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恶意

    叶梓的力气不小,握住那个男孩的手并没有保留,捏得那个男孩惨呼一声。

    “你,你干什么?!”

    被叶梓握住手的男孩神情略微扭曲,疼得说不出话来,身旁的小伙伴见状厉声呵斥道。

    “你们吵到我了。”叶梓偏头瞥了眼说话的人,神情冷淡,说完一手甩开想要扯玖幸奈头发的男孩,他并不想令关系进一步恶化,转身便往座位走去。

    “那个混蛋。”寸板头男孩摸着手腕,低低骂了声,却不敢主动找回场子,手腕被握住的那一瞬间,他几乎产生断裂的错觉,可以想象那一瞬间的痛楚有多么剧烈。

    “没事吧。”其他人看着寸板头男孩手腕处的红肿,眼中略过一丝怯意,从内心涌起的冲动缓缓退去。

    强大,从来都可以当做屏障,不管是用来攻击还是用来保护。

    “没事。”

    寸板头男孩捂着手腕,不时吸了口凉气,他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叶梓的侧脸,再没有欺负玖幸奈的兴趣,转头就往自己的座位走去,其他人面面相觑,也意兴索然的回到各自的座位。

    看到围住自己的同学走开,玖幸奈微微松了口气,如果不是叶梓拽住那只手,自己的头发绝对会遭殃,到那时候自己肯定会忍不住出手揍那个白痴。

    “那个人…”

    她默默看着拄着下巴望着窗外的叶梓,哪怕只能看到一半的侧脸,也能清晰的看出那脸上发自内心的冷淡,看了片刻,她缓步走回自己的座位,这时,她察觉到一道目光,顺着目光望去,却是那个黄头发小鬼。

    “看什么看。”玖幸奈毫不客气甩了一句。

    水门一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便移开目光,继续和朋友聊天,虽是在聊天,眼角余光却时不时关注着坐在座位上生着闷气的玖幸奈,以及…凝视着窗外风景的叶梓。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半年就过去了。

    噗噗噗!

    几乎是串连在一起的闷响,三支苦无以一字型命中靶心,彼此间相隔的距离只有数厘米。

    叶梓收回伸出的右手,左脚往地面一踏,借助产生的力道旋转腰肢,一个旋身,将力道传递到左手上,用力掷出夹在手指上的三支苦无。

    三道黑影从他的手中激射而出,下一刻便又听到三下闷响声。

    噗噗噗!

    泽间木先是看了眼插在靶中心上的六支苦无,随即望向神情冷淡的叶梓,眼中略过一丝讶异,沉声道:“叶梓,满分。”

    考核的内容是射出三支苦无,可叶梓却一手各掷出三支苦无,并且尽中靶心,在考核开始之前,他也没有刻意去注意,所以没有发现叶梓左衣袖下另藏了三支苦无。

    对于这样逾越了考核内容的做法,泽间木没有去称赞,也没有训斥,但心中却颇为赞赏,每个人都有惯用的一只手,用来使用忍具以及武器通常只会用惯用的那一只手,而叶梓小小年纪就懂得令双手维持在同样的水准,这一点确实出乎他的意料。

    半年时间,叶梓所有的时间都被使用忍具所占据,没有浪费任何一点的空闲,如今有这样的精准性和力道,也是得益于自身的努力,这是理所当然的,所以没什么好高兴的。

    他快步走向靶子,将靶心上的苦无拔出来回收到挂在腰间上的忍具包里,之后退到已经考核过的队列中。

    不管是考核过还是未考核的人,望向他的目光都是满满的惊讶。

    水门下意识抬起左手,论起忍具的运用,他自信不比叶梓来得差,但他确实没刻意去训练左手,以达到和右手一样的水准,意识到重要性,他微微一笑,又找到了应该去做的事情。

    “下一个,波风水门。”

    听到老师点名,水门走出队列,来到指定的位置,顿足数息,便抬手掷出三支苦无,精准的命中靶心。

    “波风水门,满分,下一个,漩涡玖幸奈。”泽间木瞥了眼靶心便收回目光,沉声念出下一个人的名字。

    这一期出色的人只有三个,叶梓,波风水门,漩涡玖幸奈,毫无意外,玖幸奈也得到了满分,而其他人的水准也不差,所缺乏的是稳定性。

    考核结束也代表着下课时间。

    泽间木将考核结果记在本子上,认真的写下对每一个人的评价,最后,这累计半年所积累的评价将会作为一纸资料呈到火影的办公桌上。

    此时正值春季,粉红色的樱花纷飞,如无数翩飞的蝴蝶,一眼望去美不胜收。

    木叶村有一处植满樱树的地方,是每一年用来赏花的绝佳地点。

    漩涡玖幸奈每次回家总会刻意绕远路,就是为了走那一条樱花大道,今天她依旧刻意绕远路。

    喜欢樱花而刻意绕远路的人不仅仅只有她,叶梓也在此列之中,当然,也有不是为了樱花而来到此处的人。

    脸上带着淡淡笑意的玖幸奈在樱花大道上奔跑,艳红色的长发于风中飘舞,散发着独特的魅力。

    她突然停下了脚步,原因是前方出现了一个人。

    “哼。”

    松田不怀好意的看着玖幸奈,冷哼一声。

    看到来人是被自己揍过好几次的同学,玖幸奈蹙起眉头,显然感受到来者不善,不过如果只是一个人的话,大不了再揍一次就是了,这般想的她,在看到一个和松田长得有点相似的人走出来后,神色微微一变。

    “经常惹哭我弟弟的人就是你吧。”

    那个额头上戴着护额的人双手环抱,神色略微高傲的朝着玖幸奈走过去。

    玖幸奈夷然不惧,一手指向松田,另一手插着腰,毫不客气的道:“那是他老是找我茬,明明那么弱。”

    “呃…”松田像是中箭般往后仰了下头,打不过一个女孩子一直是他心中的痛,而且打不过就算了,每次都是好几个人被玖幸奈虐。

    为弟弟出头,身为哥哥可不会在意究竟是谁的错,他要做的只是帮弟弟找回场子,教训欺负他弟弟的家伙。

    松田的哥哥松下扳着手指发出咔咔的响声,不怀好意的道:“欺负我弟弟的坏家伙,可要好好教训一番。”

    玖幸奈往后退了一步,对方戴着护额,是个下忍,而她还没从忍校毕业,当机立断转身就跑。

    看着玖幸奈逃跑的背影,松下冷笑一声,跟了过去,松田也跟了过去,只是速度比两人都要慢。

    这一幕从头到尾都被两人收入眼中,一个是水门,另一个便是叶梓。

    ---------------------

    没事的话,动动小手,加下群:302922177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