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沉寂

    写在开篇前的话,稍微啰嗦下。

    1,我有个正常的工作。

    2,我有个正常的兼职。

    3,所以我写作的时间不多。

    4,于是时常断更以及掉入下水道。

    5,我一直在寻找可爱的节操,可惜它似乎消失在我的生活里。

    6,其实我不喜欢写同人,因为要查阅资料,加上我脑袋不灵活。

    7,所以你们一定会看到许多的BUG,但是不要紧,说出来,能改我就改。

    8,我是一头黑暗的猪,我时常让一个可爱的妹子死无全尸。

    9,所以此书甚黑,是个又黑又深的坑,慎入。

    10,以上。

    凑足了十点真不容易,这是第三本同人小说,更新会慢点,没事就收藏一下。

    话说我对这本书没什么信心,因为火影的背景好庞大,脑容量接收不了,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往后正文前面我不会再写非正文有关的话,要写的话只会放到章节的结尾处。

    .....................................

    有光的地方就会有黑暗…

    七彩霓虹灯迷了人们的眼,纸醉金迷的繁华之下是不停繁殖增长的欲望。

    叶梓默默站在巷口,冷漠的目光扫过灯光笼罩下来往的人群,高大的身躯挡住身后的黑暗,侧耳倾听时,或能听到从身后深处传来的痛苦呜咽声。

    半个小时前,他与同伴劫住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年轻女子,起初仅是为了劫财,但当目标的相貌与身材达标后,进一步的劫色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以想象得到…接下去的几个小时内将是那个女子的噩梦,对此,叶梓眼中尽是冷漠。

    这个繁华都市可以满足人类一切欲望,滋生的黑暗可以毁掉任何无意义的幻想,那些被繁华所吸引过来的人,或幸运、或悲惨…

    而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叶子,老大叫你过去,这里我来守。”许久之后,一个脸上带着桀骜神情的红发青年走到叶梓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叶梓偏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一句话也没说,便往巷子里走去。

    红发青年斜眼看着走进去的叶梓,眼中掠过一丝不屑。

    “从贫民窟走出来的家伙也想打拳?”

    收回落在叶梓后背的目光,红发青年望向华灯下的街道,冷淡自语:“可惜了,以后要少个冲在前面的炮灰了。”

    似乎他已经预见得到叶梓的下场,不是残废…而是死亡。

    才走了一段距离,便听得到从深处传来的嬉笑声,叶梓微微皱眉,加快了脚步。

    巷内墙上点缀了盏瓦度很低的灯,昏黄的微光足以照亮浑浊的地面,不算太差的可见度让叶梓不会因不明事物而绊倒。

    走过一处拐角后,男人浓重的喘息声如伴耳侧,清晰得不能再清晰。

    一个上身**的健壮男人坐在杂物堆上抽着烟,在他身前不远处,一个下身光溜的绿发青年正在前不久劫到的女子身上卖力伏动,旁边还有两个时不时淫笑的男人。

    叶梓冷漠的目光透过昏黄的灯光望去,那个仰躺在肮脏地上的女人浑身**,嘴唇紧紧闭着,眼神空洞,似是麻木,这般表现令绿发青年很是不爽,伏动之间,时不时用力扇了女人一巴掌,但尽管如此,女人还是像一具尸体一样,毫无动静。

    只看了片刻,叶梓便收回目光,走向坐在杂物堆上的男人,道:“老大,你叫我?”

    “你要打拳?”男人吐掉嘴中的烟,淡淡看着他。

    “打。”叶梓迎着男人平淡的目光,用力点了下头。

    男人嘴角微微一撇,下意识摸了摸胸前的狰狞伤疤,淡淡道:“即使是我,上了擂或许连一个对手都打不过。”

    “我必须去。”叶梓笃定道。

    坚定的语气令男人微愣,片刻后道:“明天我会去推荐你,后天就得上场。”

    顿了顿,男人目光突然变得冰冷,“如果你敢在我推荐你之后怯战,那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叶梓心头一凛,沉重的点了下头,示意自己知道。

    男人见状,冰冷的目光逐渐趋向平常。

    “上了台就必须死一个,希望死的那个人不会是你。”

    叶梓情不自禁握紧拳头,从鼻腔里闷出一个音节,他知道这里的规矩,那不是黑拳,而是供人欣赏的死战,一旦上了台,能力不足就是死亡,没有任何的侥幸。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不想上那种鬼地方,可他必须去,因为他需要大量的钱,或者说…大量的医疗费用。

    “等着我…小蕊”叶梓在心里默默道。

    两天后,位于城内最大娱乐场所的地下,如期举行备受期待的死斗。

    场内是一座被钢铁笼罩的擂台,明亮的灯光将擂台照得前纤毫毕现,看上去就像一座冰冷的大型鸟笼。

    擂台上灯光明亮,观众席却是一片灰暗,只隐隐看得到人的轮廓。

    忽然间,一阵激昂的音乐响彻全场,瞬间点燃全场的激情,一波波声浪附和音乐层叠而起,因为…死斗即将开始。

    死斗的解说员照例为热门选手进行了富有激情且冗长的介绍,每说到重点之处,现场的观众便兴奋的吼叫起来。

    能坐在这里的人,皆是非富即贵,此时此刻,他们坐在灰暗的角落里,尽情宣泄人性的负面性。

    当解说员介绍到叶梓之时,特意发出一声独有的嘲笑声。

    “啧啧,那让我们来看看,一个16岁的小布丁能不能打到鬼熊的可爱脸蛋呢?”

    “哈哈…”

    现场顿时爆发出一阵大笑声。

    “好了,废话不多说,有请两位选手登场!”

    咯吱…

    擂台两边的铁闸缓缓上升,露出个供人通过的入口。

    叶梓从通道内走出,踩着沉重的步伐走入钢铁围绕的鸟笼之中,望向正前方时,一个身高有两米多的壮汉正弯腰穿过入口,走上擂台。

    仅身材而言,这本身就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而对现场的观众而言,这不过是一道开胃小菜罢了。

    叶梓眼中含着压抑的怒意,即将上台时,他才知道自己被坑了,他是新来的,站在他对面的选手不应该是常胜老鸟,可即便知道自己被坑了,他也别无选择。

    站上擂台,会死。

    转身而逃,也会死。

    这里就是如此无法无天,跟那个好不容易挣扎爬出的地方一样,只是这里是纸醉金迷的城市,而那里则是与任何肮脏都挂钩的贫民窟。

    鬼熊冷漠看着眼前的叶梓,只待比赛开始的铃声响起,他便会以最快的速度撕了叶梓,这是他的热身活动,也是送给场内观众的开胃小菜。

    叶梓也是满脸肃然的盯着鬼熊,那高大壮硕的身躯给他带来沉重的压迫力。

    面对这样的对手,只能利用速度周旋,然后寻找机会攻击脆弱点,这样或许还有胜算。

    叮!

    解说员并未事先说比赛开始,铃声便突然响起。

    鬼熊却早已经习惯,铃声响起之时,便是呈虎扑之势扑向叶梓。

    反观叶梓却是微微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这时,鬼熊已经近身,大手撕裂空气朝着他的脑袋拍过去。

    那撕鸣般的破空声让人毫不怀疑鬼熊可以一掌拍扁那小鬼的脑袋,顿时间,场内掀起第一波**般的热烈叫声。

    恶风袭来,叶梓眼神微凛,身体猛然一矮,险险避过这一拍,进而借着双方的身材差距,主动向前,一拳挥向鬼熊的裤裆。

    鬼熊没想到叶梓的速度那么灵敏,一时大意,根本防范不及。

    嘭!

    一声闷响,叶梓的拳头结实地轰在鬼熊的下身脆弱之处,现场男性观众见状,叫好声瞬间止住。

    撕裂般的痛楚从下身传来,鬼熊惨叫一声,双眼瞬间赤红,若是常人那里遭到重击,早就疼得生活不能自理,但能在擂台混那么久的人,抗打能力早就非同凡人,并没有因为这一拳失去战斗力。

    “找死!”

    如此狠辣的一击令鬼熊怒吼一声,双臂收拢,直接将叶梓用力拢入怀中。

    “糟了…”

    叶梓没想到鬼熊那里遭受重击还能那么快做出反击,脸色一变,正想有所行动,后背便传来一股强烈的冲击力。

    “噗!”

    强大的力道直接撞得叶梓五脏移位,从嘴中喷出一口鲜血,溅在鬼熊腹部上的同时,整张脸也完全贴了上去。

    “哦!可爱的小布丁在使出一记惊艳的下身锤击后,竟然毫无反抗之力的投入鬼熊爱的怀抱之中,看来小布丁连一分钟也坚持不了。”

    耳中充斥的耳鸣声使得叶梓听不清现场的声音,视线模糊也已经毫无意义,因为紧密贴在那如岩石般的肌肉上完全睁不开一丝一毫。

    叶梓忽然感到遍布全身的恐惧和冰冷…那种感受,比此刻的剧烈痛楚还要可怕。

    要死了…

    冰冷无情的三个字从脑海中浮现。

    在这里死掉的话…小蕊怎么办?

    身体忽然剧烈颤抖起来,似是无视了鬼熊强大的力量。

    “嗯?”

    鬼熊察觉到了叶梓的临死挣扎,冷冷一笑后加大力道,怀中挣扎的身体瞬间一静。

    无尽的黑暗缓慢吞噬掉叶梓…

    最后的最后…是一个靠坐在病床上的女孩的画面,女孩扬着大大的笑容。

    “哥,等我病好了想吃好多好多的零食。”

    “嗯。”

    …………

    哗啦啦…

    冰冷的触感从脸颊乃至全身传来。

    叶梓撑开沉重的眼皮,印入眼帘的是阴沉的天,以及密集的雨幕。

    “我还活着?”

    略微低微的惊喜声转瞬被哗啦啦的雨声淹没,雨水滴入眼中所引起的痛楚令他忍不住闭上双眼。

    当意识到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叶梓便感觉到全身任何一处的酸痛,尽管如此,他却万分的庆幸,他不明白为什么落败之后还能活着,但是只要还活着就可以了…

    忍着全身的酸痛,他吃力的抬起手臂,挡住从天穹不停倾撒的冰冷雨水,之后缓缓睁开双眼,这时,他看到自己的手臂细如竹竿,不由得愣住了。

    “这是…”

    怔怔盯着那手臂,叶梓睁大了眼睛,脑袋一时间转不过来。

    这并非是自己的手臂…!

    顾不得酸痛,他在冰冷的雨幕之中挣扎起身,随即检查起自己的身体,片刻之后,他傻傻站在雨幕之中,任冰冷的雨水一丝丝浸入骨髓之中,慢慢的,连心脏所剩的一丝余温也消失不见。

    他成了一个孩童,一个长期营养不良而使得身体变得骨瘦如柴的孩童,因为他看不出如今的自己究竟是几岁。

    这或许能让他震惊和不敢置信,甚至想到这只是个梦,但是,他想得更多的是一个名字--叶蕊

    “这里是哪里?这是哪里…?”

    叶梓茫然地站在雨幕中,喃喃自语着,脑海中如同塞满了浆糊一样混乱,全身切实的酸痛感以及雨水砸在身上的刺痛和冰冷时刻提醒着他这并非是一个梦,这是现实。

    天阴沉得可怕,雨水连绵不绝地落往大地,空气之中包含着浓郁的雨气,可以看出这场雨短时间停不了,以叶梓如今的身体状况,继续淋雨下去必然会在一天之内死去。

    好在叶梓的心很硬,意识到自身危险的处境后,他将死生摆在第一位,朝着四周看了一眼。

    这是一处规模并不大的村落,建筑间的排序很是凌乱,彼此间的间隔略大。

    他分不清自己所在的地方是哪里,但看得到人类建筑让他稍微安心,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便迈着乏力酸痛的双腿走向一栋建筑往外延伸的屋檐下,终于避开了这场冻骨的大雨。

    靠着同样冰冷的墙壁坐下,叶梓茫然望着屋檐外的世界,他发现这里的建筑屋檐普遍都是向外延伸的,而屋檐上的排水道很宽,由此可见,这里很常下雨,而是每次雨势都不会很小。

    默默观察着只有雨声的村子,叶梓突然觉得嘴好干,腹中更是传来阵阵饥饿感,比起这些,彻骨的凉意才是最难受的。

    他伸出小小的手掌,接了点雨水便往嘴里塞,缓解了嘴干的境况。

    “这样下去不行,我需要进食。”

    叶梓时刻忍着痛楚,目光在街道上流连,搜寻着可以找到食物的途径。

    从贫民窟走出来的他,没有想过要依靠别人,尽管这副身躯弱小得可怕。

    想着如何进食的他,却没有察觉到所在村子里不协调的怪异,直到夜幕降临,他才察觉到了村子的怪异之处。

    没有灯光!

    这个规模并不大的小村落,在夜晚降临之后,竟是静得可怕,连一丝的灯光也没有亮起。

    月亮被厚重的阴云挡在身后,使得天地之间一片漆黑,只有不绝于耳的风雨之声。

    叶梓看着眼前的无尽黑暗,用仅存的力气摩擦着双手臂,终于感到了恐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