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东海剑仙(三)

    李平带着东海派众弟子蹑手蹑脚离开走到,待离开李云岚休息的那间上房约有一丈时,李平便施展轻功,直奔客栈外而去。

    “大师兄,究竟……”

    话只问到一半,那东海派弟子便如同噎住了一样,再无后续之言了。

    “瞧见了?”

    李平淡淡地问了一声,却没人回应,因为那个年轻人的脸映入了他们眼眶。

    “司空孤?”

    不知是谁轻声一叫,便是这一声轻叫,将许多人心中担忧喊了出来。

    泉州城街道上已经覆有一层白霜,这层白霜经由雪落而成,这漫天鹅毛大雪虽不会将泉州港口冻上,但若要扬帆起航,只怕是断无可能了。如此大的一场雪,却依然遮掩不住这个年轻侠客的锋芒,这个年轻侠客手上这一柄剑,正滴着尚未冻结的血珠,而在这年轻侠客身后,却是一具“尸体”。

    或许不能称之为尸体,但无法否认,那躺倒在地上的人纹丝不动,就这么被雪落在身上。

    “诸位可是东海派的朋友?”

    司空孤此刻面上没有半点微笑,冷得就像这场雪花冉冉落下的大雪。

    李平身为大师兄,自然就是要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的,他拱手抱拳朝司空孤迎去,口中应道:“是。”

    “贵派李延与我比试,如今败于此处,或许性命不保……”

    司空孤此刻当然不能笑,也在此刻选择了收剑归鞘,不与东海派众人起什么冲突。

    “你……”李延咬着牙,即便他们身在东海,但对于“司空孤”这个江湖之中风头正劲的名字,却不可能是闻所未闻。

    “贵派李延技不如人,江湖比试,各安天命。诸位既然与李兄弟既为同门,那么在下司空孤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言罢,司空孤拱手抱拳,朝李平等人道:“在下不才,欲挑战贵派掌门,名人录第二位——东海剑仙。”、

    司空孤这一声运上了内力,使得其声如洪钟,震得整条街道都嗡嗡作响。

    雪,冉冉而落,迎风客栈门前,则是万籁俱寂,陷入了无声无息的沉默。

    除了风声之外,这雪景之中没有任何一种声音留下痕迹,但即便是风声,也让李平心中生出厌烦。

    “司空少侠,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平声音发狠,双手也微微颤抖。

    “没有什么意思。”司空孤笑了笑,又摇摇头道:“在下狂妄自大,想要向东海剑仙讨教一二,不知这位兄弟能够代为通传?”

    “代为……通传?”李平咬牙切齿地问道,“通传什么?”

    “这位兄弟就说……”

    话音未落,锐利的剑锋便从司空孤额角擦过,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李霓这从背后偷袭的一剑,居然会被司空孤微微侧头便化解了。

    李霓也稍稍有些措手不及,但心中那一团愤怒之火却不肯就此熄灭,她稳住步子,手中轻盈的长剑便是一舞,一朵剑花绽放在司空孤面前,这一招乃是东海派独门秘技之一,向来只有天资过人东海派弟子方能掌握的“云散花开”。

    然而,李霓虽然练过“云散花开”,但其内力却并不足以运用这一式,即便是李平看来,李霓这一式也能够称得上漏洞百出,司空孤又怎么可能瞧不出这一招的破绽呢?

    “小师妹,收手!”

    未等司空孤还击,李平这一嗓子便喊了出去,但终究是晚了一步。

    李平只见司空孤右臂一动,手中长剑便闪过一道寒芒,李霓手中这柄轻盈长剑也伴随着这一道寒芒断裂,司空孤收剑归鞘时,李霓整个人便像个木雕一般,一动不动。

    李平咬着牙,对身后兄弟使了使眼色,众人便心领神会,除却一部分人去查探李延伤势,其余众人皆将浑身无力的李霓拉了回来,李平则缓缓靠近司空孤,牙关也送了一些。

    “多谢司空少侠手下留情。”

    一边说着,李平一边瞄着司空孤腰间长剑,那柄就在方才将李霓手中长剑击断的宝剑,单单从外观上看朴实无华,但李平很清楚,倘若不是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单凭一柄普通长剑,即便是全盛时的李云岚也不可能将李霓手中那柄长剑击断。

    “孩子总是有些冲动,这一点在下也不是不能理解。”司空孤笑笑,一副极为大肚的模样,李平微微皱起眉头,因为他从司空孤脸上没有看出半点做作。换句话说,司空孤这种“包容”或许是出自真心实意?

    对于司空孤为人,李平也不是全然不知,一个能在江湖之中一年内便积攒如此可怕名气的男子,江湖各方势力怎么可能不将其底细查探一番?

    李平身为东海派剑仙门下大弟子,自然不会不知一些仅在大门派中广为流传的司空孤相关情报。司空孤此人的厉害之处,李平自然也极为清楚。一个初出江湖便在扬州协助师兄力挽狂澜,最终借着朝廷之手除去扬刀门,接下来在江宁又合纵连横,与楚家相互勾结,将与神门眉来眼去的司徒家置于死地,不久前洛阳的丐帮事件,更是让李平赞叹这个年轻人的智慧与勇气。

    当然,因为是从中原各大门派处交换得来的情报,因此东海派只能采信可信程度较高的一些,李平也知道,在江北武林中,司空孤的名声甚至能够与江南盟盟主李复有得一拼。

    且不说司空孤招纳恶人榜中十大恶人中的三个作为门客,便说新落成的司空宅中马奎殒命一事,便让司空孤的名声在江北犹如过街老鼠一般。

    虽说东海派在江湖之中并无立场,但由于泉州、福州、杭州等大宋重要通商口岸处于长江以南的缘故,东海派交好的对象也一直是以江南盟为首的江南武林。

    因此,李平对于司空孤在今日之前并不抱着什么恶意,但当司空孤提着滴血长剑出现在李平面前时,李平却发现自己似乎看错了这个年轻人。

    “在下乃剑仙大弟子,东海派李平。”

    “李大侠,这便待我去见令师吧?”(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