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通敌叛帮(八)

    “熙龙……为什么……”

    他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满红沙比任何人都清楚,当初将自己送出应天的,便是胡云。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坐起身来,满红沙首先感觉到的是昏暗,不知是因为昏迷太久,还是因为屋内只有一盏油灯在燃着微弱的光,满红沙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也会害怕黑暗。

    “什么为什么?檀流,你睡了好久。”

    满红沙不知眨了几次眼睛,才瞧将面前这个人瞧了清楚。这张熟悉的面孔上满是愁色,唯独嘴角还有一丝违和的欣喜。

    为什么而喜呢?是因为我还活着?当时在长街上……

    “司空孤……”咬着牙吐出这个名字后,试图去触碰回忆的满红沙忽然头疼欲裂,不知为何,他醒来已有一段时间了,但却到现在才感受到这足以使人晕厥过去的疼痛。满红沙伸手往疼痛处探去,却摸到了一个大包,这个大包生在他后脑勺上,轻轻一触便疼痛难忍。

    这鼓起的大包不知因何而生,但这一阵阵的疼痛却让满红沙不敢继续去回忆,当然,这或许只是满红沙自欺的借口。毕竟没有任何人会想再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屈辱”,也没有任何人会想在一日之内连续遭逢两次彻骨寒心的疼痛。

    在好受一些后,满红沙才发觉胡云嘴角那一丝欣喜也消失了踪迹,是因为什么呢?满红沙很快将第一个想到的答案否决了,看胡云的模样,并不似演戏,至少这种情真意切的关怀,与从前别无二致。连同他眼中那愧疚也是一样,满红沙选择低下了头,他现在不敢让胡云瞧见他那怀疑的眼神。

    满红沙并不希望,心中的希望再一次破灭。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未等满红沙开口,胡云便先挑起了话头,“你从来都是这样,明明看上去无比冷漠,但却像个小姑娘那样害羞,若是会脸红,只怕真的有人会将你当成小姑娘也说不定呢。”

    这个笑话并不好笑,至少满红沙都这么认为,但胡云在打趣之后便也将话匣子打开了。

    “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门主他……会设下这么一个局。”

    胡云在提到阳非秋之后,便突然哑了一阵子,似乎是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措辞,以免伤到面前这位友人。

    “可我没有死,熙龙你那位泰山想必很失望吧。”

    听见满红沙用“你那位泰山”称呼阳非秋后,胡云便知道满红沙已经知道了一部分真相,然而满红沙此刻没有制止他继续说下去,则是对他最好的信任。

    毕竟,满红沙在神门中的朋友并不多,像胡云这样能够推心置腹的朋友,估计都不用一只手就能数完。

    “门主没有表态。”胡云选择了更委婉一些的说辞,他知道自己的朋友一定听得懂这句话的意思。

    果然,满红沙听懂了胡云这句话的意思,阳非秋既然没有表态,那么也就是说明阳非秋并不赞同胡云赶往洛阳。满红沙这时才留意到,满面愁容的胡云比往常那个精神奕奕的样子要憔悴得多。

    “应天事务不多么?你连夜赶过来救一个不该救的人。”

    “大不了不坐这个位置,倒也能够落得清闲,那些杂事现在他们大概已经交给门主处理了吧。”胡云轻声笑了笑,只是这笑声里有几分尴尬,满红沙也陪着笑了笑,只不过这笑声听在胡云耳中,就如同黄连嚼在口里一样。

    “你都知道了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丐帮现在的情况如何?”

    满红沙犹豫了一瞬,还是决定不继续逃避。

    “你醒来之前,我在前堂见过丐帮新任帮主。”

    “这么快就选出了新帮主?”满红沙有些惊讶,因为屋内实在有些昏暗,是以胡云那一闪而过的复杂眼神满红沙并未瞧见。

    “丐帮亡了。”

    “什么?”满红沙身子虽有些虚弱,但听闻这个消息,却还是喊了出来。

    “丐帮一日之内,便死了六位长老,三十余位七袋弟子,上百位六袋弟子……在洛阳城的丐帮六袋以上弟子,大约只剩了五成。”

    胡云在将丐帮污衣派净衣派内斗,最终净衣派取胜,但而后又被孔纹发现孙维亨与司空孤有往来书信,丐帮便陷入了混乱之中……

    满红沙和怎么可不肯相信,一个在江湖之中可以称得上庞然大物,其帮中弟子数以万计的帮派,居然一日之内就接连发生两场内斗,而且这两场内斗的理由还出奇的一致。

    “通敌……光凭书信为证?”

    “在丐帮总舵的地牢内,有一具还没有来得及处理的尸体。那个尸体生前名为贾三,是司空孤的左膀右臂。”

    “这……”

    “孔纹的意思是,孙维亨慢了一步。”

    “司空孤心腹的尸体……”

    “对,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

    “如果孙维亨与司空孤暗中勾结,又为何要……”

    “司空孤今天早晨出现过,他让孙维亨交出贾三来,结果孙维亨手下一个七袋弟子,便以巧舌惑众,让净衣派中许多人相信是污衣派暗中勾结司空孤,结果人却在丐帮总舵,在他净衣派的地盘上。”

    “所以说……是净衣派的人先出卖了司空孤?”

    “不错,他们似乎还想要从贾三口中撬出一些什么,但贾三已经死了,净衣派之中有可能知道真相的人,应该也都死绝了。贾三究竟有没有透露司空孤的弱点,那些弱点究竟是什么……只怕这世上没有人会知道了。”

    胡云一边摇头,一边叹息道。

    满红沙听罢,也长叹道:“这一回……是我输了……一败涂地……”

    “檀流。”

    或许是满红沙声音中的绝望实在太可怕,胡云忍不住轻唤了满红沙一声,但满红沙却不发一言,只是愣愣的看着桌上那盏油灯。

    “放心,我没有事……”满红沙声音有些空洞,但终究还是回应了胡云,“那么张先生呢?熙龙……门主他果真像司空孤所言那般……”

    满红沙说不下去了,他的后脑勺疼痛再一次如同潮水一般袭来,浪花越来越大,最终将满红沙整个人都淹没了。

    黑暗,再一次降临到了满红沙眼前。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