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冷漠

    濒临死亡的感觉就像胸腔内的氧气被一瞬间挤压干净,突然而止的窒息感滋生下意识的刻骨恐惧,并且逐渐夺走所拥有的触觉,在逐步黑暗的空间里,去体验一点点失去的悲惨。

    那种经历,一次就够了…而叶梓,却经历了两次。

    忍者医院不远处栽种了一棵樱花树,正值花开之际,淡淡的花香从老远飘来,穿过窗户,拂过叶梓的鼻翼。

    清晨的阳光温暖而不刺眼,落在苍白的脸庞上,却进不去漆黑如墨的眼眸。

    “那时候的选择,是错误的。”叶梓望着窗外的天空,用低低的声音来反驳内心的不平静。

    一个人的一生能经历多少次濒死?不能经历多少次濒死?

    从黑暗漫步而来,听着渐行渐远的熟悉声音,甚至于已经能触碰到加深的恐惧,在无尽的黑暗中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才找到了唯一的一丝光亮,就像溺水之人终于挣脱水的束缚,挣扎地张开嘴巴,贪恋呼吸着空气。

    曾以为要死了,结果活下来了,于是开始后悔了。

    在那黑暗的行廊里,那道至亲的声音在身后,可亮光却在前方。

    如果死了,那就全没了。

    叶梓缓缓用力握紧拳头,漆黑的眼眸染上一层淡淡的冰冷,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愿意为他人而付出的人,除了至亲…

    可究竟为什么,那一夜,是出于怎样的动机才会挺身而出,甚至差点死去。

    咔嚓!

    门毫无征兆的开了。

    一个有着深红发色的女孩提着水果篮走了进来,她的身旁跟着两个人,一个水门,另一个是北星夜。

    听到声响,叶梓眼眸中的冰冷缓缓收敛,偏过头,静静看着来人。

    玖幸奈走过去,将水果篮放在桌上,看着损失过多血气而变得苍白的脸庞,关心的问道:““伤口还疼吗?”

    “好得差不多了。”叶梓避开了玖幸奈关心的目光,声音平静。

    北星夜这时凑了过来,看着叶梓苍白的脸庞,道:“你可真是吓死我了,就算要训练,没必要跑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吧。”

    那一天他得知叶梓受伤时马上赶来医院看望,所看到的是被包得跟木乃伊一样陷入昏迷状态的叶梓。

    叶梓淡淡一笑,不予置否,昨天醒来的时候,相关事宜大蛇丸已经做了简单的交代,关于这一次玖幸奈被挟持的事情,他大概也能嗅到一些什么,可以确定的是,里面涉及的所有人事物都很不简单,不简单到他不能去触碰一丝一毫。

    敌对忍者入侵,从而挟持玖幸奈,到叶梓为了救回玖幸奈而遭受重伤,到最后给出的官方解释却是因为他过于托大,前往死亡森林训练而不慎重伤,所幸发现及时,捡回了一条命。

    真的原因被彻底隐瞒下来,他在想,若是他不幸死了,也许会死得毫无价值,死得不被人所知。

    不过这跟他都无所谓了,经历这一次生死,他明白了许多,这个世界的人与他没有任何的羁绊,他不属于这里…

    水门安静的站在病床一侧,窗外投入的阳光使他那一头金发变得更为耀眼,他看着病床上的叶梓,深蓝色的眼眸中浮着淡淡的佩服。

    他性格向来较柔,事事也不与人争,但对于自身的实力他从来都拥有绝对的自信,但是自从叶梓出现后,他发现,与人争并非坏事,特别是这个人还赶超了自身。

    玖幸奈拿起一颗红苹果,对着叶梓微笑问道:“要吃苹果吗?”

    北星夜见状眼神变得怪异起来,玖幸奈这副样子太不协调了。

    水门平时也较为关注玖幸奈,看到玖幸奈这温言笑语的样子仿佛是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神情和北星夜一样,稍显怪异。

    玖幸奈没有注意两人的变化,若是注意到了,说不准会不小心捏爆手中的苹果。

    若是以往,叶梓会毫不留情的指出玖幸奈的惺惺作态,并且用通俗易懂的言语简述玖幸奈的性格和相应对的场景。

    但是现在…

    叶梓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冷淡,瞥了眼鲜红的苹果,以恰到好处的语气拒绝道:“我不饿,谢谢。”

    玖幸奈拿着苹果的手臂不着痕迹的一颤,静静盯着叶梓和以往没什么不同的神情举止,微微皱起眉头,那一声谢谢,似乎令她察觉到了什么。

    不过她也没多想,丢下苹果,没好气的道:“爱吃不吃,本小姐还想帮你削皮的。”

    叶梓淡淡一笑,偏过头望向窗外的蓝天,尽管相貌很相似,但是性格却是天差地别,豁出性命做出那样的傻事一次就够了。

    北星夜看了眼神情平静的叶梓,又看了眼有点气冲冲的玖幸奈,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隐隐约约,他好像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以往的相处氛围似乎也不是这样的。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想静一静。”不知道为什么,叶梓觉得很不舒服,所以便下了逐客令。

    “哦?哦!”北星夜一愣,反应过来后看向玖幸奈,后者眉间轻锁,片刻后道:“好好休息。”

    说完转身就走,北星夜眼看着玖幸奈走出去,对着叶梓道:“叶梓,快点养好身体哦,到时候我请你去吃烤肉。”

    叶梓依旧盯着窗外,轻轻点头,算是应允。

    北星夜见状便跟在玖幸奈后面走出去,而水门看了下三人,好像也看出了点什么,对着叶梓礼貌打了个招呼,便转身走出病房。

    不一会时间,病房内又剩叶梓一个人。

    “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

    “玖幸奈,等等我。”北星夜一出医院便挥手呼叫着。

    不得已之下,玖幸奈只能放缓脚步,等着水门和北星夜跟上来。

    水门看着玖幸奈异常的举止,眼中流露出一抹探究,一个相处了一年多的队伍不应该是这样的,特别还是叶梓能做到豁出性命去拯救玖幸奈,可为什么刚才的氛围会那么的奇怪。

    “玖幸奈,你不觉得叶梓怪怪的吗?”北星夜看了眼水门,想了想,也没有顾忌,直接说出自己的看法。

    “鬼知道。”玖幸奈眼中略过一抹失落,烦躁地摆了摆手,不耐烦的回道。

    她察觉到了,叶梓那与以往不同的冷漠,那种冷漠…便是初识时的冷漠,尽管被很好的伪装在平静的脸庞之下。

    为什么?

    她疑惑不解,越去想,便越烦躁。

    和叶梓相处了一年多,北星夜也不是傻子,他的感觉也很敏锐,不比玖幸奈差多少,他也是察觉到了叶梓隐藏在深处的冷漠,而那冷漠,早就在相处的时间里化解掉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眼见玖幸奈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北星夜识趣的闭嘴,却在想着这短短数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可以说是外人的水门却很难想清楚这里面的事情,他看着玖幸奈,温柔一笑。

    --------------------------------

    唉,将近半个月才更新,果然我与合格的作者这个身份差了好远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