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江南武林(二)

    襄州府地处大宋中腹,地处长江中游,凡蜀中绸缎出川,亦或是江南谷米入蜀,襄州皆是要冲之地,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所。而在如今太平盛世之中,亦名襄阳的襄州城,则被赋予了另外意义。

    无数商帮、世家,皆出自襄樊一代,与地处北边的黄河不同,长江距离前朝都城长安,大宋都城开封极远,是以政令难至,唯有上官下巡之时,才算得皇权浩荡。平日里的襄樊,武林世家几乎都可以与官府平起平坐,这与开封一代的环境不可相提并论。

    是以神门发展的三十年,却不如李复以镇南镖局为本,江南盟为手段苦心经营的十年。

    襄州府因为江南盟的缘故,也一改江南武林“霸必江左”的传统,通过白道上的丝绸蜀锦,米稻茶油生意,以及黑道的仲裁权,江南盟稳坐江南霸主之位已经过去了六年之久。

    城门处,一个黑衣黑袍,头戴斗笠,环抱长剑的侠客,正看着城墙根站着。看守城门的卫兵仿佛没有看见这个人一样,如同往常一般盘查着可疑之人的身份。

    这一回,这些恪尽职守,却不得不屈服于武林中人之下的卫兵,拦住了一辆富丽堂皇的马车。他们实在没有见过哪个车夫穿着锦衣玉袍,腰间别着白玉,披头散发,嘴角还叼着一颗草。

    然而,马车虽然停了下来,但那个头戴草帽的车夫却压低了帽檐,又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接过那块令牌之后,所有卫兵皆面面相觑,其中一个看起来年纪最大的,毕恭毕敬的双手捧着令牌送了回去。车夫收回令牌,一言不发,正欲扬鞭入城之时,那个黑衣人却拦住了马车。

    “冀大侠,李盟主命小人在此刻恭候多时了。”

    那车夫抬起头,摘掉草帽,露出俊朗的面庞。

    “李盟主早知道我会来?”

    “您这样大张旗鼓,谁人会不知呢?”

    黑衣人摇摇头,坐在这样一辆马车上,又如此张扬……怎么可能是想要隐藏身份呢?莫非江湖一流高手都是这样?“十大”中人个个个性张扬的说法,看起来也不是无中生有呢,难怪牵昭会被“赶出”十大。

    冀华廉露齿一笑,又挠挠头,看着这个已经摘掉斗笠,身着黑衣的男子。此人他没见过,却在白雄收录的江湖名人图谱中见过,那唇角一道约莫一寸长的刀疤,便已经将其身份彰显无遗了。但此刻最好的法子,还是要拱手抱拳,道一声:

    “在下冀华廉,表字子荣,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刘义安,乃是李盟主门下弟子,镇南镖局镖头。”黑衣人拱手抱拳,道出姓名。

    “久仰、久仰。”

    冀华廉笑嘻嘻的模样,却让刘以安有些怀疑此人身份,冀华廉名列咸平四年名人录第六位,仅次于岳屠雪之下,百晓生将其列在昆仑派首席弟子楚凡修之上,是当之无愧的“昆仑第一高手”,人送外号“三仙剑”,即是取昆仑三仙剑招式之名,又是暗含江湖之中绝少有人能在其手下走过三剑之意。

    但这个冀华廉……此刻看起来怎么如此放浪形骸?身着华服驾车,披头散发倒也罢了,嘴角叼着的那一颗草又是什么意思呢?莫非昆仑弟子个个修为深厚,已经不受世俗约束到了能够恣意妄为,不顾礼数的地步?

    正这么想着,马车的帘子却被人挑开,一个清瘦年轻人从车厢中钻了出来。

    “‘小仁侠’司空孤?”心中暗叫一声的同时,刘义安又听那个清瘦男子如同清风流水一般的声音传入耳内:

    “在下江宁司空孤,见过刘镖头。”

    刘义安赶忙行礼,心中却无限惊诧,他此番乃是奉命迎奉冀华廉入城,却不料本该在三日后才来到襄州的司空孤,今日却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让冀华廉做了他的马夫。

    百晓生将这个不过二十一岁的年轻人列于名人录第一位,本来在江湖之中就已经引起了轩然大波,若是江湖人又知道冀华廉与亲自为司空孤驱马驾车一事……

    刘义安不由得深深打量着司空孤,直到司空孤从马车上下来为止,他也没有看出司空孤有什么特异之处。单单看司空孤外貌,刘义安怎么也看不出司空孤有半点绝世高手的特征。即没有一双冷峻的眸子,嘴角也是那种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那一身青衫,更是有几分读书人的气质……

    如果非要刘义安评价,他只会将面前这个男人当成一个文弱书生,但那腰间的龙纹银剑,却还是在提醒着刘义安,他面前这个与画卷中模样几乎一模一样的男人,这一柄绝世神兵的主人,乃是名人录认定的江湖第一高手司空孤。

    一个是咸平三年年初时,便在川中荡平贼寨,扬名中原,之后又在中原行侠仗义,拜访各大世家门派的年轻高手。

    另一个则是一出江湖,便将整个武林搅得地覆天翻,在不到一年的短短时间内,便让恶人榜上无数恶人“弃暗投明”,至于那些没有选择投入司空家门下,仍然为非作歹的恶人……据说都被这个清清瘦瘦,如同读书人一样的年轻人用腰间宝剑斩下了头颅。

    据说,没有什么人能够挡得下司空孤一剑,无论是神门前任执剑使满红沙,还是那位曾列名人录第二位东海剑仙,都在十合之内败在他的剑下。

    但是……为何那个传说中的绝世高手,江淮仁侠的继承者,会是这样一幅模样?

    “刘镖头?”

    单凭这个声音,刘义安就觉得他根本不可能是江湖第一高手,这声音没有半点冷漠,带着客客气气的尊敬,以及年轻人独有的那种清澈。

    “刘镖头?”

    这微笑的模样,在刘义安眼中,更像一个读书人,因为这太过文雅了,根本没有半点江湖人该有的豪气。

    “刘镖头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恩师恭候二位多时了,请吧。”

    但无论如何,现实就摆在眼前,这两个人的模样,他可是子啊画卷上看过千遍的。

    “江湖第一高手……果然很奇怪呢。”

    心中这么想着,刘义安才明白过来临行前牵昭嘱咐过的“不要失礼”是什么意思。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