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波折(下)

    PS:抱歉,被那个消息搞得有些失神,始终没能码出来。

    当sunny来到cube公司大楼的时候,正好遇到金钟铭在拍戏。至于拍得内容嘛,只能说很有意思,不然她也不会饶有兴致的跟着剧组看了一遍又一遍了。

    “来干吗,看我笑话吗?”好容易结束了拍摄,又看到了来探班的sunny,可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的金钟铭兴致却不是很高的样子。

    “最终还是没舍得打?”sunny挎着包站到对方面前,时隔许久才见面,新的发型和成熟的姿态让她增添了不少魅力,不过,矮小的个子和满脸戏谑的表情依旧提醒着对方,她还是那个李顺圭。“按照允儿说的,你有胆量往人家女孩子脸上蹭血,没胆量拎起棍子打一只狗?”

    “不舍得就是不舍得。”金钟铭先是笑眯眯的抬头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看了好一阵之后却又懒得在嘴皮子上争辩什么,随意的敷衍了一句后,反而是直接蹲下来去帮贝克解开了它的狗链。

    原来,这场戏的剧情是这么来的。话说,金钟铭在《老手》中扮演的那个财阀二代,因为犯罪问题被男主角警察给紧追不放,甚至一度被媒体抓了把柄,所以原本就出身很差的他在自己家族中受到了更大的排挤。这种情形下,可能是因为心理变态,也可能是因为毒品的作用,总之这厮直接就在办公室里将自己的爱犬给活活打死了。

    然而,正如sunny所调侃的那样,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日里拍起戏来顺风顺水的金钟铭这次却出了大糗!他手里拎着的明明只是一把特制的,看起来很虎其实软到根本使不上力气的假高尔夫球杆,却几次三番都没舍得朝贝克下手。这场戏NG的次数,估摸着要赶上他这部电影之前的总和了。到最后,导演柳承莞不得不亲自出面叫停了这场戏,然后宣布简化处理这组镜头,最后的结果是干脆不让贝克露脸,而金钟铭也拎着一个真正的高尔夫球杆狠揍了一只摆在贝克身旁的无辜布偶狗。

    这样的话,虽然说是事出有因,但效果却难免差了一点……本来那意思还准备让金钟铭帮忙招呼着让贝克来点演技发挥呢!

    “早就听说有些人重狗轻人的……”sunny几乎是本能的就想继续嘲讽几句的,但看到对方根本不为所动的样子却又突然觉得无趣了起来。“先不说这个了,你知道我来找你是什么事吗?”

    “大概猜到了一点,但不确定。”金钟铭一边抱住了刚刚解开束缚的贝克,一边面不改色的抬起头,重新看向了sunny。“不过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大家都在忙,先等等好了。”

    “也是。”看着周围忙碌的场工们,本来准备开口的sunny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莫名的,竟然就有了一种荒唐的失措感。

    而sunny本人也明白,这种失措感并非是什么停留在表象上的东西,实际上,这几天她一直都有种感觉,那就是自己整天猫在家里导致了一个严重后果——这次出来,她已经跟周围的人思想脱节了!

    无论是面对曾经和自己朝夕相处的队友们,还是面对着和自己向来心有灵犀的金钟铭,都是如此。

    “坐。”看着对方愣在那里,金钟铭一手挠着贝克的狗头,一手拍了拍身边的空位。“你站那儿耽误大家收拾东西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种失措带来的慌张感,哪怕只是一个座位而已,Sunny内心也颇有些抗拒。但此时片场上位收拾利索,周围人来人往嘈杂声不断,她就算是满肚子不爽也只能依言坐到了对方身旁。

    不过,甫一坐下,她就示威般的将贝克的狗头抢到了自己的怀里。你还别说,抱着一只老老实实的宠物总是能给人带来安全感,这只大狗刚一入怀就让sunny安心了不少。

    “真是有意思。”金钟铭若有所思的看着任由对方施为的贝克。“咱们都大半年没见了,贝克还能记得你,也是它记性好。”

    “有时候狗比人记性好,也更重感情。”放松了心情的sunny终于有心思似笑非笑的朝对方嘲讽了起来。

    “那刚才张嘴说我重狗轻人的哪位?”金钟铭毫不犹豫的反呛道。“女孩子这么善变可不好!”

    这下子,Sunny难免有些气急败坏了起来,两人从狗和人,男性和女性的差异一路撕起来,颇有些回到了七八年前的那种感觉。

    不过,随着办公室里的人撤离干净,两人也好像有些累了似的不约而同的安静了下来。

    随着最后一组场工在柳承莞的大声支派下(明显是在用这种方式和金钟铭说告辞)带着设备离开,金钟铭环顾四周,略显突兀的站起了身来:“走吧,咱们出去找家咖啡厅喝一杯。”

    “不在这儿谈吗?”sunny有些不明所以。“不在这儿我们之前为什么要等?”

    “当然是为了表达对剧组工作人员的尊重了。”金钟铭没有换衣服的意思,他直接将用作戏服的那套高档西装外套穿在了身上。“再说了,咱们俩好长时间未见,总不能就在这种地方招待你吧?先喝杯咖啡聊聊正事,然后看你心情如何,要是不嫌我烦的话,我可以一直陪你到吃晚饭的时候,那时候说不定还能陪你喝两杯……”

    说着,金钟铭在前,竟然就径直朝外面走了出去,根本没有征得对方同意的意思。不过,虽然再次明显感觉到相互在思路上变得疏离了起来,可Sunny难得没有顶嘴,只是低头给拽住贝克的狗链,就直接跟上了对方。而两人也并没有找什么特别有情调的地方,只是随意的选择了cube大楼附近的一家咖啡厅……夏日阳光主题的,可以帮忙照顾宠物,下午时分也没什么人,很适合谈话。

    “咱们俩就别废话了,开门见山先说正事吧,你来找我到底做什么?”咖啡厅里,两人坐定,随着两杯冰镇拿铁送上桌来,金钟铭也变得随意了起来。“难得见你一次,我给李顺圭小姐做个保证,无论是什么问题我都会给你尽量解释清楚,无论是什么事情也都会尽力帮忙的。”

    “你态度这么好,我反而不知道从哪儿开始说了。”sunny微微叹了口气。“以前咱们一说话,总是从互相对呛开始……或许就像是我现在发愁的那样,我一个人呆的时间太长,感觉自己已经跟所有人都脱节了。”

    “能意识到这一点,说明你以前那种对人心的敏锐还没丢掉。”金钟铭轻笑道。“别想太多,就从你为什么会过来说起吧,慢慢来!”

    “也好。”sunny稍微顿了顿,然后微微振作起来,就将前一天少时四人在金英敏办公室里的经历给讲述了一遍。

    “所以,你就是为这种简单的事情脱离了自己的宅女生活的?”金钟铭忍不住再度笑了出来。

    “我知道事情本身很简单,但可能是我们瞎想吧,总觉得公司想让西卡给你带下话。”sunny略显无奈的答道。“但是西卡偏偏又开始无缘无故的闹起了脾气,那我就只好自己过来了。”

    “毛毛又在找茬闹脾气!”金钟铭仰头叹道。“讲道理,她还没完没了了?”

    “先不说这个。”sunny摇头。“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已经给你解释清了,你先给我个答复……弄点实料,别拿那种稀里糊涂的话糊弄我……你就说,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做应对?我回去该怎么跟泰妍她们交代?又需不需要跟我叔叔他们说点什么?”

    “没必要这么着急,”金钟铭赶紧坐直身子笑道。“也没必要这么紧张。最起码我是没听出来这里面有什么特定的谁在故意为难我家毛毛,你叔叔和金英敏社长的措施还是没问题的。实际上,就连青瓦台那里金英敏社长说的也很对头,是官场文化而非是某些人存心要和我为难。再说了,我就算是有心想报复谁恐怕也难,因为我再睚眦必报也不至于找那些底层的办事员为难吧?既然如此的话,你叔叔和泰妍她们还有你的担心一开始就不存在的,安心好了……”

    一番安慰之下,Sunny的表情似乎是有些舒缓了下来。

    “不过。”话到这里,金钟铭却突然话锋一转。“没有责任人并不代表我不会作出反应,毕竟这个本来就属于毛毛的名额明显是被人黑掉的,你说对不对?”

    “对是对,可如今你早就今非昔比了,而我叔叔他们担心的就是这个——只要你插手,就算是你很有节制,那也一定会有那种改天换地的力度的,那到时候肯定也会造成局面的混乱和人心的失控……你懂我的意思?”sunny似乎早就准备好了一些话用来应对对方。“我也不瞒你,我叔叔跟我交代了几句话,可我也是这么想的。”

    “不至于的。”金钟铭摇头笑道。“你和你叔叔都多虑了。”

    “怎么可能不至于?”sunny无可奈何。“你太小看自己的力量了,都能跟总统打擂台的人,对于我们这种……”

    “我不是说力量,我还不至于那么无知和鲁莽,”金钟铭继续摇头笑道。“我是说你太小看我的……嗯,小看我的小心谨慎了。”

    “是吗?”sunny心里微微烦躁了起来……照理说她应该为对方如此配合态度感到高兴的,但事实是,她又一次为自己跟不上对方的思路和节奏而感到不安了起来。

    “我会从一个比较巧妙角度入手的。”金钟铭坦然解释道。“我在美国有自己的路数,甚至洛杉矶道奇队内部也很有人脉……”

    “是那个明星级投手罗尔迪?”sunny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你那个同学?你准备让他出面搞个邀请,把西卡算回去?”

    “不止。”金钟铭微微摇了下头。“罗尔迪固然是个很好的幌子和执行者,但是这种很可能有真正大人物到场的正式政治场合,他这种明星运动员就显得有些花架子了,你应该懂得,对于艺人和运动员而言,他们身上只有光环,没有真正的权力……我说的是道奇队背后的大股东。”

    Sunny微微怔了一下,这种世界级体育俱乐部的大股东,当然还有它所代表的价值,都实在是离自己这个整体宅在宿舍里的宅女有些远了。

    “去年的时候吧,道奇队的前老板正式出手了道奇队,卖了足足二十多亿美元。”金钟铭自顾自的解释了一下。“但是接手的美国本土体育经营公司觉得这种大规模控股不利于风险管控,所以干脆就在不影响控制权的前提下拿出了相当一部分股权在全世界抛售,而因为韩裔群体在洛杉矶的集中,以及韩国棒球那不错水准的关系,他们曾经主动找到韩国来,三星、sk、现代、韩进……当然还有我,全都找了一遍。”

    “那你买下了?”sunny好奇的插嘴问道。

    “没有!”金钟铭摇头道。“我本来确实是有买下来一点的意思,毕竟分散投资嘛,道奇队也确实是个优质资产。只不过我当初是想是和这几家一起,联合起来把人家送出来的这一大块蛋糕整个吃掉,这样的话,说不定因为政治和文化的原因还能得到政府那边额外的鼓励和支持。可天不遂人愿,偏偏当时正好遇到了三星正在内乱的紧要关头,属于有力无心;而现代和韩进又双双陷入经营困境,属于有心无力;SK那边干脆正在倾尽全力参与海力士的收购,是既无心也无力……那我就只好放弃了!”

    “我以为你既有心也有力,能独自吃下来呢?”sunny微微撇了撇嘴,不知道是不是在嘲讽。

    “没辙!”金钟铭略显感慨的答道。“这种世界级的体育俱乐部太扎眼了,我独自吃下来简单,可消化下去就太难了。”

    感情只是担心这种生意太过于招摇?!Sunny忍不住腹诽心谤了一下,而有些回过神后她立即又觉得微微不爽了起来:“不过说实话,美国那边的商人都是那种样子,既然你跟他们只是认识却没有什么利益关系,恐怕也不会平白无故帮忙吧?”

    “当然不会,不过不要紧。”金钟铭微微蹙眉,似乎还没从当时没能吃下道奇队那部分股权的遗憾中恢复过来。“我让Facebook那位堪称世界级青年偶像的大老板替我打招呼就是了,西海岸的高新技术产业高层本身就是美国皿煮党的中坚力量,我那位好朋友马克先生在洛杉矶那份地盘上还是很有人愿意给面子的!”

    “这我就有点听不懂了。”sunny急促咽了下口水,那种跟不上思路的烦躁感愈发强烈,让她有了一些生理上的反应。“脸书的那位马克扎克伯格就这么乐意帮忙?或者说,你就因为这种小事就动用他的关系来帮忙?至于吗?”

    “怎么说呢?”金钟铭摇了摇头,然后将对方那杯纹丝未动的拿铁咖啡往对方身前推了一下。“那位码农出身的马克先生,说不定也在期待着我跟什么体育俱乐部之类的玩意关系更紧密一些呢!”

    “到这里我就是真不懂了。”sunny终于放弃了这个试图追上对方思路的游戏。“但是大概意思我是明白了,反正你是准备绕开我们公司和青瓦台,然后直接从美国那边把该属于你家毛毛的东西直接递回到她手里?”

    “是!”

    “所谓不管付出多少额外的代价,该我妹妹的谁也拿不走?”

    “是!”

    “你个究极妹控!”

    “是。”金钟铭继续毫不犹豫的点了下头。

    sunny登时无语、

    “这样对谁都好,也省的生事。”金钟铭坦然应道。“至于泰妍那边,我会尽量让他们把名额搞成四个,不过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安排的,如果实在不行让她又丢掉了这个机会,你就替我提前道声歉……那丫头应该是很懂事的。”

    “应该会的,泰妍确实懂事。”sunny也有些无奈的点了下头。

    话说,这么大的事情被对方这么轻描淡写的就给解决掉了,而且根本不漏破绽不起波澜,着实有些大巧不工的感觉。只是不知道为何,sunny却丝毫没有放下心来的意思,眉头反而愈发紧促了起来。

    “怎么了?”金钟铭当然看出了点眉目。“这件事这么安排的话应该不会再出问题了吧?”

    sunny沉默不语,似乎是在认真思索着什么。

    “韩国人,尤其是韩国的政客和官员是根本不懂得如何拒绝美国方面要求的……事情不会再有波折!”金钟铭既轻描淡写又极为肯定的下了结论。“真要是这样还不行,那我认命了好了!”

    “我也觉得不会。”sunny微微叹了口气,总算是开了口,然后她忽的一下就端起了眼前的冰咖啡,咕嘟咕嘟的整杯灌了下去。

    看她那个样子,既像是在解渴,又像是在发泄,还有点像是给自己鼓劲似的。

    “到底怎么了?”金钟铭终于重新皱紧了眉头,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出来对方有些情绪不对头。

    “没什么,给自己鼓鼓劲而已。”sunny放下杯子后狠狠喘了口粗气。“其实趁着这个机会我还有个问题……我怕我现在再不问,以后就没勇气问了!”

    “你说就是。”

    “oppa……”sunny的声音突然变得软和了起来。

    金钟铭愣在了那里,伸手去端咖啡杯的动作都僵住了,很显然,他被这个显得意外的称呼和意外的语气给弄的有些失神。

    “oppa,”还是那种难得一闻的软和的声音,同时,sunny还用了一种很少见的期盼或者说是惶恐的目光盯住了对方。“你觉得……你觉得少女时代大概会在什么时候解散?跟我说实话……好吗?”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