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窃金之盗(六)

    屋内众人闻言,或不知所措,或习以为常,淳智大师又低着头,口中在念一些旁人听不懂的梵语,冀华廉则微微眯着双眼,将目光投向诸葛辉这边每一个人。至于诸葛辉,虽没有立即反唇相讥,面上却也青一阵,白一阵,手中那柄方才仍在轻轻晃动,刻有他名字的折扇,也“嚓”一声收好。

    至于坐在主座之上的司空孤,则是嘴边含笑,一对明眸望向楚钟承,这个比司空孤还要年轻的家伙,此时却仿佛不知道自己已经得罪诸葛辉一般,仍悠然自得,兴致盎然地端起茶杯饮了一口,还极为舒服地“哈”了一声。这个举动若是在旁人眼中,那简直没教养之极,但司空孤却隐约猜到,楚钟承这是在刻意激怒诸葛辉。这个当初在茶馆将自己看得透彻的年轻人,绝不是一头蠢笨至极的猪。而诸葛辉受敌家激怒却强自以大局为重的表现,在司空孤看来,则极为愚蠢。

    “难怪楚家为何没有在江宁隐隐压过司徒家一头呢?诸葛辉号称‘小诸葛’,却不明白名声之重要,强自隐忍又如何呢?能够提供什么利益么?”

    眼见诸葛辉仅仅只是在表情中表达出愤怒,却未在众豪杰面前为司徒家争回一点面子,司空孤心里便知道,诸葛辉此番只是为完成任务,并没有为司徒家未来名声做打算的想法。也不只是诸葛辉没有料到这一点呢,还是因为诸葛辉根本不在意司徒家未来呢?

    诸葛辉忍下这口气后,便不再去理会楚钟承,而是转身面向司空孤道:“司空少侠,不知昨夜那些贼人是否留下了什么线索,我司徒家在江宁城中略有薄面,若是司空少侠有什么需要的,我司徒家定当鼎力相助。”

    这话中规中矩,然而未等司空孤回应,楚钟承却又哈哈笑道:

    “你司徒家鼎力相助顶个屁用?司空兄,我楚家根本不输于他司徒家,若有需求,我楚家自然也会十倍鼎力相助。”

    此言倒是引起司空孤与楚家这边一些人的轻笑,然而司徒家这边那些人,则一个个颜面无光。

    “要让别人认为楚家相助司空孤是因为要针对司徒家?江宁城中这两大世家,什么时候这么针锋相对了?”冀华廉心中疑惑骤起,却也一时摸不清门路。

    毕竟,诸葛辉之言明显是司徒家之意,而楚钟承这个近似孩童的言语,其中却多有意气之争,但没有透露半分支援司空家之意。

    詹云秦虽只能算是半个江湖中人,但若论江湖经验深浅,论其对于人心之通透,这屋内众人少有能够比得上他的。虽然他并不知道楚钟承为何能够代表楚家前来慰问司空孤,但在此时也绝没有轻视楚钟承的意思了。

    “楚家的意思,是表示不愿意掺和到昨夜那件事里么?这是无心?还是有意?楚家那群人不可能是傻瓜啊。”

    “多谢二位仗义相助,然而说来惭愧,那伙贼人极其狡猾,在下与淳智大师,冀大侠并未寻获半点蛛丝马迹。”

    诸葛辉轻声一叹,屋内众人都能听出这一声叹息中,颇有一些消沉,仿佛是在为司空孤失望。

    “如此说来,那帮贼匪竟然能在司空少侠、淳智大师、冀大侠三人手中逃脱,这等贼匪出现在江宁,我司徒家竟然没能得到半点消息,实在是愧对江湖,愧对于江宁百姓呐。”

    话末,诸葛辉目光也停留在詹云秦身上,很显然,所谓“江宁百姓”,指的乃是江宁官府。诸葛辉这一句自责,又哪里是为了展现自己心中一分担心江宁百姓遭殃的仁义?

    “依照楚家、司徒家各位对江宁城中各方势力的了解,这贼人应当是何人呢?”司空孤发问时,一对剑眉深锁,表情中略微有一些惆怅。

    旋即那些惆怅又消失殆尽,一对剑眉松开,声音也明显轻松许多:“抱歉,实在有些唐突了。”

    诸葛辉正欲张口,楚钟承那个讨厌的声音却抢先响起来:“司空少侠,这可一点儿都称不上唐突,想来司空少侠多年未归江宁,对于江宁武林所知甚微……”

    司空孤点点头道:“楚少侠所言极是,在下阔别江宁已有十年,说是知之甚微,也并无不妥。”

    楚钟承哈哈一笑,又道:“司空少侠可听说过城北那个乾坤门?乾坤门家大业大,掌门武轻乾通臂拳修为极高,位列于名人录七十四位。而且听说前几日,那武轻乾独子武煅在‘亨鸿赌坊’输了几十万钱……”

    “胡说八道!”

    诸葛辉此时却是忍无可忍,一拍扶手,又厉声打断楚钟承接下来要说的话。若说方才楚钟承侮辱他还只算是个人恩怨,那么此时楚钟承侮辱的对象,就无异于直接打司徒家的脸了。

    毕竟,在这江宁城中,谁人不知道武轻乾与司徒楼关系极好?二人年轻时又曾一同对付过“南山四鬼”,那是出生入死的交情。在司徒家暗中资助下,武轻乾的乾坤门才得以崛起于江宁,成为司徒家在江湖之中一大助力。如今楚钟承直接点出乾坤门,矛头何向谁人不知?

    “诸葛先生不要急嘛,幕后主使这么快跳出来,这让在下实在很难为司空少侠说清楚来龙去脉呐。”

    此言一出,登时满座皆惊,詹云秦与一直一言不发的沈昭逡匆匆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满满疑惑。

    司空孤也是微微露出惊讶,他虽与楚钟承密有协约,却也根本没有料到楚钟承居然在此时此地向司徒家发难。

    “楚大侠,你家大少爷所言,是楚家的意思?还是他自己的意思?”

    诸葛辉此时却没有半点愤怒模样,一双眼睛瞥向此时已经瞠目结舌的楚粲,待楚粲注意到诸葛辉锋利目光之后,才用无比清冷的声音向他问道。

    “自然……”

    “在下是楚家的人,诸葛先生第一天知道楚钟承么?”

    诸葛辉没有搭理楚钟承,一双眼眸也未有移动,声音还是那般清冷,如同十二月隆冬飞霜一般。

    “现在,未必是了。”

    “天顺不可能不姓楚吧?诸葛先生。”

    然而楚粲坚定的声音,如同开战檄文一般传入了众人耳内。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