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东海剑仙(二)

    泉州城并不算大,但却比福州城更加精致,福州城虽也是东南海贸重镇,但毕竟水陆畅通,行舟骑马皆可往来,是以也有不少普通百姓居住于城中。而泉州城则恰恰相反,泉州大抵是商贾家宅,城中居住的普通百姓并不多,因此民宅装饰相较于福州而言更为精致。

    而泉州城的客栈,那更是装饰得富丽堂皇,即便与东京城一流客栈相较,也应是难分高下。从南洋归来的商队,通常会在泉州停泊,而那些大船上载来的木料与铁矿,泉州自然也会分得一些。而通常会在泉州城留宿的人,也大抵是富商贵人,毕竟以船为家的小商小贩或是停泊歇脚的走私贩,都不会选择入城留宿,他们至多也就会在城外寻一处便宜实惠的客栈,然后再花不到城内客栈一成的留宿费,就能连续住上好一段时间。

    因此泉州城城中客栈才有了能够与东京城客栈叫板的资本,与客栈相应的,无论是酒店、餐馆还是青楼楚馆,每一处场所都能让人一掷千金,泉州可以说是一个大大的销金窟。

    这样的泉州,普通江湖中人是绝无可能在其中过得潇潇洒洒的、

    但东海派却不一样,因为他们下榻的“迎风客栈”,其背后最大的东家便是东海派自己。因此在这个冰雪难融的晚冬,东海派直接包下整间客栈,也不会给迎风客栈造成多少损失。

    如果说江宁是楚家与司空孤家的大本营,洛阳是丐帮的大本营,应天是神门的大本营,襄州是江南盟的大本营,那么东海派的大本营便是泉州。

    在三十年前,东海派不过是一个名声不显的门派,说它名声不显,当然是指其在中原武林之中,在大宋东南,东海派可以说还是略有薄名的。

    东海派与中原门派不同,其帮主承继乃是世家一般的唯血统论,但东海派又与中原门派相似,其掌门选取,乃是从门中优异弟子里选取传承。而之所以能够让两种制度并存,其原因正是因为东海派中没有“师徒”,唯有“父子”。每一任掌门不一定与前任掌门有血亲关系,但一定是门中某人的义子。

    之所以东海派施行如此制度,其原因便是东海派门中弟子皆为孤儿,他们大多是被海贼,当然也有从中原各地购得的根骨俱佳之婴孩,只不过前者在东海派之中人尽皆知,而后一种培育弟子的手段,却只有门主与其心腹弟子能够知晓。

    不过无论是哪种出身,在东海派之中,除却门人之后外,无一不是以孤儿身份被从小培育长大。也恰恰因此,东海派与中原许多门派最大的不同,便是东海派弟子格外重视“亲情”二字。

    当今被江湖人称为东海剑仙的李云岚,便是李延的义父。

    除却李延之外,李云岚仍有十七个义子,六个义女,但被他承认的亲生骨肉却无一人。

    “李延怎么还没回来?”

    没有人会觉得这个病怏怏的老人便是东海剑仙李云岚,但那只扭曲得不成样子的右手,却不能让江湖人联想到其它任何一个江湖高手的身份。那只被阳非秋击断手筋的右手,倘若放在别人身上,便是耻辱,但如今放到了李云岚身上,便成了许多人求也求不得的荣耀。

    这个躺在病榻上的老人,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即便是被最无情的人瞧见了,说不定也会生出一丝怜悯之心。

    “爹,十七弟他……”

    身为东海派十三代弟子之中的首席弟子,名人录中排于第三十三位的李平被众人推了出来,这位年过四十的大师兄,此刻却支支吾吾起来,就像一个孩子。

    “说……”

    李云岚有气无力地“喝令”道,但无论是语调,还是音量,都不会使人感觉到一分一毫压力。

    “师伯,诸大夫来了——”

    屋外欣喜的叫声,是仅仅比李延早一天出生,又早一个月入门的李霓,如果仅仅算东海派九位女弟子,那么李霓可以说是众人的“小师妹”,虽说李霓并非李云岚的弟子,但若在东海派之中算来,李霓确实也是女弟子之中入门最晚,也是最年轻的。

    这一声如银铃晃动般的响,让这间上房中除李云岚外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李云岚也只有在诸大夫为他看病时会即刻将手中事务停下,毕竟相较于处理这些事务,李云岚这条命在李云岚自己看来,还要更珍贵一些。

    众人退出之后,李平便对李霓道:“小师妹,你可真是我们的救星。”

    李霓面颊一红,似乎是受不住这么多人对她投来的感激目光,她似乎也有些承受不住了,微微低着头道:“所以说,师弟他究竟为何还没有回来呢?”

    李平与众兄弟面面相觑,又一齐大笑起来:“小师妹竟也是春心动了。”

    “什么春心动了,你们……你们可别胡说八道。”

    李霓脑袋却是被她压得更低了,那面颊红得好似两个大灯笼。

    “是是是,我们都是胡说八道,小师妹春心未动,小师妹与小师弟之间,没有咱们说的这些关系。”

    也不知是谁打趣了一声,李霓听闻,一跺脚,一扭头,便逃离了走廊,众人便是一阵哄笑。

    “吵什么?病人需要休息!”

    屋内诸大夫的声音传来,屋外众人却都变了面色。

    本来此番回归中原,李云岚的目的也并不是寻医问药,虽说李云岚如今像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但名人录上排行第二的地位却仍是实打实的,一旦这位剑仙提起三尺青锋,便如同换了个人一样,对于这一点,东海派众弟子都可谓深信不疑。

    诸大夫这一声喝令,却让李平等人心中一惊,皆生出一些不好的预感。

    就在此刻,一个东海派弟子小步跑了过来,却见到众人噤声的手势,当即在李平耳边私语一番,李平登时便像被猜到尾巴的猫一样,几乎要跳了起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