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新年来信(二)

    小柳“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虽然面上泛着显而易见的困倦,但笑声却依然清脆悦耳。

    司空孤却也笑了起来,这一回却不是什么被训练出的反应,而是一种他控制不住的力量,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司空孤便已经将这笑容压了回去。所幸,他正瞧着窗外,小柳仅仅只能瞧见他背影,因此丝毫没有察觉到司空孤仅仅一瞬的尴尬。

    “不过何必选在今天召集他们?”小柳用像是闲聊一般的语气,探听着一个与她无关紧要的事情,“他们不是被你派去襄州办一些事么?”

    “你关心这些?”

    司空孤并没有转过头,但他知道小柳此刻一定是一种古灵精怪的笑容。

    “对于一个在我屋子里待了一夜的男人,问问与他相关的问题,不该是一个正常女子应该做的事?”

    “前提是,那个男子做了一些违反礼法之事。”

    “哦?”小柳的声音拉得很长,其中还带着一丝司空孤本以为不会在她身上体现的妩媚。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江湖儿女对于这些事情都不像那些夫子一样关心呢。”

    此刻的小柳笑得如同牡丹盛开般灿烂,但司空孤却依然盯着窗外,江宁城不算太冷,今年的春天或许来得会早一些,虽然除夕方过,但院落中的积雪却早已融化了,风中酷寒也不似前几天那般刺骨。

    今年的这番景象,的确有一些反常,当然司空孤也仅仅是觉得有些反常而已。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番景象昨夜可是有不少人瞧见了,说起来,你冷着一张脸的模样,倒是把那些穷凶极恶的家伙吓得不轻呢。”

    想起昨夜被周五搀扶着送回房,却又被小柳拦路截下的场景,司空孤心中莫名生出一种奇异的情感,这种情感从来没有在他身上出现过,因此他也不知该如何称呼这种不属于自己的情感。

    “那个醉鬼进了少女闺房,便立即化身为一个柳下惠,坐怀不乱不说,甚至还盯着窗看了一个晚上,怎么?司空少侠眼力极好,原来还可以穿透这关着的窗么?”

    司空孤轻笑了一声,其中似乎有些自嘲的情感,但小柳听见这笑声后,那扬起的眉毛便又垂了下去。

    “说吧,为何想要帮我?”

    “帮你?本姑娘有在帮你么?”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但我不愿回答,你也并不在意这些,另外,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为何选在今天召集你口中那群恶霸?那群穷凶极恶之人被‘小仁侠’司空孤一番‘劝说’,回头是岸之后,非但将之前做过的所有坏事都承认了,而且还踏上司空孤所谓的‘赎罪’之路……你不放他们在外边继续将你名声抬上一个新高度,在这个时候将他们召回,想必是江湖上又要发生什么大事了吧?”

    小柳的声音冷了下来,就如同司空孤接下的声音一样,仿佛刚才所有的调笑,所有饱含着情感的言语,都只是这个十七岁少女绝佳的表演。

    “你不必关心这些,郭四周五他们就从来不会问这些,既然想要一同完成那个老头子的遗愿,那么便不要问这么多。”

    “我记得那个老东西死之前还说过……”

    “你也知道那个老头子究竟处于怎样一种状况……最后一次提醒你,不该问的就别问了。”

    司空孤终于在天明之后第一次朝小柳看了一眼,但与其说是“看”,不如说这是小柳第一次从这么远的距离,受到寒气入骨的冲击。

    沉默许久之后,小柳终于还是低下头,那自然垂下的柔顺长发也将她整张脸给遮掩住,这也成功阻隔了从远处传来的寒冷冲击。

    “让你手下的人出动吧,训练了这么久,如果还不能用,那么之后也没有什么使用的必要了。”

    “明白了,你什么时候离开?”小柳冷冷发问,犹如驱逐令一般的问题,对于任何一个男人而言恐怕也不会有第二个答案,对于司空孤而言,自然也是如此。

    “现在。”

    一边回答,一边离开了少女香闺,司空孤没有将门关紧,因为他注意到了阴影处一个女子慌乱躲闪的身影。

    香闺中熏香香气早已被冷风吹散,窗户尚未合上,这个新年虽然比去年要暖和许多,但相较于春天来说,一般人还是会感觉到寒冷。更不用说被冷风打在身上,此刻正瑟瑟发抖的小柳。

    门被推开,一道倩影闪入,动作极为笨拙,明眼人都能瞧得出来,这个女子没有习过武,更丝毫不会半点轻功。

    这女子一言不发,只是在入得房内后看了小柳一阵,之后便走到窗边,朝窗外望了一眼,便将微微打开的窗户关上了。

    “怎么不燃起炉子?”

    “不会冷的……”

    “但是……”

    “将她们从扬州调来吧,她们不是一直想要报恩?现在有机会了。”

    小柳对于这种无趣无用的嘘寒问暖没有半点兴趣,声音之中也没有半点起伏,整个人像是失了魂魄一般。但这女子却丝毫不觉得奇怪,因为小柳私底下便是这个模样,就如同那位新“家主”一样,在人前人后完全就是两个人。

    不对,不仅仅只是两个这么简单,女子在小柳身边已经待了半年左右,这个多变的主人在她心中从来都是模糊的,女子想过许多词语去形容她,但最终还是放弃了这种愚蠢的尝试。

    “听见了?去办吧。”

    小柳声音依然平淡,并且有些冷。

    “是。”这女子也只得点点头,却站在床边,一动不动的盯着这位主人。

    果然,正如这女子预料得一样,小柳还有话要说。

    “司徒松么?明明你现在可以动用的人手,已经能够轻而易举得到关于他的情报了吧?”

    女子苦笑着摇着头,明明已经有过约定,但这位主人却似乎一直在等着她违反这个约定似的,按照常理来说,她对于自己的信任稍稍有些过火了。

    莫非她果真不怕自己背叛她?

    女子即刻将这个念头掐断了,她知道小柳绝不会做这种无意义的试探,或者说,她很担心万一这个时候小柳依然在对她进行试探。(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