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茶寮落子(上)

    江宁城地处大宋中腹,历经多朝更名,开宝八年冬,宋灭南唐,复江宁,更名升州。

    但百姓不改旧称,有称建康者,亦有称金陵者,但经南唐雅客风流,是以大多仍唤起旧称江宁,便是那些知州,也大多在外自称江宁知州,改称归旧之声也已履传至朝廷,只可惜朝廷为清除南唐影响,久久不肯为江宁更名。

    江宁城为江南第一大城,较之扬州之繁华更上一层,商贾车马来往无数,便是城外一间小茶寮,那也是自卯时到酉时都座无虚席,一天十二个时辰,行客如织,车马如流、

    此间茶寮属于江宁城两大江湖势力之一的楚家旗下的一间分店,也是楚家安置在城外的眼睛之一。五月十五这日,却是迎来了一位布衣麻裤的落魄公子,之所以称其为落魄公子,不过是因为其手持折扇,眉目含笑,举手投足不似那些在门外大树下大碗喝热茶的农夫农妇。

    这公子一进门,还未张口,便有伙计招呼他寻一处雅座坐下,尽管他只要一户清茶,那伙计也毕恭毕敬,但见到那伙计将茶送来后对隔壁桌那几个江湖人眼中的不屑后,公子哥才明白这家茶寮伙计也与其它茶寮的伙计没什么不同。

    大宋朝立国虽不满半百,却已将重文轻武之风气传达乡间民宅了么?这些读书人可真有手段呐。

    正当这公子端起茶放到嘴边时,耳畔却传来一个稍稍沙哑的声音:

    “这位兄台,不知此处是否有客。”

    公子抬起头,却见一个人带着几位剑客朝自己这边走来,这句话似乎也是对自己说的。

    这公子打量着来人白胖的面庞,以及那花饰雅致又不显奢华的白色长袍,再看其腰间四五种玉佩与一个女子香囊,便猜想到此人大约与那个柳三变一样,出身于官宦人家,只不过相较于柳三变那种文弱无能的书生而言,此人虽身材臃肿,面相有些微丑陋,可眉间却也蕴有一丝英气。

    “不对,看他身后那些江湖人模样,此人绝非贵公子,而是江宁武林世家公子,莫非他便是司徒松?不对,传闻司徒松英俊非凡,待人接物却极为冷淡,不喜与江湖人来往,平生所好只有练武与逛窑子。这人看起来并非不善交际,又刻意待我而来,定非司徒松。那么是司徒家哪位公子?亦或是楚家那个年轻才俊?据老头子留下的情报,楚家这一辈应该没有什么年轻才俊,倒是司徒家司徒松、司徒柏两兄弟比较杰出……此人莫不是司徒柏?”

    这个公子心神一动,却又转念一想:“老头子那些情报再精准,那也至少是三年前的了,谁知道这三年楚家与司徒家有没有其他才俊冒出头来?若是拘泥于这些陈年情报,我这只没头苍蝇恐怕便会一头撞到陷阱之中吧?”

    这公子便是换了衣裳,稍稍做了打扮的司空孤。自从扬州南下,已经过去了二十日左右,这些日子因不断有所谓司空家故旧投奔,所以行舟速度极慢,每到一处渡口,几乎都有一些闲散江湖人或投机客慕名而来。但司空孤心中很清楚,真正的核心故旧早已被吴先生“清理”过,当初只有刻意留下的张温文与那个周如宸,但他们也已作为棋子发挥了最后一丝作用,真正知晓司空家底细的亲信,早就一个不剩了。

    这些所谓“故旧”,只不过是看中自己强横武功,赌自己可以在江宁打出一片天地的投机客而已。而司空孤心中也自有盘算,在距离江宁城不到三天脚程他命与自己身量差不多的周五打扮成自己模样,假装水土不服刻意放缓行程。而自己则带着与周五共同潜伏暗处的贾三郭四偷偷潜入江宁。

    贾三郭四先行一步,已经赶在今日入城,提前选定好住址并且打探城中大致情报,以便司空孤做出决断方案。司空孤则乔装打扮,慢慢悠悠往司徒家与楚家眼线处撞去,打算碰碰运气,看看能否撞上那个守株待兔的农夫。毕竟按照周五等人的进程,大约傍晚时分便能正巧赶到这些茶寮附近,到时候只需要安排一些什么意外,便能够引得他们在此歇脚,这样一来要获取与自己相关的情报便极为方便了。

    只可惜这些只是臆测而已。

    毕竟倘若一个能够猜到自己心中所想的人都没有,那么这江宁便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只能算是像扬州一般的人间天堂而已。而这家茶寮已经是第三家了,虽不知道那几家茶寮幕后老板是楚家或司徒家其中哪一家,但见到门外那试图掩藏自己身影的江湖人,也能看得出这是为“迎接”自己一行人而做的安排。

    司空孤从前两家茶寮出来时,已经将司徒家或楚家的各个线人看得一清二楚,有假扮成农夫可双手却没有什么老茧的,也有假扮成书生但是却行路时明显粗野的,当然还有几个面相上看上去便鬼鬼祟祟的,不是线人大约就是贼头。

    这一通看下来,倒是令司空孤心中一阵叹息,若楚家与司徒家底下的人都是这幅德行,那么一年之内将这两家一同鲸吞恐怕也算不得什么难事。

    而如今,却终于有人能够认出司空孤了,否则绝不会安排出座无虚席的环境,司空孤心细入微,自然在伙计送茶前后将这店内情况看得清清楚楚,在自己落座之后,店内客人不知为何便多了起来,而且一个个都身怀兵刃,却不知是护院还是江湖人。

    于是,这店内顷刻间便座无虚席了。

    司空孤脑筋转得飞快,在那胖胖的公子哥来到桌前时,他已将店内百十位客人神情扫了一遍,也将那柜台后掌柜与几个跑来跑去的伙计神情琢磨过一遍,最终确定除去几个突然出现的高手外,这家店的掌柜与伙计都不知道这人的身份。

    按理说,若这人身份高贵,或早早安排好一切只等自己自投罗网,那么这些老板与伙计也应该像那几个好手一般神情集中在自己周围或这位公子哥周围。但司空孤只见到这茶寮的人忙得热火朝天,里里外外跑着,点心与茶水是一丁点也没有怠慢,看来至少他们并不知情。

    那还真是可怕呢,为了让戏做得真,竟然连自己人都诓骗。

    司空孤心中暗暗赞叹之时,却见到那个白胖公子哥已经扯过板凳,大喇喇坐下,又极为自然的命伙计给他拿杯子来,而他身后那两个江湖人显然是对这位公子哥这番令人惊奇的行为司空见惯。面上露出苦笑后,便转身往店外走去,想来是去那大树下乘凉了。

    “这位兄台,我似乎还未答应你吧?”

    眼见着伙计端来茶杯,似乎是认为这公子哥是自己的朋友,也没有多说什么便陪着笑离去,那人又伸手欲拿起自己那壶清茶。司空孤却突然伸手拿起茶壶,亲自为那个自来熟的白胖公子哥倒满一杯热茶。

    “我看你没有反应,只是眼珠子转来转去,便以为你这是同意了。不过想来欲来江宁重振司空家辉煌的司空公子不会在意这些吧?”

    司空孤眼皮险些一跳,但这些年来控制心神的法子还是抑制住了这种冲动,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人居然敢堂而皇之挑破自己身份,于是也不再隐藏:“不知这位东道主是哪家公子?这天罗地网是为我司空某所设?”

    那公子哥白白胖胖的脸上一双小眼睛忽然睁圆,又眨了眨,似乎有些不解,片刻后却是忽然笑道:“天罗地网?司空公子你可想差了,这些人只是为了护我安全而来,这茶水中也没下什么药,想来司空公子也极为清楚。”

    司空孤当然不相信这公子哥的解释,从他并没有否认自己前一个问题便知道,此人必是司徒家或楚家的公子,于是又道:“若不是为司空某所设,这门内门外一干江湖人又是虚位待何人?”

    “是我二叔等你后面那个假扮你的人啦,和他说了你会乔装打扮先潜入城中,可他就是不信,所以我才带着几个下属出来散散心,没成想居然在这里遇到了你,这也算是缘分吧。”

    那个胖子笑容和煦,仿佛是将司空孤这个潜在大敌当做朋友一般看待,在抿了一口茶后,突然一拍那满是油光的额头,正视司空孤说道:“见到司空公子有些兴奋,却是忘了介绍,鄙人姓楚,名钟承,字天顺,楚家第九辈弟子。”

    言罢拱手示礼,司空孤心中却猜不透此人来意,更没在吴先生留下的那些情报中看见过楚家有这么一号人物,但面上却不能显露,还是挂着那种万年不变的微笑,向楚钟承道:“鄙人司空孤,字孟元,想来楚公子早已将我调查得清清楚楚了。”

    楚钟承点点头,又抿了口茶,语气像与好友交谈一般轻松:“早就听过司空公子的大名了,而且我那些叔叔伯伯有的看不起你,有的极为怕你,还想半道上截杀你呢。只可惜这种蠢主意大家都不认同,毕竟司空公子一剑斩杀金有德夫妇的事迹已经闻名江湖了,百晓生还想见上你一面,以便将你列入名人录呢。截杀你?真是个蠢主意。”

    言罢,楚钟承便将那空空如也的茶杯再次斟满,他满头大汗,看起来的确是渴了。

    而司空孤心中却有如海潮般泵拍,他很清楚,自己真正的考验来了。

    这里不再是扬州,一切白子黑子错落有致,只等着他与老天对弈,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江宁,才是我第一个战场呐,果然,沿着这条路走,是正确的。

    心中的喜悦让司空孤笑容更浓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