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神门之乱(八)

    “陆门主……在昏迷之前要将门主之位传给阳兄弟这件事……也该定下了。”

    老人满头白发,一双昏黄的小眼盯着阳非秋,他是乾堂堂主,也是陆沧海军中亲信,他今年已有七十余岁,早已散功,此刻不用说百晓生的名人录,便是在神门之中了,也比不过入门半年的勤奋弟子。若不是陆沧海的信任,只怕他这个乾堂堂主的位置还不能长久坐着。

    “我没有意见。”

    率先发表自己意见的,是执剑使满青云,他与阳非秋关系莫逆,在门中更有传言说他二人乃是八拜之交,对于他的支持,所有人都不会有任何意外。

    “既然是门主遗愿,那么我也没有任何意见。”

    他这个戴着铁面,将自己裹在斗篷里,像一尊雕像安坐在墙边的人,便是神门执弓使,众人只知道他姓齐,平日里也都唤他“齐兄弟”,据说此人真实面貌,只有陆沧海与阳非秋、满青云知道,因此在门中也有一些人不客气地称呼其为“铁面人”。

    如同那泛着银光的铁面,铁面人的声音也沉得如铁,冷得似冰。

    在二使表态之后,与十年后模样没有太多改变,只是须发浓黑,一双眼睛之中不会露出疲惫,只是射出两道精光的阳非秋,自然也需要表明自己的态度:

    “此番未能一举统一江湖……罪过我也得担一份,倘若让我继任门主之位……只怕门中兄弟多有不服,在下建议,门主之位该由陆兄弟继承……”

    “陆兄弟?陆兄弟何德何能?门主既然将位置托付给阳兄弟,阳兄弟又如何能够随手转让?尧舜之事乃三代以前,阳兄弟如何师法?此番阳兄弟继任门主之位,乃是众望所归,何必推辞?”

    说话的人,乃是坤堂堂主李旻,虽然话里意思也是希望阳非秋继任神门之位,但那酸溜溜的语气,却根本不能鼓动他人。听了这话,阳非秋一双眸子登时一转,李旻只感觉一瞬间自己面上吹来一股寒风,逼得他咬紧了牙,暗暗运用内力抵御。

    “李兄弟所言差异,阳兄弟可不是沽名钓誉,此番陆大哥召集七十二岛,三十六山高手,再加上江北几乎所有门派,以及不少江南武林世家一同往江宁与李复交谈武林一统的大事。却因为阳兄弟不能及时返回,陆大哥才不愿开拔,直到最后,也没有办法渡过江……如今陆大哥变成这副模样,难说阳兄弟究竟有没有责任在其中……阳兄弟是对咱们又愧,倘若强逼着阳兄弟坐上这个位置,只怕讨不了喜……”

    说话之人,正摇着羽扇,他乃是坎堂堂主,姓周名子爵,乃是陆沧海旧属之子,今年不过三十岁,模样英气勃勃,一双剑眉更是秀美之中不乏阳刚之气,让人瞧了不敢生出半点不敬。

    在百晓生名人录中,周子爵排在第三十七位,虽然此刻不算神门十大高手,却也在江湖之中算是赫赫有名了。

    仿佛要印证周子爵这句话,紧闭的房门外传来了桌凳摔裂的声响,接着又是一阵刀剑相击之声。这屋内除却一个疯疯癫癫,张开口正往外淌着口水的阳非秋之外,围坐在阳非秋床前的三使者、八堂主之中,没有一个人武功低微,六识不灵,屋外所有声音都尽入众人耳内,却没有人将这个真相戳破。

    “大哥既然想要阳兄弟继任门主之位,我又岂能违背大哥遗愿?实在不是陆某人谦虚,这个位置阳大哥坐了,整个神门里边不会有一个人生出半点不满,但倘若是我陆某人坐了……”

    陆震霆斜眼瞥了执弓使与执剑使一眼,才苦笑道:“只怕神门之中没有哪位兄弟会服气吧?”

    陆震霆听起来不争,但实际上话里的意思,却再明确不过,所谓神门之中没有哪位兄弟会服气,看似推脱,但话里的意思却再也明确不过——只要兄弟们支持,他便能够不顾兄长遗嘱,来接手这个神门门主的位置。

    陆震霆生得剑眉星目,俊美之中不乏粗汉子才有的豪气,年纪虽只有二十余岁,却在门中有着不小威望。身为陆沧海同父异母的弟弟是一个原因,其心思单纯,容易操控,则又是一个原因了。

    众堂主之中,对于陆沧海接受阳非秋建议,设下的三使者之位,不说深恶痛绝,至少也是当成了一块挡路石,有着三使者横在八大堂头上,可以依照门规处理八大堂堂中弟子,便让八大堂堂主个个又怕又恨。

    毕竟八大堂堂主虽不会被三使者处置,但在门规之中却没有这一条规定,这仅仅只是阳非秋三人对陆沧海作出的口头承诺。也就是说,倘若八大堂堂主犯了事,三使者依然拥有利用门规将八大堂堂主处置的权力。

    这种权力,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写在门规之中,八大堂堂主又怎能轻易接受?如今陆震霆的意思再明确不过,八大堂自然也要投桃报李一番:

    “陆兄弟何必妄自菲薄?”

    “阳兄弟既然选择了推脱,那么咱们眼下最好的人选,也就只有陆兄弟一人而已……”

    众人七嘴八舌的进行着“劝说”,除却满青云、阳非秋与头戴铁面的执弓使之外,屋内其余七大堂主,都同时向震堂堂主陆震霆表白心迹。

    “你们都想罔顾门主遗愿么?”

    满青云浓眉一挑,屋内的八大堂主,也是第一次知道了名人录第七位的实力究竟有多么可怖。满青云自然是运起了内力的,他一只手按在剑柄上,另一只手的大臂却被另一只大手拽住了。

    倘若没有这只拽着他手臂的大手,只怕他现在已经将腰间双剑拔了出来。

    “陆大哥大约只是临终前,一时糊涂而已……”

    阳非秋苦笑着摇摇头,又走近陆沧海,一双眸子里透出的哀伤,使得屋中重回了平静。

    正在众人争执之时,床榻上那位老得像一具干尸般的神门“第三十六任”门主,已经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虽然他闭着眼,但阳非秋却不知道,他究竟能不能瞑目九泉。

    “门主他……”

    不是是谁哽咽地叫了一声,又迅速被他自己捂住了嘴。

    唯独只有这句话,不能说。

    “诸位兄弟既然罔顾门主遗愿,那么我也不愿多说什么,况且你们人多,也说不过你们。”

    铁面人面具下的冷笑让屋内八位堂主再一次感受到彻骨寒冷,直到铁面人那句“我走了”传入众堂主耳内,再加上门开合的声音,才使得众人感觉通体舒适了些许。

    “齐兄弟——”

    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后,名人录第七位的齐青云才突然叫了一声,接着他又不解地朝阳非秋望了一眼,最终从阳非秋眼中,得到了一个失望的答案。

    “诸位的对错是非,诸位自知,满东山不明白许多道理,今日多有得罪了……”

    拱手抱拳,满红沙第二个离开了屋内,三使者走了其二,屋内众人自然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到了阳非秋身上。

    阳非秋如何能不明白这些“兄弟”究竟是一种什么想法,他笑了笑,又叹息一声:“诸位兄弟,门主这个位置,对于阳非秋而言实在太重,倘若要我坐在上面,只怕阳非秋承受不住,但若要阳非秋在下边扶着椅子,将其高高举起,阳非秋不会有半点怨言……诸位兄弟,多保重了……”

    言罢,阳非秋也离开了这间屋子,八位堂主面面相觑,对于这三位使者的做法,以及阳非秋最后那句莫名其妙的“多保重了……”感觉到深深不解。本以为要拔剑相向的局面,却如此和平收场,即便是一直面沉似水,毫无波澜的陆震霆,也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

    “陆兄弟,料理门主后事吧。”

    最终,还是满头白发,在门中德高望重的乾堂堂主做出了决断。

    屋外的喧哗,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待八位堂主将陆沧海已死的消息带到屋外时,整座山海楼便也静了下来,接着,便是哭声,此起彼伏的哭声,与歌女唱的长调并无什么不同。

    听着这一阵哭声,在山海楼半里开外的满青云,停下了脚步。

    “这群畜生……”

    满青云的牙齿咯咯作响,他实在没有想到,这群人居然会做出如此荒谬的表演,这一种令人无比愤慨的演技,让满青云心中充满了戾气。

    他想杀人,若不是一只大手按在肩头,或许他真的会杀人。

    “咱们走吧,为了保住陆大哥的基业……”

    阳非秋没有回头去看那座无比华丽,与周遭荒凉格格不入的酒楼,这个结局,他早已料到,这种无耻,却让他始料未及。

    “神门将乱,门主,咱们应该做什么?”

    “杀人,或者说……等他们杀人。”

    “桀桀……”铁面也阻隔不住的寒流,即便是与铁面人结成同盟的二人也无法忍受。

    “杀人?杀人……杀人?杀人——”

    像个疯子,又像只猴子,铁面人似乎很兴奋,上蹦下跳的,直到他最后用那微微有些沙哑的声音叫了一句:“杀人!”

    果不其然,神门开始杀人了。

    三使者的明哲保身并不能让其他七位堂主安心,更不能让“新门主”放心,尽管在大典上,神门三位使者皆对新门主许下了承诺,但新门主却根本没有打算让这个承诺履行。

    与三使者平日里往来密切的各堂弟子,大约只有一成弟子逃脱此劫,至于罪名,那自然是没有经过三使者,而是直接由门主裁定。

    陆沧海刚刚下葬不到百日,神门积攒的威势,便已经毁了大半,不必说七十二岛、三十六洞各方豪杰,即便是依附于神门的各门派,也对神门愈来愈暴戾的行事作风深感不满。

    尤其是当陆震霆宣布继任门主之位,并宣布将与江南盟李复商议江湖同盟一事之时,整个江北武林的不满一时间便到了极致。

    “咱们在这儿,还得待多久?”

    “半年才过去一半,你觉得呢?”

    “身为弟弟,不给兄长服丧倒也罢了,接着兄长余威,自以为能够号令群雄……那群世家二代子弟,真当自己是一棵菜了?”

    “别说了,如不是阳使者保住咱们小命,咱们怕是连躲在这儿骂他们的机会都没有,咱们这张嘴就是罪魁祸首,还是乖乖闭着嘴吧,很快又是三更天,该换班了……”

    坟前的窃窃私语,草棚内的人听得分外清晰,毕竟神门三位使者武功皆是江湖顶尖,天赋更是江湖中数一数二,这点距离,将深更半夜草棚外两个神门弟子的低声窃语听清,怎么也算不上一件难事。

    “他们太狠了。”

    满青云将那一封封信看罢后,整个身子便朝后一瘫,此刻的满青云,白绫在头,麻衣在身,愁容在面上分外明显,满青云感觉自己浑身力气都被那数十封信抽空了。

    “咱们能救下的,基本都救下了,檀流与熙龙配合得很好,满兄弟,你生了个好孩子……”

    “那孩子自视甚高,只得了我满家一些皮毛,便自以为是,哪里比得上熙龙?我想,若不是熙龙帮他,只怕他该做的事他都没有法子做好……”

    对于自己孩子的夸赞,满青云怎么肯就这么接下?倘若是和别人放在一起倒好,如今与胡云放在一起,却夸着满红沙,满青云自然是难以接受的。

    “阳兄,咱们什么时候动手?我那几个孩儿可不成器,不必令徒令郎,他们可耐不住性子去做事,但是近日来的信里,就没有一封不是催促咱们定下个日期,他们早就心急如焚了……”

    阳非秋苦笑着朝铁面人道:“急什么?还早着呢。”

    “前些日子你也这么说,如今他们杀了这么多兄弟,咱们再不出手……”

    “他们开始乱了,你瞧熙龙的信中,那个老头活不长了……”

    阳非秋指着的,正是胡云那封信上,乾堂堂主的名字。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