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下有策应(四)

    洛阳城一场雪落后,便放了晴,那笼罩在洛阳城上空的乌云皆已散去,是以夜半时分,这天空中一轮明月才得以照耀着整个洛阳城。

    今夜注定是不会太平的,洛阳城中戍守的卫兵端着刀枪立在城头与城中要道,河洛总捕头孙天羽也带着从其它各路调集来的捕快们四下巡逻。

    洛阳城中普通百姓没有人敢再今天触犯宵禁,因为他们都知道,这几天即便是酒醉后的归客,都会被抓进大牢。

    洛阳城十年来还从未有过这种景况,即便是去年前线大败,传闻辽人即将进犯中原,洛阳城也不过是给守城兵士再一次更换兵器甲胄而已。

    然而在这黑夜里,几乎没有多少户人家点着灯火,偌大洛阳城,唯一能将四周建筑照得亮堂堂的,唯有两类地方。一类乃是青楼妓寨,在夜里那儿总是灯火通明,而另一类地方,则是洛阳各大武林门派、武林世家的宅子。

    而在洛阳各大武林门派、武林世家的宅子中,亮光最盛的,便是丐帮。而便是宅子中发出的声响,也是丐帮虎居第一,不过即便丐帮总舵地处幽僻之处,隔着那些破败无人居住的民房,在一条街外也能听得清这些哄哄吵吵的声音。

    “孔纹!帮主尸骨未寒,你又为何要造出这自相残杀的惨剧?”

    丐帮总舵大堂比之一般江湖门派或武林世家的门派要大得多,其原因不言自明,便是今日丐帮高手大多变成了不能站在堂中的尸体,如今这被从四处赶回洛阳,参加丐帮大会的丐帮六袋、七袋弟子,也已经将这大堂挤得满满的。

    如今这个指着孔纹鼻子在骂的老乞丐,身着一身破衣,便是连补丁都没有,一个个个碗口大小的窟窿里又黑又脏,仿佛这个老乞丐自打生下来便没洗过澡一样。但这衣衫褴褛,浑身散发出一股恶臭的老乞丐,却并不是丐帮污衣派的人,他身为丐帮七袋弟子,却武功卑微,至今依然以乞讨为生。

    这老乞丐大约是太祖皇帝龙袍加身之前便入了丐帮的,算起来,在这老乞丐加入丐帮时,孔纹或许还没有出生,即便是如今已被下葬的马奎,也只不过是襁褓中的婴儿。

    这老乞丐满头灰白头发,狗搂着腰,脑袋却挺得比谁都高,他一口黄牙已经掉了不少,嗓门却比谁都大。虽说武功卑微,但这身为挂着七袋的老乞丐却依然在帮中有着不小的人望,虽然对丐帮内的派系争斗敬而远之,但无论是净衣派还是污衣派,都对于这个老乞丐颇为敬重。

    倘若说孙维亨是凭着武功,在当年为丐帮立下大功,那么这个老乞丐便像极了孙维亨的另一种结局。身为马奎的救命恩人,将七岁的马奎带到前任帮主处,恳求前任帮主收马奎为徒的老乞丐,在丐帮之中没有人会对他有丝毫轻视,哪怕是马奎不能再庇护他也一样。

    毕竟,这个老乞丐是一个蠢人,在许多丐帮弟子眼里,这老乞丐蠢得无以复加了。

    即便是孔纹,在面对这个老乞丐时,也不由得生出一股压力。这世上总会有这么一类人,会为了与自己不相干,明明得不到任何利益的事情,去抛头颅洒热血,这种人在孔纹眼中很蠢,但却蠢得让人不能张嘴去反驳,因为无论怎么反驳,这类人也绝不会输。

    因为只有蠢的人,才不会有什么顾忌,不会去思考什么盘根错节的关系,自然也不会怕死。

    或许,这也是一种聪明?

    “徐老……”

    与孔纹素来交好的一个七袋弟子刚一张口,便被拄着拐的老乞丐瞪了一眼,那只剩一颗门牙的嘴里吐出一口老痰,这七袋弟子轻功极高,即便是须臾之间,也将这一口老痰避开了。

    “什么徐老不徐老?你我同为七袋,便唤我大狗子就好,徐仁惠这个名字本已难听,再换成‘徐老’,让人听了就像生出两个大疮一样。”

    那七袋弟子的样子就如同吃了狗屎一般难看,他瞧了瞧坐在左侧第一位的孔纹,却不能从那张乌云密布的面容上瞧出什么端倪。

    这七袋弟子心一横,暗运内劲,便要使出降龙十八掌中的亢龙有悔。降龙十八掌在丐帮之中虽是绝学,但并不代表就要秘而不宣,在丐帮当中但凡有天资的七袋弟子皆能修习,而在马奎统领下的丐帮,不能向下传授的武学唯有游龙十八手与打狗棒法而已,当然,这所谓不能向下传授,但口诀与招式是所有身为长老的人都要熟记的。

    而这七袋弟子的降龙十八掌,便是经由孔纹传授,虽说八袋长老可以传授降龙十八掌给帮内弟子,但却不代表能够将完整的十八掌尽皆传授,这个七袋弟子,便只是学了其中三招,但现下使出的,却是三招中最为威力惊人的一招。

    这掌劲如排山倒海一般直奔老乞丐面门而来,掌虽未至,但隔着二尺距离,老乞丐只觉得自己唯一那颗门牙都要被这掌风拔走了。

    正当堂中众人皆以为老乞丐在下一刻便要一命呜呼时,却不料有一人冲上前去,那七袋弟子瞧清来者何人后,这一掌却也来不及收回,但终究还是迟钝了些许。

    于是众人便见到老乞丐身子一歪,这七袋弟子这一招亢龙有悔终是击了个空。

    “你……”

    老乞丐惊魂未定,乱蓬蓬的头发仍在发颤,但却依然拼了老命挣脱开那人的手,又朝自己的救命恩人狠狠一推。

    这救命恩人便是方才被他骂成“造出自相残杀惨剧”的孔纹,孔纹被这么一推,却也不恼什么,只是笑了笑,便又去揪着那个七袋弟子的衣襟,狠狠道:

    “自相残杀,手足相残,难怪徐老这么说咱们——”

    那七袋弟子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当即做出一副悔之晚矣的神情,咬着牙,也狠狠道:

    “今日倘若不是孔长老将局面控制住,那些杀害马帮主的真凶下一个要杀的人就是咱们!就是咱们这些没有与他们同流合污的兄弟们!”

    一番话语之中,义愤填膺。(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