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云集客栈(下)

    “窗外那位客人,也是来寻我的吧?”

    司空孤笑容和煦,仿佛与一位老朋友聊天一般。司徒松也在此刻真正体会到,面前这个看起来像个书生的年轻人,究竟凭什么能够让父亲叔伯那些混迹江湖数十载的人物如此忌惮……

    窗户也在这一瞬被击破,碎木屑之间,一柄利刃直指司空孤后颈而来。可司空孤此时却端着茶杯,面上微笑不改地盯着司徒松,仿佛没有听见身后那一声巨响。

    房门被几个大汉推开那一刻,那柄剑也已被小柳击飞,准备突袭司空孤的司徒柏倒在一堆木头茬子中,这些木头茬子包括窗边一个梳妆柜,以及窗框残骸。这位江宁极为出色年轻才俊,如今躺倒在地,一只手捂着胸口,盯着那柄前一刻还在他手里的利剑,利剑尽头,是一只白嫩的小手。司徒柏这幅样子,配合上那种难以置信的神情,实在狼狈非凡。

    “你们退下吧。”

    眼见司徒松站起身来,撞到凳子,啃了一眼少女一脚踹倒在地的胞弟,最终目光又落在司空孤身上。可司空孤浑不在意这种复杂目光,更没有丝毫兴趣去猜测其中含义。

    那些大汉面面相觑,最终在司空孤坚定目光中还是退了出去,关上房门。但司徒松却极为清楚,这些人并没有走远,都还留在走道之中。看起来,他们对司徒松这个不速之客根本就不放心,否则也不会一有异动便破门而入了。

    而再看着那个面若寒霜的少女,司徒松心中也是一阵诧异,他进门后本以为此人不过司空孤一个贴身婢女而已,谁知竟有如此武功,司徒柏虽说不善使剑,方才那一招也只是试探,却不料司空孤不动如山,这个侍女反倒一把将剑夺过来,在司徒柏惊疑面色之中,又是一脚重重踹中他胸膛。

    “这小子被人如此破掉剑招,应该不会再玩什么‘隐藏实力’的把戏了吧?”

    司徒松心中如此想着,见司空孤朝那个少女摇摇头,少女面上寒霜顿消,只余下淡然神情。又见自己胞弟艰难地站起身,那少女便将剑朝司徒柏丢去,司徒柏接过剑,却又不知说些什么,面色颇为尴尬。

    “这位便是不移兄的兄弟吧?果然长得也是俊逸非凡,我看再历练几年,论相貌他估计还在不移兄之上呐。只不过,司徒家的人也会突然破窗而入来寻兄?怕什么,我又不是什么豺狼虎豹,你兄长今日来寻我,便是客人……”

    眼见司徒柏朝后退了半步,似乎对自己极为忌惮,司空孤便露出苦笑表情,似乎想表明自己无辜。在司徒柏眼珠子转过几圈后,又瞥向窗外,见到天边那一抹红霞,又摇摇头:“不移兄这么晚来寻我,还未说上几句话呢,你看这天色已晚……”

    司徒松深深看了司徒柏一眼,一双明眸又转向司空孤那张依然保持微笑的脸上:“我江宁民风淳朴,不存在什么飞贼夜盗,我兄弟二人还不急着离去……”

    司空孤点点头,面上微笑却是清冷了一些:“也是,不移兄既然特地来寻我,想必也是有要事相谈,咱们,便把话说清楚吧……”

    在返回司徒府的路上,司徒兄弟极有默契的选择了一条小道,毕竟小道上人迹罕见,一些话也不需要说得遮遮掩掩。

    “阿柏,你的伤……”司徒松面无表情,出门后甚至也没有瞧过司徒柏一眼,而司徒柏也极为清楚兄长性格,自十年前那桩事后,他便沉默寡言起来,整个人彻底淡泊下来。如果说当初他剑挑“江南七鬼”时那种沉稳与冷漠多多少少有些做作,那么他现在性格便是由内而外的凉薄。

    或许,也只有家里人才能得到他一丝关心吧?

    “我的伤没什么大碍,只是没料到那个小妮子力道这么大,明明看样子弱不禁风,却不料她如此厉害。”

    那一脚力道虽强,却并没有伤到司徒柏分毫,司徒柏被她踢中,除去所料不及外,多多少少也有几分“示敌以弱”的意味,这也是他今日前来的目的。示敌以弱,这才能让对方松懈,对方松懈,这才有可乘之机,自己“偷袭”失败的消息必须在这江宁城中传得沸沸扬扬,这样才能完成司徒柏心中那个构想……

    “你说‘厉害’,是说谁?”

    司徒兄弟二人走在一条破落小巷中,这两道旁都是一些无人商铺,那些陈旧招牌似乎在告诉路人它们曾经的繁华,只不过,在十年前司空家突遭横祸之后,这处由司空家经营的商道撑了几个月,便在楚家与司徒家联手夹击之下离开江宁。

    走在这样一条小巷中,又想起司空孤方才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话,司徒松心中便感觉一阵阴冷。

    “当然说的是那个小妮子……还有她的主人。”

    “那个司空孤……”

    “阿兄,你还关心司徒家生死存亡么?”

    脚步停下,司徒柏却已经与他兄长远远拉开距离,二人间隔虽不过两三丈,却仿佛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

    “阿兄,那件事之后,除非爹命你做些什么,否则你平日只顾着练琴、练棋,连功都不见你练过,虽说你武功长进极快,我却十分清楚你天资远胜于我,若这些年刻苦练功,我司徒家也能出一个‘十大’人物……”

    “阿柏,究竟想问什么?”

    “那个姓司空的方才说的,你也承认么?”

    “……若他所言非虚,我为何不敢承认?”

    “司空家灭亡,我楚家与司徒家嫌疑本也最大,但无论是官府,还是少林昆仑都曾派人明里暗里来查过,咱们清者自清……”

    “‘谁获利最大,谁边是幕后主使’这一句话,我不敢否认。”虽是背对着司徒柏,但司徒柏很清楚,自己兄长现在面色一定与往常不同,定不是那个清清冷冷的模样。毕竟,连这声音都变得极为惆怅了。

    “江湖上传过幕后真凶是神门,也很难说是不是空穴来风。”

    “神门没有得益。”

    “你不相信爹么?那件事,爹他……”

    “阿柏。”

    司徒松转过头,却让司徒柏瞪大了眼睛。

    那是……泪?

    这个自小蝶姐死后,便将整个人藏起来的司徒松,居然也会流泪?

    “我累了……”

    丢下这一句话,也丢下呆若木鸡的司徒柏,司徒松便往司徒府慢慢走去,可司徒柏却看得极为清楚,自己兄长的步伐——乱了。

    “三言两语就让我司徒家折损一个战力?司空孤,你果然好本事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