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新年来信(五)

    茶馆中,一个失落的剑客正落魄着饮茶,虽然不知道他为何不去酒馆,却选择在这个气氛热烈的小茶馆中,选择一个角落,将那用白布缠起来的长剑随手放在桌上,就这么一杯杯的饮茶,直到茶水饮尽后,便让小二上一壶新的茶。当然,他也不会点什么好茶,三文钱便能有一大壶的便宜茶水不知已经上了多少壶,这茶水在茶馆中是最廉价的一款,平日也不会有什么人来点,却不料今日见到了一位奇怪的主顾。

    当小二问起他为何不去酒馆时,他便一副醉醺醺的模样回答道:“没钱。”

    光凭这两个字,小二便不再问了。

    倒不是小二觉得这人实在太厌烦,而是小二从他那双眸子中瞧见了常人眼中绝不可能拥有的痛苦,这种许多人即便死了爹娘也不会露出的神情,却在一个和疯子一样的人眼中出现了。

    小二只是给他上茶,不断上茶,他也只是一壶壶喝,哪怕肚子圆鼓鼓的,他也未曾从凳子上站起来过。小二盯着这人看了足足两个时辰,他从茶馆今日开门,便坐在那儿,未曾移动过身子,未曾去过茅房,但有几次上茶时,小二发现这个剑客圆鼓鼓的肚子已经瘪了下去,那些茶水仿佛就在一瞬间消失无踪了。

    剑客似乎没有任何想要倾诉的念头,这种人在茶馆之中是不该存在的,他与四周环境格格不入,许多茶客也会朝他投向怪异的目光,但这个剑客会在意这些么?哪怕有茶客向他泼茶,他也只是抹了一把脸,然后道一声谢谢,仿佛是有人在用茶水为他洗脸一样。

    “这个人定是有故事的。”

    茶店小二不过二十余岁年纪,虽然长得面嫩,看起来只像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人,却已经在茶馆中干了十几年活,可以说自从他能够将茶壶放在桌子上时,便已经开始伺候茶馆中这些各色各样的客人了。见识过各类人之后,许多事情这个小二便能隐约理解了。

    茶馆一般是市井小民会来的,这儿相较酒馆而言算是廉价,相较于青楼而言更是便宜得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虽然不能醉人,也不能满足人的色欲,但作为生活中的消遣,茶馆无比适宜市井小民。

    但茶馆却不适合这些江湖人,尤其是落魄得得靠最廉价茶水来笑抽的江湖人。

    茶馆里从来都是欢声笑语,没有人会悲悲怜怜。

    哪怕是偶尔到这儿来的江湖人孙三爷,也不曾在早些年与人一起做生意受骗后,在这儿放声大哭,他只是笑,笑得像是大赚了一笔一样。虽然笑着笑着也会流下眼泪,但终归是在放声大笑着,终归没有给茶馆带来半分悲伤。

    孙三爷今日又来了,他自然是带来了好消息,茶馆常客们都与他相熟,也都知道孙三爷是跟在一个姓李的大镖头做事,当然,孙三爷并不会武功,但也没有人规定江湖人一定要会武功。孙三爷很机灵,很讨喜,尤其是他很会笑,曾记得有一次跟着那位大镖头走镖,途中遇着了劫匪,孙三爷受了重伤,劫匪也被那位李大镖头击退,虽然孙三爷的命被保了下来,却是永远失去了半条小腿。

    但当时他裹着纱布,一蹦一跳拄着拐来到这间茶馆时,面上还是会洋溢着笑容,只不过这一回没有泪水。

    “怎么?三爷今日又带来了什么消息?”

    孙三爷一进门,那些茶馆熟客们便叫住了他,孙三爷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来这间茶馆了,这些熟客们也会时不时谈论起孙三爷究竟去了哪里,毕竟一个是不是来这儿的大活人,突然有一天不再来,总会让人觉得奇怪。但自从孙三爷伤了腿,被李大镖头安置在襄州之后,孙三爷便开始为李大镖头做一些大伙都不知道的事情,便是这回,大伙也不知道孙三爷去做了什么。

    毕竟以往孙三爷都会将自己每一次走镖时发生的趣事与大伙谈论,自从伤了腿,他便开始守口如瓶,反倒是说起一些街巷坊里的趣事,这些趣事似乎与他平日干的活儿有些关联,但这些事太多太杂,众人也实在摸不清楚孙三爷究竟在做什么事。但人人都有自己的私密事,按照以往经历,大伙也知道孙三爷不是那种小里小气,有好事却还瞒着大伙的人。、

    “什么好消息?等春来了,襄州城就要变天了。”

    孙三爷照例点了一壶上好的茶水,又按照凑到他这桌的人数,点了几份高点,自从伤了腿,孙三爷便总是这么阔气。

    “襄州要变天了?莫不是那李大镖头要经商了?是要开茶馆?还是要开酒馆?莫不是那些武林中人都在做的武馆?”

    这抛出一连串问题的,便是茶馆掌柜的,他是亲自送茶来的,孙三爷出手阔绰,从来都是留金记账,即便花到现在,茶馆里账面上孙三爷名字后边,还有不少余钱,掌柜的对于这位贵客,当然不能怠慢分毫。

    “老常头,这你就不必打听了,只等开春,这襄州城只怕遍地都会是武林中人,到时候,这茶馆就会十分火爆,你可得预先好好准备。”

    一声清脆的茶碗碎地声从角落传来,众人只见一个落魄剑客正趴在桌子上,似是睡着了,茶馆掌柜老常头眉头一皱,道了一声抱歉,便朝那位客人走去。

    “三爷,你这消息确切么?我听说那些武林可乱得很,虽然有李大镖头这样乐善好施的好人,但江北却也有许多流寇,他们为非作歹,无恶不作,与我江南武林的侠客们不可一概而论,若是那些江北的武林人来了襄州……”

    孙三爷正待解释,却被人一把揪住了领子。

    “带我去见李复。”

    那个落魄剑客面上带着笑,笑中却带着悲苦,而口音则是北方口音。

    孙三爷一惊,众茶客也四散开来,平日里的情谊再深,却也没有人敢出手相助,毕竟那落魄剑客手中,正提着一柄闪着寒光的剑。(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