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新态度(中)(9k)

    允儿说的一点都没错,高雅拉这个晚上确实挺难熬的!

    本来嘛,她请金钟铭吃饭都是努力鼓起勇气才开的口,没办法,两人交情说深不深的,说浅不浅的,也就是之前做练习生时有过这么一段见面含笑点头问好的时间,勉强算是有些来往……而即便是这种交情,也随着两人人生道路的分叉,以及金钟铭开了挂似的起飞还有她高雅拉开了挂似的坠落,变得毫无意义起来。

    但就是这种努力鼓起勇气才开口换来的一顿晚餐,高雅拉还指望着攀点关系,回复一点情分呢,允儿却突然心急火燎的要过来……你林允儿想找金钟铭说话,至于蹭我的场子吗?直接去他家啊!可偏偏高雅拉却又根本没法拒绝,因为人家竟然跟金钟铭说好了!

    你说气不气?

    但这还不算,如果说允儿过来一起吃晚饭,最起码像是个女伴的样子,气氛什么的也不至于太糟糕……可是李秀满老师蹭过来是个什么意思?!

    您老人家到了,让我们这些人怎么办?

    更可怕的是,本来就很尴尬的场景,这位老师偏偏还要用一副慈祥的目光盯着她,然后说着一些让她听了就觉得柰子(防和谐)疼的话。

    高雅拉是真觉得自己柰子隐隐作疼,搞得她都想吃完饭就去查一下有没有乳腺癌!

    “想当初我们雅拉也是打破过百想最佳女新人记录的年轻演员……05年,她才16,实在是不能再小了,再小就算是童星了。”某家中餐馆的小包间里,四人相对而坐,李秀满看着自己左手边的高雅拉,然后一脸宽慰,看起来颇有几分长辈的意思。

    高雅拉一脸无奈,讪讪的没好意思说话……是,当初自己是和金钟铭齐名的演艺圈新星,可现在呢,你怎么不说《向大地头球》?

    “确实比允儿强多了。”金钟铭被对方憋了半天,却也只能蛋疼的对另一边颇为无辜的允儿使出斗转星移了。

    不过,结果有些出乎大家的预料,向来自尊心极强的允儿今天晚上却丝毫不以为意,甚至还敷衍的点了点头。

    “允儿嘛,当然也不错。”李秀满又看了看自己右手边的林允儿。“不过她终究是idol,不是专业的演员,差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但这也是相对而言,08年她不也拿了百想最佳新人吗?演员这条路我觉得她还是能走的通的。”

    金钟铭又开始觉得蛋疼了……李秀满这厮今晚上阴阳怪气的,绝对是不怀好意。

    “那个钟铭啊。”说着,李秀满果然又抬起头盯住了正在他对面的金钟铭。“你说,为什么这么好的演员苗子,却一个个落到这份上呢?难道真像是外面说的那样,是我们S.M公司耽误了她们?”

    此言一出,饶是允儿心事满满也立即回复了注意力,高雅拉也马上变得紧张了起来了,可金钟铭却愈发蛋疼了,因为此时的他已经猜到对方今晚上是个什么意思了,

    菜开始一样样的上来了,热气腾腾的,根本不是所谓韩式中餐,看的出来高雅拉是下了功夫的,可桌子上的四个人却明显心不在此,只是任由这些菜肴摆在桌上冒热气而已。

    而等菜陆续上的七七八八,服务员开始退出去以后,李秀满不管不顾,竟然又继续质问了起来:“你说我们S.M公司在影视这方面,钱也没少过,诚意也没少过,下的水磨工夫更没少过,雅拉和允儿她们小时候上的课,都是从正经艺术大学请来的教授……那个现在最火的《新世界》,里面的朴成雄,他不就是首尔艺术综合学校的表演系主任吗?当初也是来给她们俩上过课的……”

    “朴成雄前辈还是不错的,但可惜身上匠气太重。”心里早已明了的金钟铭当即摇了摇头,决定不能再让这厮阴阳怪气下去了。“给允儿这样的idol当老师勉强还行,给雅拉这种职业演员当老师就差了点……今天人少,说句不尊重人的话,整部《新世界》电影,就数他最拖后腿!”

    李秀满似笑非笑:“原来朴成雄还不够格?可是雅拉上一部电影,我可是专门请了安圣基前辈过来合作的,而且我们S.M公司还主动为这部电影投资了很大一个份额,结果却只有四十几万观影人次……”

    高雅拉当即站起身,明显是想表达一些什么,但却被李秀满提前伸手示意,又无奈的坐回去了。

    “那部电影我也知道。”金钟铭毫不示弱的应道。“过时的体育励志题材,前不挨村后不挨店的,根本没法引起韩国民众共鸣;然后投资也小,场面寒酸;还有演员,三个演员,安圣基老师明显是冲着跟导演的交情去的,而雅拉那个角色……明明一场教练和运动员的男人励志戏就好,那个女性角色着墨过多反而是败笔!”

    “反正就是我们公司怎么掺和影视上的事情都不对了?”李秀满反嘲了一句。“是这意思吗?”

    “差不多吧。”金钟铭毫不避讳的抬起头直视对方。“就是这个意思!”

    “凭什么呢,就因为我们是唱歌的,是搞韩流起家的?”李秀满依旧面带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但却也不再隐藏自己的那股子邪火了。“所以人家演电影的人就看不起我们?!甚至看不起我们的钱和演员?!”

    这下子,两边两个女孩子已经齐齐面色呆滞了,一个是来道谢攀交情的,一个是来求情的……自家这位老师如此作态,让她们怎么办?!

    “也跟时代有关系。”金钟铭沉默片刻后,却是承认了这个说法。“过些年观念放开了,说不定就会好的。”

    “换句话说……”

    “换句话说。”金钟铭截断了对方的话。“不是前辈做的不好或者不对,而是你低估了这个圈子里的保守程度。我学历史的,喜欢跟人举历史上的例子,今天也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好了……中国历史上的后赵政权,你认真读史书的话就会发现,开创者石勒也算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在西晋之后率先统一北方,可就是这个人在历史上的存在感极低,有一些印象也是负面的……”

    “为什么呢?”李秀满继续略带嘲讽意味的嗤笑了一声,

    “因为他是个杂胡外加奴隶外加盗匪出身。”金钟铭毫不客气的答道。“不要说汉人豪杰了,就连匈奴、鲜卑这种族裔都勾搭不上,而当时胡汉矛盾是主流矛盾之一,在那个背景里他的族裔和身份是个致命的弱点,所以当他出现在中国历史进程中以后无论做什么,无论怎么做都是错的……甚至他出现在中国历史进程中本身就是一件错误的事情!”

    “你是想说……这是个天生贱种了?!”这下子,李秀满一点笑意都没了。“你学历史就是这么学的?”

    “我只是在说他确实不该掺和到一些不该掺和的事情。”金钟铭摇头道。“实际上,以他的军事才和表现的个人特质,真要是能投奔个其他豪杰,一辈子当个将领什么的,一定能够在历史上享有一席之地,可一旦成了君王之后,却反而被历史给刻意的遗忘和贬斥……”

    “不可能的!”李秀满毫不犹豫的摇头道。“金钟铭,我李秀满也是首尔大出身的,我也读书的……据我所知,石勒以前不就是前赵的将领吗?可他作为一名将军,打着打着地盘就比自家皇帝大了,这种人物,怎么可能会一直寄人篱下?成为皇帝是怪他本事太大了还是怪他原本的皇帝本事太小了?”

    “是啊。”金钟铭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没能遇到一个真正能拿捏住他的人,反而是石勒的悲剧!”

    场面一时间僵持了下来。

    “那个李秀满老师,还有那个钟铭oppa。”看着这幅傻子都知道是在互怼的场景,高雅拉这才想起来自己才是今天的主人,于是赶紧尴尬的出言调和。“菜都凉了,还是先吃菜吧。”

    “就是嘛。”允儿也用自己那个标志性的假粗嗓子劝道。“你们两位说的那些话,前面的倒也算了,后面的什么东西我和雅拉姐听都听不懂,还是先吃菜……”

    “还是别忙着吃菜的好。”金钟铭无奈的摇摇头。“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恐怕没人能吃好这顿饭……”

    “那就请你把话说清楚吧!”李秀满黑着脸答道。

    “不是该前辈先说清楚吗?”金钟铭板着脸反问道。“出事的是你吧?我反正最近平平安安的,挺愉快!”

    “看这架势……我这个当事人不一定有你清楚!”李秀满依旧愤恨难平。“你怎么知道我遇到事情了?”

    “我也是根据一些杂七杂八的传闻猜的。”金钟铭实在是有些无语。“然后刚才见到前辈这个样子,才算是确定了事情的真伪。”

    “猜的竟然也比我知道的多……”李秀满越来越上火。

    “到底怎么回事?”允儿赶紧出言灭火,这时候她也只能暂时把自己的满腔心事的给压下去了。“oppa你知道吗?”

    “那就我来说好了。”金钟铭看了一眼惶急的允儿,有些戏谑的摇头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李秀满老师还有你们S.M公司,今天应该是吃了一个超级大亏……被人坑的连皮带骨头都没了的那种!”

    “老师?”高雅拉赶忙回头惊愕的看向了自家会长。“公司出事了?!”

    “哼!”李秀满冷笑一声,然后低头端起眼前一杯白水喝了下去,倒也没有否认。

    “oppa,到底怎么回事?”虽然心里还有别的事情,但事关自己的公司,允儿也和高雅拉一样是真有些关心了。

    “是张东健。”金钟铭摇头笑道。“本来你们公司想仗着自己有钱,把张东健那帮人给一勺烩了,可没成想那个老小子反倒把你们公司给一锅烩了!你们李秀满老师现在可不仅是人财两空的概念了,干脆就是被人给反套了!”

    原来,之前就说过的,金钟铭这边越是显得咄咄逼人,李秀满那边就越想营造一个属于S.M公司的小娱乐圈生态,从而达到不求不受制于人的目的。可是话又说回来,电视台他是不指望了,直接制作影视剧什么的他也吃够了亏,于是李秀满和金英敏思来想去就开始打起了其他领域顶级人才的主意……

    比如说S.MC.C(符号打不出来,好尴尬)刚刚签下来的姜虎东。

    说实话,S.M签下姜虎东绝不是为了什么艺人收入抽成,实际上这个前国民MC的合同条款是非常宽松的……那这个合作意义何在呢?答案很简单,只要这个胖子算是S.M公司的人,那这家韩国最大的韩流经纪公司就不会在综艺节目这个方向上受制于人!想想就知道了,无论是谁回归需要上什么综艺节目,又或者是将来哪个idol需要转型去当个综艺MC,姜虎东都可以很自然的发挥出自己的作用,然后将这些idol给无缝衔接过去……说不定就能让利特、金希澈这样本来就擅长综艺的人一路跟着他走下去呢!

    不过回到眼前,S.M公司这一波行动的真正戏肉却并不是在综艺和姜虎东身上,前者虽然很重要,但是相对于另一个方向的强强联手,就显得有些不够吸引眼球了……没错,这就是张东健和他的AM娱乐经纪公司。实际上,就在姜虎东被李秀满三顾茅庐之类的动作给打动,然后正式签约了S.MC.C的时候,这个专门用来容纳大牌外援的子公司也同时完成了对AM娱乐经纪公司的收购。

    至于AM整个公司的价值……讲句大实话,这家公司本身毫无价值,它根本就是张东健和几个业内好友一起搭建的工作室,然后靠着张东健的名头方便接戏而已。那么换言之,所谓收购AM,实际上就是为了获得张东健、金荷娜、韩智敏这几个人的专属合约!张东健不用说了,老牌影帝,而且是最擅长作秀的那个影帝,所谓idol化不亚于张根硕嘛,所以这几年他虽然越来越坑,而且已经结婚生子,但商业价值大体还在,广告、时尚剧、国外商业电影也都时不时能拿到;金荷娜自然也不用说什么了,11年刚刚大钟青龙双料影后,看起来正当年的顶级女演员;然后韩智敏,这位没什么过硬的荣誉在手,但却是这几年电视台最青睐的当红电视剧女演员。

    那么,李秀满和他的S.M公司怎么想的自然就不用问了,这就和姜虎东一个道理,这三个人,前两个都能担纲一部电影,后一个也能独立担纲一个电视剧,到时候以旧带新,利特那几个人想走MC路线当然没问题,可是允儿、秀英这些人也可以跟着这几个人跑电影、电视剧的路线吧?

    总之,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而且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直到今天上午!

    “别的几个小演员就不说了,而你们公司实际上看中的就是那三位的经纪合同。”金钟铭满脸戏谑的跟旁边两个女孩解释道。“然后想来这应该是张东健的意思,比如说什么大家是一体的,自然要共进退之类的,我不能放下其他几个小演员去直接签约……然后逼着你们公司以收购整个AM的方式拿下他们三个的合同。”

    “这有什么问题吗?”允儿小心翼翼的问道,艺人嘛,对于合同问题总是很敏感的。

    “看起来确实没问题,S.M拿下了整个am公司,同时获得了几个人的专属合同,然后张东健那几个人将手里的股权变成了S.MC.C的股票,不再享有控制权……虽然这个过程中你们公司多花了点钱,可是由于股票的问题,反而加深了双方的羁绊,双方的目的似乎都达到了,这么一想的话也不是不可接受……”

    话到这里,金钟铭突然顿了一下,然后卖了个关子。

    “到底是怎么回事?”允儿一脸无语的扮演了捧哏的角色。

    “没怎么回事。”金钟铭笑道。“唯一的问题在于,张东健那几个人的专属合同年限似乎都已经快到了,而他们不想续约!”

    “哼!”李秀满再度冷哼了一声。

    “听懂了吧?”金钟铭不以为意的回头看了看高雅拉,在对方点了下头后,他又回头瞅向了允儿。

    “这不是相当于诈骗吗?”允儿迷糊了很久才恍然大悟。“一个影帝、一个影后,还有一个正当红的电视剧女演员……这种大人物怎么能一起做出这样的事情?”

    “谁知道呢?”金钟铭摇头笑道。

    “是啊,谁知道呢?”对面的李秀满已经气得嘴唇都哆嗦了起来。“所以我才不懂的!他们怎么就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我说一句话。”毫无存在感的高雅拉小声的插了句嘴。“从道德上来说,这跟诈骗没区别,但在法律上毫无问题,说不定等以后风头过去了,张东健前辈他们还会把手里S.M C.C的股票卖了套现呢……”

    “是啊。”金钟铭赞同的点点头。“法律上没有任何问题,这就好像体育转会时自由人的口头承诺一样,绝大多数人都会去遵守,但真要是有人因为利益变了卦你也无可奈何!而且我补充一句,雅拉你把人心想的太纯洁了点……根据我的消息,最近因为虎东哥的签约还有am的被收购,你们SMC.C的股票在飞速上涨,于是,我们的张东健前辈就在今天上午,已经趁机套现了!”

    这下子,高雅拉也目瞪口呆了。

    “实际上这就是我为什么看到李秀满前辈这个姿态以后能立即反应过来的原因……来之前,我就知道这件事情了,只是觉得姓张的有点太贪心了,当时没往续约这个路上想。”金钟铭接着讲道。“不过他这么一瞪眼,我马上就想明白了一切!”

    “想明白的话那我就再问你一句好了。”李秀满长呼了一口气。“这个姓张的就算是影帝又如何?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他难道还想在这个圈子里继续混下去吗?你们这些演电影的一个个的就这么不要脸?”

    “这个请前辈放心。”金钟铭赶紧正色摇头,颇有几分义正言辞的味道。“据我所知,我们这群演电影一般而言还是要些脸的,张东健既然干出这样的事情,估计名声也就臭了,以后也没几个人会跟他合作了!”

    “可是我为什么觉得他这人有恃无恐呢?”李秀满眯起眼睛死死盯住了对面的年轻人。“昨天晚上金英敏社长去见他说续约的事情,他嘴上答应的好好的,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甚至还留了金社长吃了晚饭。可今天上午,他上来就把手里的股票全都套了现,然后下午当着我和金社长的面死不认账……这像是担心后路的样子?!”

    “哦!”金钟铭这才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如此,张东健看起来不担心后路,所以前辈是怀疑是我在给他撑腰,所以才来找我对峙?”

    “不是吗?!”李秀满被气笑了。“除非得到你的点头,否则他们敢这么把我们S.M公司当肥羊涮?!整个韩国娱乐圈,也就只有你有这个动机和能耐吧?”

    话到最后,李秀满的声音已经彻底不受控了,很显然,不是说他这辈子就没吃过大亏,但当年把他逼出国去的可是政治问题,而今天,他竟然被张东健一个破落户给玩成这样,能不让他邪火直冒三丈高吗?!

    “在前辈眼里,我就是这种人吗?”金钟铭一脸诚恳的反问道,俨然无语至极。

    李秀满再度气笑!而旁边的两个女孩子根本连吭都不敢吭,高雅拉已经准备想着如何脱身了,而允儿也在犹豫要不要把事情再拖一下,或者吃完饭叫上郑二毛、郑大毛,还有贝克之类的生物在旁边压压场子再说事……

    “你今天就给我个准话吧!”李秀满笑完之后再度端起茶来,然后轻描淡写的问道。“是你做的吗?又或者不是?”

    这次轮到金钟铭突然笑了出来。

    “oppa笑什么?”允儿明显是被心事给冲到了,竟然在这个关口不知死活的捧哏。

    “我笑我这位前辈端茶的手都是抖得。”金钟铭笑道。“明显是气到极点了……你说我要是点了头,他会不会下一秒直接把茶杯砸过来?”

    “啪”的一声,允儿和高雅拉吓了一大跳,扭过头去才发现是李秀满把白开水给重重的砸回到了桌面上。

    “看来今天确实是要给前辈一个交代了。”金钟铭无奈的收起笑意,然后一边点头一边瞅向了允儿。“不过既然如此的话……一起来好了,省的三番两次的吃不好饭!”

    “什么?”允儿不明所以的问道。

    “能有什么?”金钟铭认真的反问道。“你找我又是什么事?你别忘了,今天这段饭可是人家雅拉请得,你和我对面那位前辈可都是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他找我来对峙,你找我又有什么事?正好一并说了,我再一并给个答复,也省的麻烦!”

    允儿犹疑了一下,很明显,在不讨论合同问题的时候,李秀满她还是很信任的,但是高雅拉嘛……以两人不咸不淡的交情,估计只有讨论合同的时候她才是值得信任的同伴。

    不过,这一切在迎上了金钟铭斜过来的目光后却都无所谓了,她相信这个人能罩得住场子。

    “是这样的。”想通了之后,允儿微微叹了口气,然后娓娓道来。“去年恋爱禁令到期以后,我和一个人有所发展……”

    这一番话停下来,别人倒也罢了,高雅拉却是听得目瞪口呆,她突然自己今天请得这顿饭还真是精彩,其他人的饭局有哪个像自己这顿饭这么高端的,又是影帝影后玩诈骗,又是《朝鲜日报》主编被人司法报复的……

    “前辈觉得是怎么回事?”出乎意料,金钟铭听完之后竟然先问了下李秀满。

    “想不明白。”事情是允儿的事情,李秀满倒也没推拖,但却也一个劲的摇头。“根据我的经验,银行那边的人做事基本上要讲个脸面的,就算是真不爽了最多出钱请人骂回去……再说了,李胜基他爹本身就是银行系统出身的人,真要是觉得不对劲,打声招呼总是可以的,怎么会上来就甩黑材料?他发的头条文章是前天吧,然后一个招呼不打,隔了一天就被人搞到司法调查的地步了?!太奇怪了!”

    “前辈说的有道理。”金钟铭连连点头。“而且据我所知,移动银行和实体银行之间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矛盾……”

    “总统不是刚刚下令将水电费业务移交给移动银行吗?”允儿赶紧不解的插嘴问道。“以前这是实体银行的专享业务吧?怎么能说没太大矛盾呢?”

    “那算什么?”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答道。“这个东西对我们最大移动银行的作用主要是在推广方面……我这么说你可能不大相信,但事实上实体银行系统的那些要员跟我们的关系反而普遍性是挺不错的那种。”

    “这又是为什么?”允儿更加茫然了,因为这跟她下午得到的信息截然不同。

    “因为金融业的人比谁都懂得什么叫做时代的进步。”金钟铭认真的答道。“那些人从一开始就明白什么叫做科技融入生活,也比谁都懂什么叫做大势不可逆,所以那些旧银行系统的要员们反应非常有趣……一开始他们是沉默,是无动于衷,这就已经说明他们能看得懂时代方向,知道什么叫做不可逆了;然后他们开始试探性的接触,希望跟我们合作;而现在,我也不瞒你,在新政府表达了支持态度以后,旧银行系统的人现在是蜂拥而至,争着抢着想跟我们融为一体!”

    允儿当即怔了一下。

    “我举个例子。”金钟铭坦然自若的继续说明道。“虽然还没公布,但国家投资基金已经成为了我们这个移动银行的第四大股东,然后很自然就多出了一个半官方色彩的副总裁位置,而现在争夺这个位置的主要是两个人,一个是原韩亚银行副总裁,一个现任金融监管委员会的一名委员,这两者就是你所理解的所谓‘旧银行系统’的代表性人物。而且,前者跟现任总统走的近,但年纪偏大,是想提前退休来我们这里继续延续自己的……呃,金融生命的;后者是正当年,是企业金融管理的专家,明显是想过来有所作为的,但可惜选举时跟文顾问走的太近。所以,这两位现在是龙争虎斗,偏偏各有千秋,还都面子极大,从三星到sk再到我全都在躲他们俩……雅拉这顿饭我要说声谢谢的,因为你今天把我从那两位同时发来的饭局邀请里给救出来了。”

    高雅拉尴尬一笑,不知道是该高兴该悲哀……感情对方答应的这么痛快是这个缘故?

    “所以呢?”允儿依旧茫然不解。“oppa你说这个,到底是想说一个什么意思?”

    “我就是想告诉你。”金钟铭毫不犹豫的应道。“不大可能存在所谓因为帮移动银行摇旗呐喊,然后就被旧银行系统人报复的这种可能性的,李胜基他爹被司法调查,我能想到的,只有两种可能!”

    允儿认真以待。

    “一个叫做拔出萝卜带出泥。”金钟铭笑道。“是那些脏事的另一头事发了。而另一条,则是有人因为私怨,然后私人蓄意报复!”

    李秀满也点了下头:“我赞同钟铭的看法。首先,旧银行系统这个说法根本就不成立,因为金融行业向来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更何况是挤进了足足九家大银行的韩国?而且这个事情根据我的理解,手机支付还有移动银行的出现和推广,唯一一个需要紧张,或者说唯一一个有可能有对立情绪的,其实只有政府一家,因为它们需要对这个新东西进行金融监管!而这一点,在新政府作出支持的姿态并让国家资本介入以后也就变得无所谓了起来,那些人也自然会变得特别热情。总而言之,我确实想象不到什么人会因为李胜基的父亲发表了支持移动银行业务的文章,就对他看不顺眼!”

    允儿还是有些恍惚:“那位伯父我还是知道一点的,很精明很可靠的一个人,不至于判断的这么离谱吧?听胜基oppa转达过来的意思,他似乎是已经认定了……”

    “他不是认定了什么旧银行报复。”金钟铭可惜的抽了下鼻子,眼前的菜已经全都凉了。“而是和现在坐在我对面那位前辈一样,认定了我金钟铭而已。”

    李秀满漠然不语。

    允儿则恍然大悟:“所以,他其实是想找个由头,然后让我搭线,请oppa你帮忙解决问题吗?Oppa你是不是确实知道这事是谁干的?那能帮帮忙吗?”

    金钟铭点点头:“我还真知道是谁干的,不过这就是你今天一定要过来的缘故吗?请我帮忙把事情按下去?”

    允儿也跟着点了点头,但马上又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金钟铭反而有些不解了。

    “有点不爽罢了。”允儿坦然答道。“在老师和oppa你面前没什么不能说的,对方是前辈,真要是认真说实话我肯定也会照做的,可现在你们一讲我才明白,他明显是觉得我是个没文化的idol好糊弄,所以扯了一个挨不着边的理由,让我觉得找oppa你是有些正当性的……确实突然有些生气了,感觉那位长辈虽然接触起来挺和蔼,但骨子里应该还是有些看不起我这个小idol的。”

    李秀满沉声不语,而是继续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

    “所以呢,允儿你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章程?”金钟铭向后靠在椅背上,摆出了一个很从容的姿态,但嘴上却紧追不舍。

    “oppa告诉我是谁干的就行了,我也算是能交代的过去了。”允儿咬咬牙应道。“然后我回去看看他这个长辈的进一步反应,真有诚意咱们以后再说!”

    “我明白了。”金钟铭陡然叹了口气,然后拿手指指了指手边和对面的这两人。“两位不速之客,突然跑过来打扰我吃饭……一个是想问是不是我搞了他的公司,另一个则是想问是谁搞了她男朋友的爹……是这两个问题吧?咱们有言在先,我要是干脆利索的回答完了,能让我安生吃顿饭吗?”

    “没错,给个答复吧!”李秀满低头晃了晃自己手里的白开水。“不管怎么样,你金钟铭的话我还是认得!”

    “oppa放心吧,你说了我肯定就不打扰你了。”允儿也赶紧劝了一句。

    “那好,我说着,你们听着!”金钟铭再度叹了口气,然后板起脸正色了起来。“第一个问题,不是我!”

    李秀满陡然捏紧了手里的杯子……这个答案其实比‘是’还要来的窝心,因为,这意味着连张东健这个破落户打心眼里都瞧不起自己和自己的韩流公司。

    “第二个问题。”金钟铭扭头看向了一脸期待的允儿。“是我!”

    允儿继续保持那副期待的表情和姿态,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一直在隐身的高雅拉抽了下鼻子,忽然扭头看了看李秀满,但后者一直在低头看自己手里的白开水,完全没有注意到金钟铭的第二句话……

    这时候,讲实话,高雅拉特别想喊一声老师、总监或者会长……但是她喊不出口,因为她突然觉得自己柰子疼……疼的特别厉害那种!

    今天晚上这顿饭,到底算个什么事啊?!

    PS1:继续推书《颂长生》。

    ps2:说两个有趣的事情,也算是给八月份两次断更一个解释。

    一个是昨天,这个原因很简单,老妈突然视频过来,我们俩难得都很有精神头,所以一口气说了得有三四个小时,手机没电一起充着电接着聊那种,所以这章直接是夜里开始码的。

    另外一个是前几天连续两天没更新……那个原因更有趣,本来不好意思说的,但是书评区有个祝我身体健康的帖子,很羞愧,觉得还是要说一下的。

    大家应该都知道,我白天一般需要打卡,晚上才能码字,所以晚餐经常是从学校回来路上订餐,正好回到住处稍微收拾一下就能接到外卖。而群里的少部分人应该恰好知道,我那两天迷恋上了某家麻辣香锅的炒面,没错,就是麻辣香里面炒方便面……但是那天我一时不察,选错了锅底,将平日的微辣选了变态辣。总之,打开外卖盒,一口下去沁心甜,差点没死过去!但是呢,我这人小时候家里是所谓的标准农村穷孩子那种,浪费粮食是绝对不干的,于是我做了第二件蠢事,我拿凉白开倒进了香锅热面里面,希望洗一下让它变回微辣……果然勉强入口了,虽然吃进肚子里依旧辣的难受,但是吃着还是没问题的(现在想想是凉白开降温的缘故而已)……当时我一边吃一边就觉恐怕要出问题,所以还在群里扯淡,说今晚上可能要不行了,明天早上再看更新吧……事实证明,我低估了这盒变态辣香锅面掺凉水外加空调的作用……我拉了一夜肚子,变态辣的肚子……两天没缓过来!

    PS3:一定要感谢几位的打赏,奶爸、stanleyco、云岚、熊熊爱老婆……太多了!

    其实很尴尬的是,人都是矛盾的,每个月领稿费和被催更时总觉的自己一个兼职这么辛苦,才这么点收获还要被人催,简直没有天理。但每次断更的时候看到这种打赏,又总会觉得自己真无耻……凭什么让这么多人一直如此厚爱……好尴尬。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