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变化

    PS:看《火影之祸害》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繁琐沉重的训练最是枯燥,也最能体现出一个人的意志,绛野无认为叶梓无法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训练,那是客观性的判断,他远远不了解叶梓的意志有多么强烈。

    “根不需要这样的人。”对着团藏,他这般说道。

    根是什么?

    木叶的黑暗面。

    大树下汲取养分的根。

    那些养分,是一个个绝对忠诚的杀戮机器。

    坐在椅子上的团藏看着他,平静道:“我要的不是他的人。”

    绛野无面无表情,一言不发,他是一个会榨干每个人价值的人,他会将每一个人的价值利用到最大化,所以团藏才将他放在这个位子上。

    团藏的目光从他的脸上移开,并不在意他的失礼,摊开桌子上的卷轴后,淡淡道:“从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我就没奢望过他的忠诚,我说过,他是一把刀,会为我撕裂前方的障碍,他只会是一把刀,而不是人。”

    “您不怕那会是双刃剑吗?”绛野无忽然说道。

    团藏眼睛微微一咪,冷淡道:“我自然有所顾虑,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他想要什么,那我就有信心去掌控。”

    顿了顿,他眼中精光微闪,冷冷笑道:“我只是没想到,他和大蛇丸会相似到这种程度,连大蛇丸都能为之妥协的条件,他又怎么可能会拒绝。”

    “属下明白了。”话已至此,绛野无已经懂得团藏的打算,也懂得叶梓在团藏心里的份量。

    他告退后并没有去训练室中看叶梓的训练进度,至始至终,他都不认为叶叶梓能完成那三倍的训练量,但是6个小时后,负责监督的属下却向他汇报叶梓已经完成训练量,那个属下汇报完便立刻离开,而他则是注视着空气沉默不语。

    从那一天起,叶梓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根’里面,除了训练就是阅读一卷卷记载着忍术概要的卷轴,就像一块海绵,不停吸收着知识,双管齐下成长得飞快。

    同时,水门和玖幸奈在同龄人之间的存在感越来越强,可以说是现今木叶中最耀眼的新星。

    叶梓在黑暗里的根里不停成长着,而水门和玖幸奈则在阳光下茁壮成长。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是一年过去。

    岩忍与木叶的局部摩擦愈发剧烈,双方的争斗已经涉及到伤亡,不管是明面上还是暗地里,局势以肉眼可见的程度正在动荡。

    这一天,远赴土之国执行机密任务的叶梓带着一身的伤势回到了根,才将记载了机密情报的卷轴拿出来便脱力昏迷过去,立刻被送到根专属的医疗房间里救治。

    房间外,绛野无捏着手中染了大片血迹的卷轴,神情些微复杂,这一年来,叶梓的表现令他的态度产生了极大的变化。

    “团藏大人,您是对的。”他的目光从紧闭的门扉上移开,想着最初令他很不待见的少年如今真的成了一把刀,或者是一口可怕的利牙,心情不由得复杂起来。

    一年的时间,大大小小近百次任务,无一失败,多次险里还生,总让人以为就要这般死去却又重新睁开了双眼。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少年。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后辈。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同辈。

    在根里面无论谁,都无法否定叶梓的可怕。

    医疗室内,数名医疗忍者正全神贯注地为伤痕累累的叶梓治疗,尽管手术台上的叶梓气息微弱得让人觉得下一秒就要死去一样,但是这数名医疗忍者的眉眼间却无一丝一毫的急迫。

    紧张的急救显得如此风轻云淡,让人看来便会觉得这场急救会以成功落下帷幕。

    两个小时后,手术结束。

    叶梓微弱的气息又重新鼓动起来,趋向平稳,然后,在大剂量的麻醉剂作用下,他不合理的睁开了双眼,眉头先是深深皱起,似乎是因为身上传来的痛楚所致。

    他看向离得最近的医疗忍者,尽管覆盖在脸上的面罩宽大,也能从清秀的眉眼判断出这是一个女子。

    “谢谢。”身上传来的痛楚提醒着他还活着,他看着那个女子,郑重道谢。

    听到叶梓熟悉而沙哑的道谢,那女子回过头看着醒来的叶梓,眼中掠过一抹诧异,随即转头望向负责注射镇静剂与麻醉剂的同事,说道:“我让你注射五倍的量。”

    那个人似乎也很诧异,点头道:“确实是五倍的量。”

    那女子清秀的眉毛微微弯起,偏头看向神情平静的叶梓,诚恳说道:“如果可以,请你下次不要再受这么重的伤。”

    叶梓静静看着他,回道:“恐怕不行。”

    说完,他忍着痛楚,直接从手术台上下来,像是一个年迈的老头子在走路,倔强地一步一步走向门口,像是要走到那任何人都不知道的世界。

    房间内的人都没有去扶他,因为他们都知道那个少年会冷漠的拒绝被搀扶,也没有提醒那个少年不要乱动,因为他们都知道那个少年的愈合力非比寻常。

    等叶梓离开后,负责注射麻醉剂的人担忧道:“下一次恐怕连五倍的量也没有用。”

    “嗯。”女子应了一声,低着头开始收拾器具。

    …………

    受了伤,自然就不能再执行任务,然而在有伤势的情况下,叶梓整天都待在书室里,察看堆满架子的卷轴。

    他如此坚持又疯狂,没人晓得他为什么要这样。

    团藏不想知道,绛野无也不想知道,他们只需要知道他想要什么就足够了,之后则是去发挥出他最大的价值。

    叶梓一直看到临近零点时,身体不停发出的抗议终于到达了极限,这才说服自己放下手中的卷轴,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伸手时牵引而出的痛楚使得眉头微微皱着。

    伸手拿起随手放在一边的宽大衣袍披在身上,慢慢起身,吹熄了烛火,慢慢走向门口。

    走出来之后,叶梓下意识望向门前右边的地上,一个被橘黄色布巾所包裹的正方形饭盒安静的躺在那里,他就站在那里看了一会,也想了一会,终于还是弯腰,吃力提起饭盒,那里面的饭菜全是用补血食材所制造而成,由于食材的限制,口感和味道并不理想,甚至可以说是难吃,但是对于受伤失血过多的人却是最佳的食补。

    叶梓提着饭盒,像是迟暮的老人,慢慢的离开这里,他知道这个饭盒是谁留下来的,他并不抗拒这些味道极差的饭菜,也许是因为从小就难以吃饱一顿的经历,也许是这些饭菜对他失血过多的身体有益,也许是因为这里面包涵了某一个人的心意。

    他会在心里感激着那个不知道名字的女孩,就像睁开眼睛时便对她郑重道谢那样,可他却不会想要知道那个女孩的名字。

    他不想,也不能。

    夜色如墨,银辉落向大地。

    木叶的街此时很静,路上铺满银光,叶梓提着饭盒,沐浴在银色光辉之下,缓缓向着房子的方向而去。

    在走过一处转角后,他停了下来,因为前方站着一个人,默默看着那个女孩,心情变得很糟糕。

    他一直刻意偏离那个有着一头漂亮红头发的女孩,明明背驰而行,可是,那个女孩却总会这般莫名其妙的堵在前头。

    借着明亮的月光,玖辛奈的目光缓缓在叶梓绑着白色绷带的部位上游弋,不自觉咬着唇,眼中含着复杂的情绪,一如从前。

    ---------------------------

    啊,回头看了下窗外,才发现天亮了,而且还下着细雨。(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