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梦殇

    黑,只有令人毛骨悚然的黑…

    侵入叶梓思想的山中原野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形,他悬浮于空中,目光所及之处尽是深不可测的黑暗,看不到任何的东西,唯独看得见自己的身体。

    这样处在黑暗中的境况他也不是没有遇见过,但他没有找到任何类似门窗的入口,不管是入侵谁的思想,都必须有形似门窗的入口,但是叶梓却没有,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

    山中原野还是无法断定叶梓的身份,但有一点他十分确定,那就是叶梓绝对不会是一个普通的孩子。

    “也只能用点过激的手段了,虽然这并非我意。”

    山中原野漂浮在叶梓的黑暗世界里,自语间双手快速结印,眼神变得凝重。

    人脑向来脆弱,特别是小孩子的脑袋,一旦有所差池将会变成白痴。

    “不要怪我…”

    手停,印成。

    轰…

    黑暗之中突然间冒出成簇的火焰,数息间演变成冲天大火,隐隐可见一排的低矮房屋在火光中无助挣扎。

    山中原野默默看着这于黑暗中突然出现的场景,这是被施术者最不想回忆的场景。

    撕啦…

    一声轻响,却如春雷炸响。

    山中原野眼神猛然一变,望向黑暗中被撕裂的缝隙,耀眼的白光从缝隙中迫不及待地涌出。

    “来了…”

    ………

    病房内,叶梓面无表情的握着叶蕊冰冷的小手,就这样默默看着那紧闭双眼的脸庞,目光一动不动。

    站在他身后的年轻女护士悠悠一叹,望向叶蕊的目光中隐含一缕怜惜,但身在医院,这样的情景实在见得太多。

    “叶先生,节哀…”

    叶梓的手稍微用力,随即像是怕捏疼叶蕊似的,转瞬放开。

    “钱不差你们一分,可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叶梓语气平淡的道,在那平静的外表下,却是即将爆发的火山。

    女护士顿时语塞,尽管叶梓表现得很平静,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感到心寒。

    “为什么…”

    叶梓缓缓闭上眼睛。

    “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

    咔嚓!

    一声脆响。

    叶梓猛然睁开眼睛,困在眼中的泪水顺着脸庞滚落,眼前的一切像是倒印在玻璃上的画面,而此刻那面玻璃裂了一条缝,恰巧那条缝隙碾过了安详闭着眼睛的叶蕊。

    “不!”

    叶梓见状狂吼一声,世界像是关了灯的房间,顷刻黑暗。

    …………

    “解!”

    山中原野一脸冷汗的蹬蹬后退,看向叶梓的目光中满是震惊和诧异。

    “出什么事了?”一名戴着面具的暗部突然出现,伸手搭在山中原野的肩膀上,止住他后退的趋势。

    山中原野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艰难道:“一言难尽。”

    暗部顿时沉默,脸被面具覆盖看不出任何苗头,片刻后,只听他冷淡问道:“达到处理掉的标准了吗?”

    他不关心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只关心叶梓是否该处理掉。

    山中原野眉头一跳,下意识看了眼紧闭双眼却不停滑落泪水的叶梓,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任何话。

    达到了…

    这是他原本要说出来的原话,可是一想到最后看到的情景,他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没有。”他迟疑了片刻,缓缓道。

    “你确定?”暗部眼神一凝,他察觉到了山中原野的迟疑。

    一旦改口,山中原野索性不再迟疑,肯定道:“确定。”

    暗部点了点头,道:“我先去向火影大人汇报,等下会有人来送他回去,你做好后续汇报的准备。”

    说完人影一闪便是消失不见。

    暗部走掉之后,山中原野神情复杂,看着满脸泪水的叶梓,幽幽道:“你究竟是…嗯?”

    他察觉到叶梓有苏醒的迹象,惊异地闭口。

    “怎么可能…”

    睁大眼睛看着缓缓醒来的叶梓,山中原野脑袋里顿时满是问号。

    幻术的力度何时变得这么弱了?对象可是一个没有查克拉的小孩子啊。

    怀着这样的疑惑,便听到一道充满后怕的声音。

    “原来…不是真的。”

    醒来的叶梓看了眼周围的环境,一想到此前恍如梦境的一切,仿佛还能感受到那种心脏裂开的痛楚,他不知道为什么会陷入那么真实的梦境,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面前这个人。

    “我该感谢你…还是怨恨你?”

    一脸后怕的叶梓想擦掉泪水,却忘了自己的双手被紧紧绑住。

    山中原野顿时沉默,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他没想到叶梓会在此刻醒来,而且对事情前后似乎还记得很清楚。

    “我会怎样?”叶梓没有继续纠缠,而是平静问道,语气就像是在询问吃了没一样。

    “可以看出你很不理解我们的做法,甚至对此充满敌意。”山中原野认真道,叶梓的突然醒来以及记忆没有缺失的表现让他觉得必须说点什么。

    叶梓面无表情,并未说话。

    “我很想对你解释一下,但似乎没用,也许今后你也会明白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而现在,最起码你能在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下生活下去,所以,我希望你能放下敌意,等下会有人来带你离开,不过在那之前…”

    叶梓听着山中原野的话,紧绷的神经缓缓舒展,他可以确信危机已经解除,但是,他忽然看到山中原野的眼神中稍带一缕歉意。

    “在那之前,你得继续保持昏迷状态,这是对你好。”

    叶梓脸上浮现一丝愕然,便看到山中原野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来到身后,随即后颈传来一下熟悉的痛楚。

    “我…”

    完整的国骂连一半都来不及从嘴中冒出便戛然而止。

    山中原野抽回手,看着低垂着头陷入昏迷状态的叶梓,自语道:“希望我没做错…”

    …………

    火影办公室。

    山中原野一脸恭敬的站在办公桌前。

    猿飞看着桌上详细的报告,沉吟数声,随即缓缓抬头,目光炯炯,如针一样刺人,也如山一样厚重。

    报告很详细和完整,若非先要原野用口头先汇报一遍,或许还真看不出什么问题。

    “原野,我可以看出你隐瞒了点事情。”

    低垂着头的山中原野心头猛然一跳,不过很快就平息下来,也做好被责罚的心理准备。

    猿飞看着原野,叹道:“你这么做自然有你的理由,我也一直都相信着你,你拥有出众的能力,可却不具备一颗忍者的心,连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劝你改正这一点,将你摆在那个位置着实委屈了你。”

    “火影大人…”山中原野抬起头,眼中含着感动。

    猿飞微微摇头,转而道:“这个孩子具备优秀的幻术天赋,但如你所述,他似乎对木叶产生了敌意,这倒是很麻烦。”

    “如果可以的话,抚养权请交给我。”山中原野正色道。

    猿飞闻言有些意动,却摇头道:“恐怕不行,这个孩子将会交给大蛇丸抚养。”

    “是吗…”山中原野点了点头。

    “隐而不报我且不追究,但下不为例,你先退下吧。”

    “是。”

    山中原野应了一声,转身走出办公室,待离开了火影大楼后,却是不禁一叹。

    猿飞看着办公室的大门,目光不停摆动。

    原野一直是他所看好的忍者,可惜为人不够冷酷,许多事情上缺乏决断,所以尽管各方面能力出众却比一般的上忍还要弱势,以至于只能放在审讯部门这一块,而非为村子接取任务。

    正因为了解原野,也正因为相信原野,所以猿飞对于叶梓这一件事情,是一半喜一半忧。

    究竟,这个天赋过人的孩子,成长起来对木叶是好是坏?

    猿飞揉了揉太阳穴,如果让原野抚养这个孩子的话…

    “唉。”

    不过一想到大蛇丸,猿飞只能叹息一声。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