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那是一处未知的地底深处,粗壮的树根无规律地向四周延伸,附攀于干燥的土墙之上,在这里,安静与黑暗并存,阴森而恐怖。

    黑暗深处,伫立着一个巨大的人形石像,石像有九只禁闭着的眼睛,面貌狰狞,颜色与身体宛如枯木。

    石像下方,数条管道向前伸出,插在一名白发老人的身上,老人拄着拐杖,坐在石台之上,他神情冷漠,刘海下的一只眼睛里,闪烁着猩红的点点光芒,在黑暗里尤为显眼。

    老者注视着前方的黑暗,看着那黑暗,仿佛在看着未来。

    黑暗的地面忽然一阵波动,像是喷薄的岩浆,冒出一个气泡随后碎掉,显现出一个浑身苍白的年轻男子。

    “那是一个很有趣的孩子。”年轻男子看着石台上坐着的老者。

    “哦?”

    老者目光很迟缓地移向白绝,平静道:“孢子留了没?”

    白绝低声说道:“留不住,被吃了。”

    “被吃了?”

    “是的,被吃得一干二净。”

    “说说怎么回事。”

    白绝紧接着向那个老者说出他所看到的一切,包括叶梓在战斗中所表现出来的所有,淋漓尽致,详细无比,也包括了木叶的新人柱力玖辛奈。

    老者听完眼神慢慢变得森寒,自语道:“生命力异于常人,食肉而恢复查克拉,连孢子也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吞噬掉,有点意思,可惜不是宇智波一族的人。”

    原本的人,在他的口中,却成了肉。

    “我想知道更多,盯着他。”

    “了解。”白绝缓缓点头,像是泥浆一样慢慢融入地面,消失无形。

    白绝消失后,老者缓缓抬头,注视着某处黑暗,枯老的脸上,慢慢浮现出冰冷的笑容。

    ---------------------------

    战争依旧在持续着,岩忍在第一天的失势,使得战场被推至灰之国的国土之上,木叶像是庞大的车轮,缓缓碾向土之国的国境,至于灰之国,不过是脚下的道路。

    大蛇丸掷入所有的可战之兵,似乎是要一举击败岩忍。

    面对木叶强大的战力,岩忍却未怯战,不顾灰之国的强烈抗议,将战场拉到灰之国的国境里,想利用灰之国的所有力量来增加优势。

    伤势不重的叶梓也被派上了前线,在这潮水般的人潮里,他不过是无根浮萍。

    他看着灰之国的城都,想到了那染血的一夜,神色冰冷,他曾发誓过,要重回这里,讨回一切。

    草忍的言叶站在他的身侧,盯着灰之国的城都,一脸的杀气,她父亲陨于此处,连尸体也拿不回来,那时,她怀着无比的伤痛,充斥着满腹的仇恨,终于在今日,她站在了这里,而之后,她会踏过灰之国的废墟。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像是飞鸟一样,飞向空中,落入声势骇然的战场里。

    生命中的最后一声嘶喊,响彻在战火之中,不绝于耳。

    鲜血从涓涓细流,至血流成河,堆叠在无数的尸体之上。

    无数不同属性的忍术交织在战场之中,伴随着一声声生命最后的呐喊,点起了一把滔天大火,随即,天空逐渐阴沉,大水浇在火焰上所形成的蒸汽升入云层之中。

    当细雨落向灰之国的时候,那里已然成了废墟。

    蒙蒙细雨在数个呼吸间,演变成倾盆大雨,浇灭了大火,留下一地烧焦的残骸。

    岩忍败得一塌糊涂,主帅深知罪不可赦,力尽而亡,死在大蛇丸手中。

    木叶固然胜了,也损失惨重。

    大雨落下,雨珠砸在脸上,有些疼,也洗刷掉满身的鲜血。

    叶梓站在一处烧了半边的建筑上,默默看着雨中一群群狼狈的身影。

    一个人跃至他身边,却是言叶,她也活了下来,但是后背却受了伤,是被刀伤到的,血肉翻卷,雨水从天而落,从她身上不停洗下鲜血。

    “谢谢。”她顺着叶梓的目光,也望向那一群群仰望天际的身影,她还不够强,却像个疯子一样,拼杀在人群之中,若非关键时刻,叶梓那及时的一刀,也许从后背斩来的那一刀,足够将她砍成两半。

    叶梓将雷牙慢慢还鞘,平静道:“活着,就好。”

    是对着她说,还是对着自己说。

    雨水在天地间交织成幕帘,遮掩人们的视线。

    玖辛奈抬着头,看向那并排而立的两道身影,静静看着。

    “大家都在说那件事情,也许回村之后会更严重。”玖辛奈在看着叶梓的背影,而水门则在看着她的脸庞。

    “我没办法阻止别人怎么去说他,但我绝不会认同。”玖辛奈咬着唇角,雨水顺着发迹,流向她的脸庞,落向脚下的血水之中。

    水门凝视着她,沉默不语,半响之后,他也抬起头,望向屋顶上的那道身影。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