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一章 当前的任务

    敦煌八月下旬上午的阳光很舒适。铺陈在城外连绵不绝的军营、戈壁上。

    沙漠和戈壁是两种地形。大漠是漫漫的黄沙。而戈壁是荒凉的,土质有黑色,褐色等,蕴含着不同的矿物质。

    敦煌西面是沙漠,北面是戈壁。驻扎在城外的四万大军,环绕着敦煌城。

    沈迁骑在一匹骏马上,他带着八名家将,马匹小碎步匀速的进入军营中。他穿着白色的武士服,猿臂豹腰,英姿勃发。

    一路上,穿着栅栏,壕沟、拒马,营盘。到京营伸威营游击杨纪帐中拜访。此时,营帐中已有近十名京营将校齐聚。

    沈迁走进帐中。众将校纷纷招呼。

    “于乔来了。”

    “沈二爷来了。”

    “沈兄弟…”

    场面热闹。沈迁亦是得体的一一回应着,叔伯兄的称呼着。世家子弟,在场面上很娴熟。

    庆国公府世代勋贵,隶属于旧武勋集团。而牛继宗的部下,很大一部分高级将领都是旧武勋集团。同时,沈迁的长兄数年前战死在西域。军中有同袍。

    春季时,牛继宗战败,撤下来溃兵三万。其中京营两万。京营的编制是8千人一营。设一名参将,两名游击。齐驰前往瓜州前线,带走了4千京营。留有两营在敦煌整训,休养。

    游击杨纪便是留在敦煌。

    敦煌留守5万人,除却苗副将手下的2万人,再加上这2营京营,其余则为辅兵。

    营帐中,游击、千总、副千总们随意的落座。沈迁陪在末席。他奉贾环的令,和诸将接触。

    闲谈一会后,杨纪环视诸将校,试探的问道:“诸位以为贾环如何?”昨天的接风宴,他们都参加了。反响很大。贾环对外的态度:很强硬。这符合他们这些京营旧部的需求:复仇,一雪前耻,将功赎罪!而且,贾环同样出身于旧武勋集团中的核心世家:贾府。

    但是,杨纪等人对他,仍旧有疑虑。投靠与被投靠,或者双方合作,本来就很复杂。

    贾环的年龄不是问题。关键在于,第一,贾环的态度是否会变化。第二,贾环的地位,在整个西域而言并不高。纯以文官论,除去总督,贾环官位排在第五。但战时,将领的权力很大。军需官很重要,如何比的过手握兵权的将军?

    以四王八公这条线来看,他们应当与贾环合作。那么,他们投靠贾环背后的齐总督,贾环在齐总督面前,有多少份量呢?

    一名老成的千总道:“杨大人,还是再等等看吧。”几名千总纷纷出言附和。

    杨纪点点头,他心中亦是倾向于这个意见,看向沈迁,“于乔,你看…”

    沈迁轻轻的抿一抿嘴,收敛心中遗憾的情绪,笑道:“我定会将诸位叔伯的意思转达给子玉。”说到底,还是贾环在西域诸将中的“面目”太模糊啊!个人形象,才刚刚开始,慢慢的树立。

    …

    …

    八月二十二日,天下着小雨,天地间腾着一股小小的雨雾。敦煌全年降水很少。雨天难得。

    总督府二堂内东面的院落中,程攸为贾环安排了三间并排的屋子,用作办公。

    庞泽作为贾环的助手,管理着手下二十五名吏员、笔帖式、账房。他们一起在隔壁的房间中。贾环组建团队,向来喜欢往大的方向去做。他的要求很精细。

    黄观每日带着二十骑,轮班跟着贾环。护卫他的安全。他们在旁边的屋子里等候,休息。

    贾环的办公房间居中。屋中陈设简单。书桌,档案柜,一套枣木茶几,用以待客。

    贾环端着茶杯,站在木窗前看着庭院中的雨。

    沈迁刚刚离开。

    自十九日的接风宴之后,贾环以一句“寸寸山河寸寸金”引领的风潮,那耀眼的光芒似乎归于平淡。他的日常时间又转变为繁忙的后勤调动。

    瓜州前线已经开战。齐总督手握4万4千京营,外加2.6万辅兵。依城列阵,局面占优。大战开始,后勤压力不小。

    但是,整个西域画图的一角,已经舒展开!他运粮完成,在军需官的位置上,算是站住脚跟。再进一步,则是接管整个西域的舆论宣传。这是齐总督和幕僚们都认可,并交给他的权力。

    此时繁忙的情况,要等胡炽抵达敦煌才会缓解。他才能腾出手做其他的事情。胡钱王十天前,就带着随从从长安启程出发。将于二十六日抵达。

    贾环看着庭院里稀疏的树木。心中思索。

    他习惯于从平平无奇,变得万众瞩目!同样习惯于从舞台的中心,回归于落幕后的平淡。

    潮起潮落!

    这是一个男人在经历无数烈火的锤炼后,应该有的气度、格局、思想。

    沈迁刚走。他所反馈回来的信息,令贾环感受到些挫折。但,争取与旧武勋集团有关联的将校的支持,并不是他当前迫切的任务。他在西域要呆三年。还有时间。

    当前最迫切的任务,应当是协助齐总督彻底的握有兵权。更直白些:废除副将苗骐在军中的影响力。

    这不仅仅是话语权,兵权之争。这是路线之争!对胡儿怎么可以怀柔?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人民的残忍。胡儿杀汉民时,可曾感念曾被放过的恩德?

    以武止戈!以杀止杀。

    那么,第一步,应该是什么?

    贾环身后传来脚步声,庞泽一身青衫走进来。他中等身材,大鼻短须,面向丑陋。但才华横溢。曾经在书院中绰号的“凤雏”。时年已经快三十岁。时光荏苒啊!

    “子玉,你找我?”

    贾环微笑着招呼庞泽落座,说道:“士元,晚上你陪我一起去郭家走一遭。”

    庞泽微怔,随即仰头大笑,“子玉,你是想…,哈哈!痛快!大丈夫当如是。”

    他猜到贾环的意图。

    …

    …

    郭家,是敦煌本地的大族。民族,汉。在敦煌繁衍近百年。家族人口近千。拥有多处田庄,经营着丝路上的茶马贸易,粮食贸易。

    郭家在敦煌的住处,位于离城三里的郭家村中。村落分布在山坡、平原、河流旁。人烟稠密。农民在田野中忙碌着。小雨中,充满了诗情画意,如若塞上江南。

    郭家嫡支、族长郭纶的府邸位于郭家村的东头。高门大院,屋舍静雅。优美如画。

    但此刻,午后时分,宁静的郭府正厅中,气氛极其的压抑。

    胖胡商骨利正高坐在椅中,蛮横的道:“郭族长卖粮,得了大把的银元。赚的盆满钵满。而我们几家囤积的牛羊却开始在掉膘,每天都在损失。这笔账难道不该算一算?”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