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第 江南武林(七)

    “盟主已经睡下了——”

    几番想要扯住岳屠雪衣袖的刘义安终于还是没有伸出手,现在已经是三更天,离岳屠雪从这间草庐离去,也不过半个时辰。

    “他可不能继续在这儿清修下去了……”

    “岳大管家,盟主特别吩咐过,就算是你和牵大哥一齐来了,也不能在他睡下的时候闯进去。”

    “襄州城里出事了,他这个盟主也该出面了,如今江南武林中人将镖局围得水泄不通,就等着他露一面,牵老弟快压不住场了,这个时候他必须出面了。”

    “但……”

    “你是觉得我这些日子嬉于练功,所以手底下功力也衰退了?”岳屠雪这个问题,终于让刘义安放弃了最后的阻拦。

    刘义安今夜本不该在这儿的,今日他堂堂一个镖头,给江南盟三位巨头人物做跑腿的差事不说,在身疲力尽之时,却还被李复交托了守门的任务。

    以为能够在夜深人静时小憩,却不料竹林小径传来异响,这是有人触碰了机关。刘义安赶出来时,却发现这个触碰机关之人,竟然是提着灯笼火急火燎,身后还跟着极为镖局兄弟的岳屠雪。

    “盟主!三弟!”

    虽然与李复以兄弟相称,虽然眼前这件大事已经严重到了李复不得不出面的程度,岳屠雪却依然没有推门而入,只是站在外边敲着门。

    但这一敲门,岳屠雪就发觉不对了,这门根本没有关严实,只一敲,大门便打开了。

    入内一看,原来这门根本没有门闩,而屋内也没有半个人影,那冰凉的薪柴床榻上,本该在那里休息的李复已经没了踪影。

    “岳管家……”

    刘义安的惨叫从身后传阿里,岳屠雪双肩微微颤动,这一举动在刘义安眼中,便是愤怒的象征了。

    “既然睡下了,那我明日再来吧。”

    岳屠雪将门关上,看也不看刘义安一眼,就这么离去了,只留下手足无措的刘义安。刘义安心中几次想要推开门去确认真相,但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今夜他已经惹恼了江南盟大管家,如今难道又要惹恼江南盟盟主么?在秋山大会将临之际,刘义安可没有蠢到自毁前程的程度。

    只不过,这一夜他注定是睡不安稳了,光是猜想岳屠雪究竟见到了什么,就足以让他一夜无眠。

    襄州城的镇南镖局气派非常,虽然襄州有许多百年大派,譬如八卦门,五行门,也有不少武林世家,譬如以拳掌功夫闻名江湖的萧家,以及江湖中唯一以乐器杀人的胡家。但若说府邸气派,没有哪一家能够记得上镇南镖局十一。

    单单是镇南镖局的大门,就没有哪个世家能够比及,站在外边声势浩大的人群,已经是襄州其它门派世家所有弟子的总和了,即便如此,也没能将一面院墙给围上,镇南镖局占地之大,便可见一斑。

    “盟主不在草庐?”

    “我都快愁死了……你倒像个没事人一样……”岳屠雪笑笑,牵昭这个反应虽然在他意料之外,但想起牵昭一直在为李复做着一些见不得人的事,这或许又在情理之中。

    “没事人?我现在可是热锅上的蚂蚁,只可惜咱们一跳脚,锅内的热油就会将我们吞噬殆尽了。”

    牵昭皱着眉头,他隐约猜到了李复究竟到了那儿。

    “咱们这位三弟,与你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为了印证心中猜想,牵昭朝岳屠雪寻找着线索。

    “最后一句话?”想起不久前在草庐中,李复那句话,岳屠雪不由得苦笑了起来:“他说明日要去见司空孤,但……”

    “显而易见啊……”

    “显而易见?你是说……”

    在牵昭的提示下,岳屠雪也想到了这个可能,但他很快又将这个可能给否定了。

    “不可能吧?当时已经是三更天了。现在都已经四更天快要过去,盟主他怎么可能……”

    “咱们的明日,是以鸡鸣为基准,盟主他可不一样,这一点你我不是深有体会么?当初在……”说到这儿,牵昭便将话题止住了,再往下的话,是不能再说的了。

    “即便盟主是这样想,但司空孤不应该已经歇下了么?”无论如何思考,岳屠雪也只能得否定的结论。

    “司空孤可没有这么容易歇下啊,大哥你忘了扬州、江宁、杭州、洛阳发生的事了?”

    想起一个个从牵昭口中蹦出的地名,岳屠雪不由得惊出了一滴冷汗,司空孤真正的可怕之处,并不是他的武功,也不是他那个“小仁侠”的名头,而是他每到一处,那一处的武林形式便会地覆天翻的真相。

    “我在杭州,可是与他有过合作的,若不是他将孔铭击杀,只怕那一夜与丐帮之战,咱们不会这么轻松取胜。”

    “但今夜之事,对于他而言有什么好处呢?”想起今夜发生的事,再联系起司空孤狠辣的手段,岳屠雪第一次感觉到深深的无力感,或许是因为他在白道呆了太久,已经忘却了江湖还有另外一面的真谛。

    “大哥,这个问题你问我,我会知道答案么?”

    言罢,牵昭便站起身,朝外走去,一事见大脑思维稍稍有些停滞的岳屠雪在牵昭即将推开房门之前叫住了他:“二弟,你这是去哪儿?”

    “如今盟主不在,这个烂摊子总得有人收拾吧?我若不去,莫非还要大哥你去么?”

    牵昭笑着推门而出,只留下岳屠雪一人在房内,将今夜发生的一切在脑海中不断翻覆,直到房门再一次被推开。

    岳屠雪紧张地望向那个推开房门的人,却发现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新收的义子:岳松。

    当然,岳松还有一个本名,叫做司徒松。

    “义父,二叔让我进来看看你……”

    岳松的神情有些古怪,自从那日将他收为义子之后,岳屠雪还是第一次见到岳松露出这幅模样,迷茫,担忧,只是没有了那一点点兴奋。

    “看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去帮你二叔将事情解决了吧,我这儿不需要你……”

    “但是……”

    “去吧,我这儿真的不需要你。”

    “义父你现在的样子,实在有些可怕啊。”

    叹了一口气,岳屠雪的心中一沉,他已经知道自己现在是一副什么模样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