

    “我已经帮阁下做到了第一件事,这第二件事可比第一件事难上不知多少倍。”

    那人似乎笑了起来,但僵硬的表情,倒是让司空孤心里不住摇头。

    “该让贾三重新教教他怎么使用这人皮面具了。”

    “这我自然知道,”那人说,“不过司空少侠就这么相信我?”

    “自然是信得过你。”

    “我这可算是背叛丐帮。”

    “我知道你这是背叛丐帮,实不相瞒,我也不敢肯定我手底下的人会不会背叛我,想必每一个上位者都是这样。所以与其考虑忠诚与否,不如一开始就做好最坏的打算。”

    面对司空孤半说笑,半认真的表情,那人似乎楞了一下,接着又是那看似尴尬的笑:“司空少侠说笑了,你手底下那些人不是江洋大盗,就是欺师灭祖的恶人,这些人既然都肯服服帖帖跟在少侠身边做事,少侠自然是不必怀疑他们忠诚的,因为没有人会试图收买他们。”

    “说起来,阁下似乎不是被收买的吧?”

    “丐帮与世家豪族不一样,少侠手底下的人可以算是门客,但我丐帮中人,无一不是丐帮祖师爷的弟子,虽说各人师承不同,却都能被称之为‘丐帮弟子’。”

    司空孤自然不会忘记此人提出的条件,也自然不会忘却自己要帮他做什么。

    “然而‘帮主’之位只有一个。”

    “不错。”

    这人倒是应得痛快,也不再露出尴尬的笑了,这让司空孤心中松了一口气,因为那种尴尬的笑实在让他有些反胃。倒不是因为面前那人笑得难看,而是因为面前那人玷污了“易容”这一门手艺。

    “在下今日请阁下来此,就是为了这件事。”

    那人眉毛一动,张了张嘴,却又没能说出什么来。

    “之前说是一年之内,如今过去了近三个月,也算是一年之内,不是么?”

    那人盯着司空孤瞧了好一阵子,那双又黑又亮的眸子之中射出了欲望,但司空孤却能够从这欲望之中瞧见一种恐惧,千般滋味混杂其中,却唯独少了一种滋味,那便是疑惑。

    这人无比信任司空孤,像一个已经买定离手的赌徒,当他眼神之中流露出一点释然时,司空孤也笑了起来,面对司空孤的笑容,那人终于再次启齿:

    “我现在可是一个疯子。”

    “阁下就是一个疯子。”

    “少侠从来没有问过我为何要让少侠答应这两个条件。”

    “在下也有交换条件,阁下也从来没有问过在下。”

    司空孤笑了笑,他知道没有必要继续与面前这人兜圈子,于是便在面前这人变了脸色之前,又道:“如今正在江宁城兴建的司空府耗费了我五成家产,为了赶在入冬之前建成,我可是散出了不少银子,倘若不能利用新宅落成来做些事,只怕会对不住我这些银子。”

    那人自然明白司空孤这只是说笑,然而却也没有继续追问司空孤决定这么快动手的缘由,他只是点点头,便安安静静倾听司空孤下一步的计划。

    “他走了?”

    “连夜出城了,他不能在洛阳消失太久。”

    “丐帮中人,跑得比耗子还要快。”

    “二位倒是还有闲情逸致去管耗子?请柬做好了么?”

    “家主。”

    何无咎与拓跋悠二人猛地一阵,却在听清此人声音后,立即回身躬身抱拳,司空孤也不是第一次无声无息出现在他二人身后了,可以说这二位一齐被写在恶人榜同一位置的结拜兄弟在此刻才真正的心意相通,至少他们都希望司空孤能够走房门进来,而不是从无声暗门里走入这间屋子。

    无声无息,就像鬼魂一样进入这间屋子,其实也没有什么,但这么一惊一乍忽然在二人身后出声,倒是让这两个在传闻之中**掳掠无恶不作的江洋大盗,惊出了一身冷汗。

    “交给你们的事,办成了?”

    “信已经交到那人手上了……只不过,咱们……”

    何无咎的话尚未出口,小肋处便被人轻轻一撞,这是拓跋悠的提醒,但以司空孤的观察力,怎么可能没有瞧见这些小动作?当然,瞧见了不说,在司空孤这里和没瞧见是没有什么两样的,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

    “你们连夜赶回来,如今也黑了天,便早些歇下吧。”

    司空孤接过拓跋悠递过来的密信,他之所以突然闯入这间屋子,也并非有意去吓唬这两个家伙,而是为了这一封密信,顺带着让这两个家伙更信任自己一些。

    毕竟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倘若没有半点少年心性,只怕就会被人看成怪物了。司空孤面前这两位可不必贾三郭四,在他们眼中,司空孤只不过是一个惊世骇俗,又不守规矩的天才而已。

    或者说,因为司空孤是一个天才,所以他才不守规矩,惊世骇俗。

    总之,司空孤是一个人,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会捉弄人,或装神弄鬼,会说笑,会愤怒,会悲伤的人。

    这一切有可能不是伪装么?司空孤又想起了那个女孩,她应该比任何人都了解司空孤这个人,或者说是……了解他。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