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缘由

    才能是最能体现一个人价值所在的东西,显然在团藏的眼里,叶梓已经初步体现出他的价值,所以,此时此刻,他开始对叶梓感到满意,开始对逼迫叶梓加入根的决定感到满意。他用那双无情狠辣的双眼静静注视着叶梓的身影,被岁月与战火沉浸过的双眼之中隐隐泛出些许期待。

    房间内,叶梓眼神略微凝重,如果可以…他并不想进行这项极具危险性的测试,但正如数天前夜里所面对的境况,他无从选择。

    很早以前,他就发现自己具备许多超乎寻常的特长,譬如进食补充能量后会消除身体的疲劳,譬如可以敏锐的感知到周围的动静,譬如可以很简单的看清他人释放忍术所结下的印并且熟记于心,又譬如此时此刻,他环视悬在机关上的大量手里剑时,无数的线条在眼中交织,像是一张密集的蜘蛛网笼罩整个房间,线与线之间的间隔连一颗头颅都钻不过去。

    叶梓没有信心完全躲避笼罩在上空四面八方的手里剑,正因为没有十足的信心,也正因为看得清楚,所以他在举手前认真的想了一会,然后他把握在手中的苦无放入忍具包内,之后缓缓拔出腰间的雷牙。

    既然没有信心完全躲避如此之多的手里剑,那就全部打下来。

    看到叶梓舍弃苦无而拔出佩刀,负责测试的绛野无顿时看向团藏,后者沉默片刻后微微点头,于是绛野无任由叶梓继续下去。

    吱吱…

    一丝雷弧忽然从叶梓的身体表面窜出,紧接着,更多的雷弧激闪出来,发出犹如鸟啼般的吱吱声。

    启动雷遁缠身后,叶梓这才缓缓举起右手。

    绛野无连事先通知都没有,倏然按下启动的开关。

    嘣…

    细微到无法听到的无数声音于黑暗之中响起。明亮的光芒像是耶稣的慈悲照拂在叶梓的脸上、身上、眼中。

    那漆黑的眼眸里被光芒充斥,紧接着,一大片阴影如约而至,像是南归的群雁排着缜密的队列飞入他的眼中,取代神光的是离弦的大量手里剑。那苦无,那手里剑,像是旱春时的暴雨,倾盆而下,避无可避。

    他的眼睛如团藏所说,很好用,但依旧没有写轮眼好用,所以他无法像宇智波的精英做到完美躲避,但是他却可以打落一些手里剑,由此制造躲闪的空间。

    完美不完美不重要,避不避得开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要受伤,那就足够了。

    雷光浮现在眼眸之中,雷牙豁然撕裂空间,发出震颤般的蜂鸣声,在半空中画出一道圆弧,飞入圆弧之中的手里剑发出一声声脆响后以更快的速度向后翻滚飞去。

    叶梓的眼神像是入定般专注,一击扫落一部分袭来的手里剑后立刻跃至半空中,转身又是挥出一道如同弦月般的明亮圆弧,击落直奔后背的手里剑,最后,他腰身一扭,向着头顶再度挥出一道圆弧斩击。

    叮叮叮…

    大量的手里剑在这挥出的三道圆弧前无功而返,纷纷无力地落向地面,叶梓借此间隙像是一条泥鳅与飞来的剩余手里剑擦身而过。

    仅是迅若奔雷的三刀就击溃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大部分手里剑,简单而粗暴。

    落地之后,叶梓快速的将雷牙收入鞘中。

    监控室中,绛野无看着叶梓的身影以及满地的手里剑,沉默了片刻后,看向团藏,说道:“我仿佛看到三日月之舞。”

    三日月之舞,是木叶流剑技,是少数能搭配忍术使用的剑技之一,在突进敌人时,单手结印,瞬间分出三个迷惑的分身,那三个分身分别以三个方向对敌人挥出圆弧斩击,而本体则是伺机发出致命的一击。

    叶梓那一瞬间对着三个方向所挥出的圆弧斩击自然不是三日月之舞,绛野无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叶梓挥刀的速度太快,让他第一时间想到与这个场景贴切的剑技,可是,三日月之舞的最初三刀是迷惑用的,由分身所发出的斩击是没有攻击性的,而叶梓这三刀…

    那共同存在过的三道圆弧一时间映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绛野无先是看着团藏沉默一会,随即望向训练室中的叶梓,没有说话。

    转过头的绛野无没有看到团藏眼中一掠而过的锋芒,这个被他所尊敬的中年人已经很久没有露出形同年轻人所具备的锋芒。

    “让他继续剩余的两项测试。”这个可怕的男人淡淡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开。

    绛野无深深吸了口气,想着往后在训练中可以乱来的行为不再是宇智波家的特权了,然后他按着钮,对训练室中的叶梓道:“做得很好,我在房间外面等你,继续第二项测试。”

    灯光之下,叶梓轻轻吐出一口气,胸腔中的震动一时间还在持续着。

    随后,用了半天时间,叶梓完成了剩余的两项测试,有关他的实力评估资料也正式录入‘根’里的绝密档案里,以代号雷牙的身份正式成为‘根’的一员。

    当天夜里。

    大蛇丸罕见的主动找上叶梓。

    “加入‘根’对你而言也许是一件好事。”坐在通往庭院的廊道上,大蛇丸看着散发出幽幽银光的花草,平静道。

    叶梓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即点头说道:“我也这么觉得。”

    大蛇丸讶异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以为你会对此感到抗拒。”

    “我一开始确实抗拒,但是,我忽然觉得,那里的环境正是我所需要的。”叶梓慢慢仰头看向夜空中的月亮,想着今日的测试,仿佛能看到从月亮表面落下一道通天的阶梯。

    不同的世界,相同的月亮。

    只有看着月亮,他才觉得所探索的道路并非遥远到无法触及,他要变得很强,强到可以踏上那条阶梯。

    “我要变强,变得很强,变得比你还要强。”

    大蛇丸没有再说话,他细细想着第一次遇到叶梓的场景,细细想着相处以来叶梓曾说过的话,无一例外,他没有听过叶梓提及跟家人有关的话题,也没有看过叶梓所表露出来的对亲人不经意间的依赖。

    那天雨势很大,眼中的孩子举起石头,毫不犹豫的砸向小黄狗,石头撞开雨水还未落向小黄狗之际,大蛇丸在那一瞬间有过一丝非常之淡的心悸,也在那一瞬间,他明白了叶梓的定位,同他一样,只能是肉食动物。

    只是有时候,他也想着一个在他看来其实很不微道,却有点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叶梓的家人。

    显然,大蛇丸不认为叶梓的家人还活在当世,可他也没有见过叶梓对已故家人的缅怀,这让他有时候甚至会以为叶梓不曾有过家人,就像是从石头蹦出来的存在,无亲无故。

    那么,叶梓是为了什么而想要变强呢?

    如今的木叶是任何一个战争余孤所渴望的地方,那么他已经拥有了,可为什么还想要这般迫切的变强呢?

    诸多的疑问总会在细细想来时慢慢浮现,然后又会因为审讯部门的那一纸报告而消弭,可是此刻…

    “追寻强大的人,总会有其根源性的原因,那么,你想要变强的原因是什么?”

    叶梓愣了愣,他想要变强的原因当然是想要回去属于他的世界,然而,面对大蛇丸的问题,他回答不出来,所以只能沉默。

    大蛇丸并不在意叶梓对于这个问题的沉默,他也仰起头注视着散发着银色光辉的月亮,忽然间,他想到第一次看到叶梓时所产生的一丝淡淡的心悸,然后,他露出个冰冷的笑容。

    他是一条冷血的蛇,向来都不应该惧怕什么,往后,也只能是别人惧怕他。

    只是,他如何也不会想到,那天雨里,纲手看着他走向叶梓时,也有过毫无缘由的短暂不安,不会想到,这个被他从雨里带回木叶的孩子,在未来会对这个世界造成怎样的影响。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