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虚假

    也许是种习惯,老人总是会等到夕阳最后一抹余辉从地平线上消失后才开始准备晚饭。

    他拒绝了叶梓的帮忙,慢条斯理地升起柴火后才开始淘米洗菜,洗完菜的水用来淘米,水只过一遍,那菜那米,老人拿在手里斟量了片刻,神情很认真,似乎正在估量两个人的份量。

    叶梓平静看着老人的动作和身影,想起以前替老人清理完杂草后,老人请他们来到此处,给他们倒了杯热茶,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一块羊羹,仔细认真地将那块羊羹分成均匀得不能再均匀的四小份,那是居下屋的羊羹,也是那时候唯一的一块。

    想到这,叶梓平平直直的眉毛慢慢挑起,没有思量老人的行为跟间谍有什么挂钩,他只是想起了以前,那时候,有个老头跟面前这个老人很像。

    夜幕垂降,孤独屹立在田野旁的房子升起袅袅炊烟,许久之后,炊烟不再升起,房子里的桌上多了点东西,两碗饭,一盘青菜,一碟从缸里捞出的酸萝卜,这就是一餐,简单的一餐。

    习惯了大饭量的叶梓就着两块酸萝卜,三两口就解决了一碗饭,随即很识相的说道:“我吃饱了。”

    老人看了一眼连一颗米粒也没剩下的空碗,露了个笑容,随后慢慢吃起饭。

    叶梓起身,将碗筷拿到厨灶旁洗干净放好,顺便把锅也洗了,之后来到院子里,仰头看着月亮沉默不语,他起初的目标是来试探,但是看到那熟悉的背影后却没了任何心情。

    他静静凝视着月亮,想着屋子里的木村拓杨,再想着记忆中的老头,最后,他映满银芒的眼中浮现出一抹精芒。

    屋里的老人属高龄,他的动作很慢,但是很稳,稳到一点点的颤抖都没有。

    叶梓沉默着收回望向月亮的目光,转身走回屋内,老人饭才吃到一半,叶梓很自然地跟老人道别。

    老人向他露出个慈祥的笑容,叶梓与他挥手告别。

    回到住宅后,大蛇丸一人坐在廊道上。

    叶梓走到他身旁坐下,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院落中的花草,侧耳倾听着从丛中传来的虫鸣声。

    大蛇丸看了他一眼,问道:“去哪了?”

    叶梓回道:“任务。”

    大蛇丸点了点头,突然说道:“我也加入根了。”

    叶梓眼睛一瞬间睁得很大,惊讶看着他,难以置信的说道:“你怎么会加入根。”

    这个问题的原因很多人都想知道,但是知道的人并不多,连三代也不清楚大蛇丸加入根的原因。

    听着他不敢相信的语气,大蛇丸嘴角露出一抹嘲讽,他自然不会将原因告诉叶梓,只是淡淡道:“根能带来许多便利。”

    叶梓很赞同这个说法,但是他知道这不是大蛇丸加入根的原因,其中肯定有更关键的理由和原因,不过大蛇丸不愿意说,那他也不会继续追问。

    随后几天,叶梓很频繁的去木村拓杨的家,老人问他原因,他诚恳的回道:“您像我逝去的爷爷。”

    这不是谎话,而是真心实意的实话,所以就算老人活了那么久,也没怀疑叶梓的话。

    就这样和老人相处了一段时间,叶梓初步肯定了木村拓杨和一般的老人不一样,首先,他很健康,其后,他很有力气,最后,他没有查克拉。

    他将一些判断写在报告里交给上头,然后上头派来了一个人,那个人是山中家的人,也是叶梓所认识的人。

    “山中原野。”在一处偏僻的林间,叶梓看着来人,神情冷淡。

    山中原野仔细看着叶梓,脸上露出笑容,都说百闻不如一见,现今看着叶梓充满力量的健硕身体,很难将最初那个骨瘦如柴的孩子联想起来,多年不见,那个有些特殊的孩子,如今变强了,强到可以独当一面了。

    “很久不见。”虽然知道要直奔主题,但是山中原野还是忍不住偏题。

    叶梓没有因此不喜,因为眼前这个人某种意义上有恩于他,况且,他很想知道那一天,山中原野在他的记忆里看到了什么,这是在实力愈来愈强之后开始迫切想要知道的事情。

    “是的。”不过却不是现在,他这般回道,结束了问候。

    山中原野微微苦笑一声,随即正色说道:“一旦确认,剩下的就交给我。”

    叶梓默默点头,看来清洗间谍的任务村里很重视,连火影直属的人员也加入此事,本身,这种阴影下的事情向来都是由根来代劳的。

    其实清洗间谍没必要那么麻烦,既然能摸索出嫌疑人,只要秉持着宁杀错不放过的做法,一切都会简单得很多,然而这里是木叶,这些事情不是在黑暗里,而是在阴影中,所以很麻烦。

    数天后,叶梓又来到老人的家,这一次不是近黄昏而来,而是在房子的炊烟停止的那一刻而来。

    走进屋中,老人正在慢慢的咀嚼着饭粒,如果生命余下的时光开始变得珍贵,那他这样真的很浪费。

    今晚的月亮很圆很亮,月光透过门扉、窗户,照进屋内。

    老人看着叶梓走进屋中,有些惊讶,咽下米饭,放下碗筷,然后问道:“吃了吗?”

    叶梓坐在他面前,没有回答老人,而是说道:“我骗了你,我没有爷爷,更不曾有过父母。”

    老人清明的眼中浮现愕然,他有些不解的看着叶梓,后者却没有看着他,只是盯着桌上寒酸的饭菜,平静说道:“我是孤儿,有个小三岁的妹妹,我们被收养在一家孤儿院中,六岁那年,我背着妹妹逃出孤儿院,然后在快要饿得倒下的时候,我遇到一个很瘦的老头,他…你很像他。”

    木村拓杨松开捏着筷子的手,静静看着叶梓,被时光磨去所有菱角的脸庞上却满是担忧,他说道:“孩子,你怎么了?”

    叶梓忽然抬头望向他,眼神有点冷,说道:“你很像他,但却不是他,他很真,你有点假,也许是你厌倦了,以至于让你的生活看上去有些应付,这不像一个迟暮但还很健康的老人。”

    话到此处,木村拓杨脸上的担忧倾刻如潮水般退去,变得面无表情,苍老的眼中有些了然,他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我确实厌倦这千篇一律的生活,那么,你认为你能从我这知道些什么吗?”

    “我想能的,您没有查克拉。”叶梓淡淡道。

    木村拓杨的手很仓促地摸了摸胸膛,这突然的举动并没有令叶梓有任何的应对,依旧平静注视着老人。

    木村拓杨隔着衣服摸着胸膛上所书写的术式,有些感慨的说道:“是啊,我没有查克拉。”说着,他放下手,突然显得意兴索然。

    “抱歉。”叶梓忽然道歉。

    木村拓杨面无表情的脸上不由流露出愕然,随即,他淡淡一笑,平静道:“哪怕夜深人静时,我也会忠实的做一个老人,尽管我清楚四周并没有其他人,最近,我开始对现在的生活很不满意,所以我想离开,可那也只能用来想想而已,我很清楚自己最终只能死在木叶,所以我已经找好一处地方,没多远,就在我田里不远处的那棵杨柳树下,可以的话,把我埋在那里。”

    “好。”叶梓干脆的应下。

    “谢谢,还有,我也得跟你说一声抱歉,你可能要失望了,就算是山中一族的人,也不能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木村拓杨笑了笑。

    叶梓淡淡道:“这与我无关。”

    木村拓杨闻言顿时笑得更加的开心,与之前的面无表情形成鲜明的对比,然后,他对着叶梓缓缓说道:“不要轻视没有查克拉的人。”

    “我会的。”叶梓眼神微凝。

    木村拓杨点了点头,收敛笑容,转头望向门口,山中原野在那边站着。

    “再见,有趣的小子。”

    叶梓沉默,目送着木村拓杨被山中原野带走。

    数天后,叶梓将木村拓杨的尸体埋到那棵杨柳树之下,背对小湖,面朝沃野,碑前置放一张碟子,碟中有三块羊羹。

    忽然,身后吹来的一股风中夹带着淡淡的清香,有道熟悉而感伤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前段时间,木村爷爷看上去还那么健康。”

    没有转身,叶梓便知道来人是谁,他看着墓碑上铭刻的名字,想着这个名字无非只是一个虚假的代号,不由发出一下冷笑声。

    “他本来还可以多活几年,但是我杀了他。”

    玖幸奈的神情慢慢变了,一脸震惊的看着叶梓的背影。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