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下有应策(二)

    屋内二人就这么一人望着月,一人望着桌,却没有人肯打破沉默,直到房门被人敲响。

    “谁?”

    “师父,是我。”刘延朗的声音从房门外传来,这个还带着些微稚嫩的声音,让胡云又一次感觉自己不再年轻,明明自己才三十二岁,但却感觉度过了一百个春夏秋冬。

    自从与妻子完婚后,胡云的身份便发生了改变,虽说身为执刀使的胡云早有准备,但果真被阳非秋赋予权力时,胡云却有些手足无措。

    “岳父究竟是如何支撑起神门的呢?”

    阳非秋想不到一个答案,或者说,在接手阳非秋平日里需要处理的部分事务时,他这个自认还算是称职的执刀使,第一次遇到了困难。

    “何事?”

    尽管隔着门,但这种冷冰冰的语气仍让刘延朗心头一紧,他瘪了瘪嘴,才稳住自己的情绪,回答道:“今夜洛阳守军似有异动,留守南门的兄弟说见到了洛阳官兵运出十余口大箱子,每口箱子都用马车或牛车拉着……”

    “进来吧。”

    张羽初即刻明白过来刘延朗究竟带来了什么消息,他瞥了一眼胡云,却发现胡云正盯着自己。

    而刘延朗却似乎并没有听见张羽初的话,不,他是听见了,否则绝不会不继续往下说着。

    “让他进来吧。”张羽初压低了声音,刘延朗年纪不大,只比张羽初大儿子年长七岁,再加上刘延朗是胡云弟子,在张羽初看来,刘延朗自然便是小辈。而张羽初这个做长辈的,为小辈说两句好话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这孩子……”胡云对刘延朗有些不满,当然,这也仅仅是出于师父的立场,才会拥有的不满,就如同老鹰看见不会自己飞翔的小鹰那样。

    “孩子没长大,你这个……做师父的自然也有责任。”

    张羽初笑了笑,笑容之中已没有了冷漠,倒是有一种别样的温情。

    “进来吧。”胡云叹了口气,说道。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段落在许多说书人口中都是能够大卖的段落,毕竟孤男寡女,干柴烈火,这样子的江湖故事对于那些市井百姓而言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当然,这些段落之中,也是这孤男寡女暗生情愫的好时机,也不知为何,总有人以为男女在一起就必然会有什么故事发生。”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除却那些市井百姓,居然连许多江湖中人都对这些故事抱有莫名的憧憬,仿佛这种事终有一天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当然,这一类江湖人终究还是少数的,毕竟不是所有江湖女子都面娇如花,那些武功高强的江湖女子,倘若不生得满面横肉,五大三粗,便是面容丑陋,时常以黑纱覆面。”

    “面容姣好的江湖女子不是没有,但大多都在烟花巷里,而不在那些大门派之中,即便大门派之中有,那不是门主夫人或二夫人三夫人,便是门中弟子的结发妻。当然,门中弟子的结发妻与门主二夫人三夫人之间并不一定毫无瓜葛,他们甚至还可能是同一个人。”

    “江湖之中美女本就不多,而没有男人陪伴,仗剑独行江湖的美女就更是稀少了。即便是又没有成婚的女子,那么入得她闺房的男子只怕比某些深闺小姐一辈子见过的年轻男子都要多。”

    “难道风姑娘是一个例外?”

    听着面前伙伴侃侃而谈,这个头戴黑巾,正擦拭着大刀上血迹的魁梧大汉突然问道。

    “风姑娘是高手。”

    方才正在侃侃而谈,发表着自己看法的李寒川皱起眉头解释道,但他即刻又感觉不对,正欲详加解释时,面前这个魁梧大汉的下一个问题便抛了过来。

    “高手便不是江湖女子?”

    李寒川明白,自己已经在气势上输了一筹,但却不肯推翻自己之前的观点:“傻瓜,江湖高手与江湖女子完全不同。”

    “那你且说说,他们又什么不同?”魁梧大汉还未开口,坐在角落里,正蜷着腿看着李寒川与魁梧大汉二人的毛鼠儿也加入了这个话题。

    李寒川又一次辩解道:“你看,风姑娘这样的江湖高手,是要靠武功吃饭的,与那些靠皮肉玩弄男人的女子,不知高了几个水平。你们这样就好比拿那些野鸡和凤凰来比,野鸡肉可以入口,但凤凰却只能观赏,你们谁敢吃一口凤凰?”

    毛鼠儿笑了起来,这声音又尖又细,没有辱没他的诨号,这声音的确与耗子的叫声倒真有几分相似。这“吱吱”一样的笑声虽笑得令人发憷,却也像耗子的叫声一样短,笑罢后,毛鼠儿又道:“那你且说说,倘若风姑娘这样的江湖高手,既靠武功吃饭,又靠皮肉吃饭,是不是能够做得到天下第一了?”

    李寒川有些恼怒,厉声道:“你……你这是抬杠。”

    倘若没有这结巴,李寒川此言倒是真有几分能让人信服的地方,但这一结巴,却引得屋子里十余条汉子的轰然大笑。

    那最先提起风凌霜的魁梧大汉手中大刀上的血迹早已擦去,他将这柄锋利无比,却有两个微小缺口的九环刀架在肩上,朝李寒川问道:“这怎么是抬杠?”

    李寒川被众人这一笑后,哪里还能心平气和继续分析下去?但一想起风凌霜冷若冰雕的绝美面容,为风凌霜辩解的话便也脱口而出:“风姑娘明明不是这种女子。”

    “你瞧瞧,连你李大圣人都在为这个江湖女子说话,人家连皮肉都不必卖,便能将你迷得神魂颠倒,你连风姑娘小手都摸不着,却一心为她辩护,这狐媚子的功力,比起江宁凤钗楼的红牌姑娘还要厉害呢。”

    毛鼠儿这一句话,却是令李寒川倒退了两步,正撞在这破庙中的残破贡台前。

    “你……你……”李寒川伸出手指指着毛鼠儿,却是再也说不出除了“你”之外任何一个字。

    “你们都给我闭嘴。”

    任侠锋醉醺醺的声音从地下传来,除却一张脸涨得通红的李寒川之外,这破庙里所有人都在刹那间如临大敌般都端正起面色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