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根

    猿飞所说的努力最后也只是一场空谈,木叶高层的意志没有那么容易被扭转。

    大蛇丸却没那么轻易就放弃,他甚至去游说木叶高层,遗憾的是,这一次的决策,木叶高层展现出非常强硬的姿态。

    数天的无用功,致使大蛇丸的眼神愈发阴冷,在叶梓面前毫不掩饰情绪波动,似乎以这样的方法来告诉叶梓,他的想办法也终将要成为一场空谈,所以,他在思想上已经快要准备出手了。

    他以这样的方式通知叶梓,将是否出手的选择交给叶梓。

    从少年时双亲俱丧开始,大蛇丸的血渐渐冷了,一直到见惯了生死,血才彻底冷下来,直到遇到叶梓,直到空荡荡的家里多了一个人,在不知不觉间,冷血又慢慢有了一丝温度,尽管他的神情、他的眼都是那么的冷漠。

    世间总有那么多无可奈何的事情…

    例如强者对弱者随手放下的一把火。

    例如从诞生之际便赋予身体的不公。

    例如再度睁眼时,眼前尽是冰雨与寒风。

    例如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带来这里,最后也将被随手扔出。

    这一夜,无风无云,月亮很圆很亮。

    叶梓穿着战斗用的服饰,带齐了出任务所需要的各种忍具,然后准备了一桌很丰盛的饭菜。

    菜式很丰盛,但基本都是以鸡蛋为主料所制造的菜式,占满了整张桌子。

    因为大蛇丸喜欢鸡蛋。

    做好一桌饭菜后,叶梓安安静静坐着,侧头看着绿意盎然的院落。

    曾经,那片院落中只有一棵孤零零的老树,也是叶梓一开始的训练场所,而当早不满足于在院落训练的叶梓转移到木叶专门的训练场地时,院落才逐渐增添了一些植物花草,直至现在,已是一个合格的院落,有花有草。

    沉默坐着一段时间,直到玄关处传来动静,他才摆正身体,目不斜视看着前方。

    桌上的饭菜还冒着热气,这是他预估好时间才开始动手做的菜。

    回来的大蛇丸这一次没有去换好家具服才过来,而是以一身忍者的制式服饰来到客厅,看着一桌的蛋式料理缓缓坐在叶梓的对面。

    两人相顾无言,片刻后,大蛇丸率先动起筷子,叶梓见状也动起筷子。

    饭桌上只有筷子敲击陶瓷碗和咀嚼食物的声音。

    向来便是食不言,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估计也是。

    不管是一个人,或是两个人…

    半小时后,桌上的菜肴一点都不剩,也向来都是如此,往往都是叶梓吃得比较多,他的进食速度也比大蛇丸快出很多,但是当最后一桌菜都吃完的时候,恰好都是两人食饱之时。

    “我该走了。”

    叶梓看着桌上的残局沉默片刻,随即缓缓道。

    大蛇丸看着空碟边角遗留的一小片金黄色的蛋皮,冷冷道:“我给过你机会。”

    言下之意似乎是已经通知叶梓,但是叶梓却不去珍惜,反而留下来做了一桌子的菜等着他回来。

    “嗯。”叶梓很平静的点了点头,随即也不顾大蛇丸冷峻的神情,缓缓起身,走到廊道时忽然停下来,说道:“这次我就不收拾了。”

    说完,他踩着石制阶梯走到院落,看了一眼熟悉的院落,随即转头默默看了眼大蛇丸的侧脸,这才越墙而出,向着木叶的大门而去。

    他被迫来到名为木叶的此处,离开时却要光明正大的走大门。

    至始至终,大蛇丸只是看着空碟一角的小片蛋皮沉默,数天前,他说要杀了叶梓,数天后,时机已到,他却不知道为什么无法动手。

    想到往后这栋宅院又只剩他自己一人,心中不由生出莫名的怅然。

    “三忍之一的大蛇丸吗?还不及那个位子的一角。”神情阴冷的男人冷冷自语。

    ……………

    夜色未深,木叶的街上百灯齐亮,隐有繁华之象。

    叶梓不顾他人诧异的目光,在街上疾跑,一路畅通无阻,一直来到木叶大门前依旧无人阻挡,认真感知一番后,本该守在木叶大门周围的忍者一个也没有。

    尽管疑惑,叶梓却未作停留,奔出木叶大门,顺着从大门延伸的笔直道路前行,道畔两旁的树木飞快地向后退。

    嗞…

    才出木叶没多久,疾行中的叶梓忽然急刹车,脚后跟在地面划出一条粗糙的痕迹,停下来的他静静注视着道路前方的一个人。

    皎白月光倾泻一地,清清楚楚照出那个人的面貌,一头零散的黑发被绑在额间的护额挤向天空,冷峻的脸庞上面无表情,下巴处有个明显的“X”伤疤,明亮的月光也无法隔绝那一双眼睛中的冷厉光芒。

    来人是掌控“根”的志村团藏,但是叶梓并不认识他,冷淡的目光从团藏的脸庞掠到以红色为基调的战斗服,最后落到从团藏肩后露出的红色刀柄,默默的抽出雷牙。

    眼神隐晦的扫向道路两旁的树木,视线最后聚焦在团藏身上,缓缓握紧刀柄。

    他察觉到空气中淡淡却犹如实质的杀气,不管是眼前的人,抑或是躲在树上的数人,每一个人手中绝对有着不少的人命,而且,树上的人隐藏手段很完美,几乎与昆虫相等的呼吸声基本难以被察觉,拥有如此完美的隐藏手段却泄露出最易被察觉的杀气,想来那散发出的杀气也是故意为之。

    团藏看到叶梓飘向下属隐藏的地方,冷峻的脸庞稍微柔和些许,说道:“很敏锐。”

    叶梓看着他,一言不发。

    “你想逃?”团藏问道。

    叶梓依旧沉默,只是已经摆出进攻的姿态。

    团藏仿佛没看到叶梓抬起的手臂,继续说道:“没人能从我眼皮底下逃出木叶,我给你两个选择,死在这里,或者加入‘根’。”

    “根?”一直沉默的叶梓终于开口。

    团藏平静道:“根,便是木叶的根,你可以理解为专门培训暗部的敌方。”

    “为什么?”叶梓看着他。

    团藏冷冷一笑,说道:“你有足够让我重视的能力,猿飞保不了你,大蛇丸也保不了你,但我却可以。”

    这个来自根的男人,看好叶梓的前景,不同于如今无法招揽的木叶白牙,如今的叶梓,还处在一个飞快成长的时期。

    ---------------

    我会成为半夜码字的作者吗。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