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双方在风雨之中对峙着,便在这时,有两道身影先从远方的风雨中而来,紧接着,更多的身影出现在茫茫然的雨中。在那些身影之中,当先一人便是长发遮蔽半边脸庞的长门,那露在外面的轮回眼里,浮现着哪怕是风雨也遮掩不住的冷厉。

    多少次的经历之中,他早就懂得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想要保护某种存在,就不得不去伤害其他人。

    他立于风雨之中,看向原间夜等人,眼神冷冽,如这冻骨的风雨,随后,目光偏转,落向叶梓,以及叶梓身旁的数人,最后,便是聚焦在那铭刻着一片叶子的护额。

    木叶的忍者。

    他的恩师来自于木叶,他的双亲,死在木叶忍者的手下。

    那个地方,那个名字,对他而言,终究只有复杂。

    风呼啸涌动,雨珠随风而坠,落向地面上的积水,荡出无数的圆圈。

    “我的目标是他。”叶梓冷冷注视着眼前的众人,抬刀直指原间夜,声音透过雨幕传来,似乎是在告诉长门。

    长门眼眸微微一凝,平静问道:“杀死,还是活捉?”

    “这由我决定。”叶梓神情冷淡,他绝非弱者,从研究改善了灵化之术后,他对于自己的实力拥有强大的信心。

    “他必须死。”长门回道,对于目前的晓而言,雨忍村,以及那个拥有半神之名的半藏,都是难以打破的壁障。然而,对方已经朝着晓露出了獠牙,他也不想就此安然受之。

    既然避无可避,那么杀了潜入村里的雨忍是必须要去做的事情,晓必须展现出足够强大的力量,让半藏忌惮、退让、最终妥协。

    晓的目标终究是和平,只要双方都妥协,未来的前景绝对是美好的,那就是和平,如风雨过后的阳光,这是晓所有成员都向往的结果。

    听到长门的话,叶梓突然笑了,在确认了长门的立场后,他果断舍弃了活捉原间夜的选择,打算转而就地击杀。

    双方的交谈,似乎在对案板上的一块猪肉做出决定,而那块猪肉便是原间夜。

    被人看做猪肉,哪怕危局在眼前,原间夜脸色也变得很难看,性格十分冷静的他,在此时尤为愤怒,只不过,尽管愤怒,他也不会做出昏头的选择。

    “撤!”

    精通水遁的他,在这风雨之中具备优势,他有自信逃脱。

    话音未落,原间夜已是化作一滩水迹,融入水中,反观其他雨忍,也是紧跟着原间夜一般,化作一滩水融入水中。

    长门目光一移,对着某处位置伸出手臂,也不见任何动作,便有两个雨忍被他强行扯了出来。

    反观叶梓,在原间夜化作水迹的时候,便是瞬间闪到那里,浑身雷光大作,形成千缕雷丝伸向四方,延伸出很远的距离,然而这大范围的雷丝却还是迟了一步,并没有将原间夜打出来。

    源自于情报,原间夜极为精通水遁,在终年阴雨不断的雨之国里,拥有绝对的优势。

    尽管叶梓反应非常快,应对方式也很及时,然而还是晚了一步,眼见原间夜消失于风雨之中,他立刻开始感知着周围的查克拉波动,却丝毫感知不到原间夜的存在,眉头不由深锁起来。

    叶梓没有留住原间夜,长门却不会令原间夜这么轻松的离开,他冷眼望向挺远的一个方向,朝着那个方向伸手虚空一握,便见簌簌而坠的雨线里竟然被扯出一个模糊的人形水团出来,随后,那人形水团很快变成原间夜,此时,正被一股莫名力道拉扯的他,神情惊惶,似乎不理解这是什么能力。

    揪出原间夜后,长门也不客气,手臂略微一挥,原间夜被强大的力道扯了回来,重重砸向地面,发出一道沉闷的声音。

    看着这一幕,叶梓沉默了。

    不久前,他被这种莫名的能力拉扯过,尽管仓促意外,也不能去否认那莫名力量的可怕,就像是被鱼钩扎入肉里的鱼,被人硬生生拉扯而来,毫无反抗之力。

    相对于这一点,他更在意的是,长门是如何发现原间夜,以他的感知能力连一点蛛丝马迹也感觉不到,长门却能这么精准的揪出原间夜。

    长门将所有的雨忍都揪出来后,便与同伴们站在原地不动,看着木叶忍者与原间夜等人。

    他的同伴们略微疑惑,却也没有说什么,站在长门的身侧,淡淡看着雨中的外人。

    “是那双眼睛吗?”

    叶梓看着摔倒在水里的原间夜,浑身雷光大作,雷牙化作一道厉芒,直指原间夜。

    他的任务是击杀原间夜,所以绝不会放过任何机会,而言叶他们眼看着叶梓动手,也是按照原本的计划,对着另外几个雨忍发起攻击。

    原间夜不失为是一个精英上忍,那一下重摔令他神智晕眩了片刻,却本能反应的起身跳离了原地,因为这种经验老道的应对,避开了叶梓的致命一刀,但是距离却没有拉开太远。

    一刀落空,叶梓神情不变,身形豁然一动,继续直逼原间夜,他的双肩之上,浮现出一道烁目的光芒,赫然便是他的灵体,升上半空中,绕了一个美丽的弧形,袭向原间夜的后背。

    “这是灵化之术!?不,怎么可能…!”

    原间夜看着从叶梓身上延伸出的灵体,神情大变,他身为木叶的精英上忍,怎会不知道这是加藤断的招牌忍术灵化之术,但灵化之术在使用的过程中,施术者是不能移动的,所以也并非那么无解,然而,叶梓居然一边使用灵化之术,一边持刀以雷霆之势向他斩来。

    这般危局,根本不容思考。

    尽管原间夜心思慎密,性格冷静,面对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在瞬间的战局里找不到任何的应对方式。

    因为,那刀太快了,那道灵魂,也太快了,快到他根本来不及结印。

    他以矫健的动作躲过了叶梓快如雷霆的第二刀,却不能躲过从上空绕到身后的灵体。

    有着叶梓面貌的灵体钻入了原间夜的身体后,后者身体一怔,眼神变得茫然。

    叶梓身体略微前倾,神情冷漠地一刀斩向原地不动的原间夜。

    嗤啦!

    一道温热的血线飚射到雨中。

    原间夜的头颅飞向了半空中,脸上的神情依旧茫然着,直至落地之后,那茫然的眼神凝固着,似乎死不瞑目。

    杀了原间夜后,叶梓没有去看那个落在地面的头颅,而是望向长门等人。

    能这么轻松杀掉原间夜,也是因为长门的原因,尽管所面对的敌人是共同的,却非就是友好的盟友。

    他握着刀,一边盯着长门等人,一边关注着言叶他们的战斗。

    潜入晓的雨忍本身就受了伤,面对宇智波一族的天才兄妹的默契合击,处处受制,然而最为可怕却非宇智波兄妹体幻双联,而是时机和角度把握得十分刁钻的毒针,那是言叶的剧毒千本。

    千本细如针,空气阻力极小,擅用暗器的人,能够以最恰到好处的力道掷出千本,不需要快到极致,只需要恰如其分。

    言叶便是个中好手,她掷千本的速度没有达到快到惊人的程度,但是破空而来的声音细微到难以察觉,能趁着敌人疏忽的那短短瞬间,直达要害。

    千本不像苦无,它很细,除非命中心脏或者眼睛之类的重要位置,才能达到杀敌的效果,所以很少有人会专门去练千本。

    这是一种实用性不高的暗器,但加上了剧毒便不一样了。

    它细,难防。

    破空声细微,更难防。

    叶梓关注着言叶三人的战斗,忽然惊觉,他从一开始就低估了这支小队的作战能力。

    宇智波忍足的幻术骚扰,宇智波冰的近身牵制,言叶致命一击的毒针,形成可怕的战力。

    在暗器这一方面,宇智波一族因为拥有写轮眼,所以精准度很惊人,但是鲜有人会使用千本,反倒是有不少的宇智波族人在苦无的运用上十分卓越。

    言叶不是宇智波一族,没有写轮眼,但是她的精准度却不遑相让,配上毒针和隐蔽手段,简直就是一个可怕的暗杀者。

    这就是大蛇丸一早就看出的特质,这种能力,对于很多人都是一种威慑,通常也是活不久的,因为没有人愿意有这么一个可怕的暗杀者存在,保不准哪天的目标就是自己。

    当言叶的光彩越发明亮之时,或许就是快要接近身陨的时候,大蛇丸确信这一点。

    她的毒没有纲手和半藏厉害,但她是天然的暗杀者,这就是她的可怕之处。

    叶梓关注着有人配合的言叶,也意识到了这可怕的一点。

    很快,在宇智波兄妹和言叶的合击下,几个受伤的雨忍很快毙命,随后,他们默默来到叶梓的身后。

    叶梓看向长门,风雨依旧,雨势很大,空气中的血腥味很快就在雨雾中散去,流在地上的血液不消片刻,也被冲刷得一干二净。

    双方对视着,在这风雨之中沉默。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