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各方逐力(十二)

    “楚家大少没让你带什么话么?”

    贾三看着面前这个年轻人,年轻人虽衣着华丽,但看起来内功极差,方才看他走过来那模样,似乎修炼的是拳脚功夫,但不知是他根基奇差,还是平日修炼不够刻苦,光从外表上观察,并不像什么高手,似乎只有一些三脚猫功夫。

    “照理来说,楚钟承绝不可能派这样一个家伙来找我们才对。不过,楚钟承是怎么知道我与老四会在这里的?少主会可以告诉他?莫非这又是少主对盟友的一次试探不成?”

    “没有,没有。”年轻人连忙摇头,又补充道:“楚大少只是让我来请二位大侠去将司徒家二少那些人一网打尽而已。”

    贾三盯着年轻人的脸好一阵子,只感觉这个长相丑陋,态度诡异的年轻人不似在骗自己,便将“楚钟承如何能够寻到此处”这一问题暂且放下,向这个恭敬得如同平头百姓见到一品大员一般的年轻问道:

    “一网打尽?司徒柏莫非已经被楚大少控制住了?”

    “控制住?”年轻人忽然恍然大悟,一拳砸在自己手掌心,面上笑容中谄谀味道更浓:“原来二位大侠不知道这些,都怪小子没有说清楚。现在司徒柏那伙人都昏倒在客栈中呢。那些金子也被客栈掌柜发现在后院了,现在客栈里掌柜与伙计都不知所措呢,楚大少已经将那些给司徒府送信的人解决掉了,现在整个客栈都被咱们的人包围得水泄不通,便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昏倒在客栈中?金子?小子,你是何人,楚钟承派你过来究竟是为什么?你若说不清楚……”

    郭四沙哑的声音传入年轻人耳内,年轻人脖颈处又传来一阵冰凉。

    “这位大侠……您想知道什么,问……问就是了,不……不必这样吧?”年轻人自然清楚这个冰凉之物是什么东西,在忍住没有尿裤子之后,才颤颤巍巍地问道。方才他还时不时打量着贾三的表情,目光几次三番浮动在贾三黑纱之上,而现在被郭四匕首靠在他喉咙之上,他却低着头,呼吸急促起来,整个人哆哆嗦嗦,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

    贾三郭四手底下人命无数,自然看得出此人没有半点伪装,倘若真是伪装,那么受他欺骗贾三郭四也绝对服气。

    “你叫什么?为什么知道这么多?”

    这个本该早些问出口的问题,却因为对这个年轻人的猜疑,而拖到了这个时候才从贾三口中问出。但此时这个左脸一片麻子的年轻人却似乎怕得说不出话来,贾三这一声厉声喝问,竟然让他死死憋住的那一滩尿洒满了整个裤裆,一阵臭味从裆下传来,倒是让贾三郭四微微皱眉。

    郭四此时也将手中匕首收起,拍拍年轻人肩膀,试图为他缓解恐惧:

    “你好好说话,一五一十说清楚,知道吗?你叫什么,楚钟承又做了什么,你们楚家是不是已经在客栈那儿控制住了局面?”

    声音虽然沙哑,却也有了那么一丝感情。这个年轻人在贾三郭四几次询问之下,才将大概情况说得七七八八:

    “小子姓许,名天池,是江宁人士。家中在城南经营医馆,平日与司徒家……不,司徒柏交好,这两天因为司空家那个司空孤来到了江宁,司徒柏担心那个司空孤会对司徒家不利,所以召集了几个平日里与他关系不错的世家公子,包括城北王家、张家、牛家、城南孙家、邓家以及我,还有几个我并不认识的公子,想来平日不在城内混迹,瞧得也面生,应该不像做生意的公子哥……”

    “最好还是说清楚,你是怎么知道那些‘金子’的事,关于你与司徒柏这家伙那些破事,我们兄弟二人什么兴趣也没有。”

    贾三郭四听许天池言语间对司空极为不敬,甚至还敢直呼其名,便更觉得怪异。若是说这个许天池是楚钟承心腹,那么断不可能在自己二人面前对司空孤不敬。莫非楚钟承未将自己二人身份告知许天池?贾三郭四本来还想这个许天池能够为自己二人解答疑惑,却不料此人言语中却带来了更多困惑。

    “是,是……总之司徒柏这家伙想要谋害司徒孤,但楚公子不知从哪儿得到了这个消息,于是就找到了我,让我给司徒柏提供一个计划……”

    “计划?不就是夜袭云集客栈,杀人夺金么?告诉司徒柏这个计划的人是你?”

    “是是是,就是我。”许天池此时面上终于浮现喜色,但一抬头看见二人面纱,却又连忙垂下脑袋,不敢多看一眼,继续说道:“之后,楚大少便让我将一种迷魂药拿给司徒柏,又将详细计划告知他,于是在昨日,司徒柏就带着几个世家公子一齐杀往云集客栈,准备一举将司空孤这个威胁给除去。那个司徒柏还以为自己与那些公子哥有多厉害呢,却不知道楚大少早已在他们换上夜行衣时,偷偷安排了几个人混在其中,那时候月黑风高,司徒柏这个蠢货也没有发现。两位大侠,你们说司徒柏这样子的脑子,还想去刺杀司空孤呢,可笑不可笑?”

    “楚钟承和司徒柏只怕没有这么蠢吧?司徒柏昨夜去了多少人,就回来了多少人么?”

    贾三虽不清楚昨夜司徒柏行事详细计划,却也大概猜出了楚钟承用的是什么方法,这绝不像许天池想得这么简单,司徒柏虽说才智不及楚钟承,却也不可能连去了多少人都看不出来。

    “楚钟承应该不仅仅是混入了人手,这应该是偷梁换柱,李代桃僵之计,那些人穿上夜行衣,便很难瞧出身份,楚钟承应该是早一些时候就将几个公子哥绑走,又让楚粲这些人伪装成那些公子哥模样。昨夜天色极暗,他们又穿着夜行衣,发现不了真实身份也情有可原……不过……”

    念及此处,贾三便对眨着眼看着自己二人的许天池再一次强调:“那些‘金子’的事,是楚钟承告诉你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说清楚。”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