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8章 没有窥探之心

    “龚青山,你遗皇山庄配合那是应该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万年前你们和十八家商号的先祖便知道了‘删选铭文碑’和‘龟甲铭文’的呼应关系,也知道了和‘长生丹经’的关系。可是他们还将两者拆分开来,甚至弄出了另外九份假的‘龟甲铭文’,这不是你们双方分道扬镳,而是想要将危险降低吗?降低外人对你们遗皇山庄的关注。当然,那个时候,江湖中也没有哪个势力从龙山中得到‘长生丹经’的玉简,所以就算有人知道这些,对你们两家的东西暂时也没有兴趣。”柯红英说道。

    “柯前辈,您这话具体是指什么呢?”一个武境境界的代表好奇问道。

    “很简单,当年遗皇山庄的先祖会这么做,就是为了防备魔殿。他们以这样的行为向当时的魔殿殿主表明遗皇山庄对‘长生丹经’没有窥探之心。”柯红英说道。

    “你怎么知道这些?真的假的?”张耀真盯着柯红英问道。

    “真的这样?”甄衡也是有些疑惑地问道。

    他们两人并不知道这样的事,也不知道自己的高层是否知道这件事,反正他们两人是不清楚,也没有人和他们说起。

    不过他们两人也是发现在坐的江湖中人都是有些疑惑的样子,显然除了柯红英之外,其他人都不大清楚其中的关键了。

    甚至连龚青山脸上也是有些不解的样子,看这样子也不像是伪装的,他应该真的不知道这样的事。

    “自然,不信的话,你们大可以回去问问。哦,这件事魔殿知道,遗皇山庄会知道,其他的人,哪怕是剑阁也不知道。”柯红英说道。

    听到这话,袁仞和孟河两人脸色就是有些不悦了。

    柯红英这话好像就是说,自己剑阁还远远不如魔殿和遗皇山庄的样子,他们内心是不服气的。

    “你就这么肯定我们剑神老祖不知道?”孟河问道。

    “当然肯定,你们剑阁崛起也就千年不到,虽然你们传承也很悠久,但是以往实力还不够,还接触不到这些秘密。”柯红英说道。

    “哼,我们剑阁不知道,难道你们碧水宫就知道了?真是天大的笑话!”袁仞冷哼一声道。

    在他们看来,柯红英这是在贬低他们剑阁了。

    “这一次我们碧水宫还真的就知道了!”柯红英不屑地笑了笑道。

    “应该是李白李前辈吧?”道玄子出声道。

    “阿弥陀佛,原来如此!”法江大师说道。

    众人听到这话,心中也是明白了。

    他们也知道了李白这些年前往海外了,基本上是在三仙山,以三仙山的势力,知道这些秘密倒也可能。

    以李白和碧水宫的关系,知道这些也是正常。

    再说,碧水宫本身就和三仙山有些关系,知道自己这些人一些不知道的隐秘也是正常了。

    不过,元横,庞如火和龚青山三人心中就是比较郁闷了。

    他们的势力都是知道这些秘密的,可惜没有告诉他们。

    也就是说,他们的身份地位还不够啊。

    “当年的魔殿殿主为何不将‘删选铭文碑’和‘龟甲铭文’弄到手?”司马洋问道。

    “为了对付当时的天邪宗。”柯红英说道,“当时的天邪宗在三大家族的带领下极其强大,可不是如今的天邪宗,魔殿若是这个时候将遗皇山庄逼向天邪宗,很是不智,魔殿自然不会这么做。而且,龙山中的‘长生绝阵’,也没有那么容易会被破开,既然里面的玉简无法被人得到,再加上遗皇山庄主动的避嫌,让魔殿暂时放弃了争夺。如今,玉简出世,遗皇山庄内心也是有些惴惴不安吧。就算不用我们逼迫,他们大概也会找个理由将‘删选铭文碑’交出吧。”

    柯红英说话间还不忘恶心了一下司马洋,这令司马洋的脸色一沉。

    可是司马洋也无法反驳,现在的天邪宗和当年的天邪宗当然无法相比,柯红英说的也没错。

    “是会交出,可是会要挟我们获取大好处。”袁仞冷笑一声道,“看来,一切都是怕你们魔殿啊!”

    说着,袁仞看向了元横和庞如火。

    “袁仞,你这是想要挑拨离间吗?怎么,想要动手?”元横盯着袁仞道,“就算杀了我们又能如何?我魔殿的千年之期不可阻挡,奉劝你们还是别打‘长生丹经’的主意,‘长生丹经’我们魔殿势在必得。”

    “哈哈~~不到最后,我们岂会放弃?”孟河大笑,然后指着在坐的江湖中人道,“你觉得他们会放弃吗?”

    “哼,笑话,真的动手,我庞如火岂能怕了你们?”庞如火喝道。

    “阿弥陀佛,诸位施主消消气。”法江大师出声道,“今天可不是为厮杀而来!而是为了遗皇山庄‘删选铭文碑’一事,既然这件事已经达成,大家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不是为了厮杀而来?那请问法江和尚,刚才我们要处置天剑宗十个武境弟子,你怎么就没有一句话?也不出来说句我佛慈悲?”龚青山冷笑一声问道。

    他还真的有些瞧不上这些老秃驴,虽然是出家人,但是还是充满江湖名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遗皇山庄的‘删选铭文碑’,至于其他人的死活,就算是和尚,也不会理会的。

    “善哉善哉,此等罪有应得!”法江大师说道。

    龚青山听完又是冷冷一笑,不过他也没有继续和法江大师多说,而是朝着众人说道:“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明日你们怎么宣布都行,恕我龚青山不奉陪了。”

    说完,龚青山便站起身朝着大厅外走去,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一顿,转头盯着林濮阳说道:“虽然我今天便离开冀城,但是我还是想要听到天剑宗有十颗武境境界的人头落地!若是想要糊弄我龚青山,你们大可以试试。”

    林濮阳脸色铁青,他的身子都是情不自禁颤抖了一下,这已经是怒极了,可是他还是要忍着,只能忍。

    “不知道诸位前辈明天是否留下?”陈向荣看到龚青山离开之后,急忙问道。

    林濮阳起身便朝着外面走去,没有说一句话,他已经是受够了,哪还有心思在这里久留?

    不过庞如火不由喊道:“林濮阳,你可以离开,不过还是将明日的事情安排好再走。”

    林濮阳的身子微微一顿,不过还是没有出声,身影消失在了门口。

    “我留下!”

    “我也留下!”

    “我有些事,诸位,那就先告辞了。”

    ……

    这些江湖中人有些明日留下,有些离开,离开的人还是占了大多数。

    毕竟他们过来主要还是为了和遗皇山庄的人对接,现在目的达到了,至于明天陈向荣宣布的一些事,他们根本不在意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