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中世纪的欧洲

    公元978年的欧洲,正处于历史上的中世纪,这个时期,西方世界并没有出现一个强有力的政权来统治。

    因为没有老大,自然就出现了很多小的封建国家,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法兰克王国、意大利王国、东罗马帝国、英格兰王国、后倭马亚王朝等等,群雄并起,割据带来频繁的战争,同时天主教对人民思想的禁锢,科技和生产力发展停滞,人民生活在毫无希望的痛苦中,所以这个时期在欧美普遍被称作“黑暗时代”。

    这种状况一直要持续到15世纪末到17世纪,欧洲开始到文艺复兴和大航海时代才会正式结束。

    但是现在,这里还是一副未开化之地...

    ...

    东罗马,君士坦丁堡城北。

    站在东罗马首都的君士坦丁堡的街道上,隔着老远,姜胤就能闻到空气中那股人畜的粪便味道,让人有些作呕。

    “这里真特么臭。”狄炎嗅了嗅空气皱眉道。

    “这些欧洲古代人怎么住在这么脏乱的地方。”林越也有些迷惑,这里的大街小巷跟大宋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不但一些破破烂烂的建筑物歪歪扭扭挤在一起,街道上还充斥着粪便和尿液的混合味道。

    姜胤也是被熏得直摇头,传闻中世纪的欧洲城市是世界上最脏的,姜胤还一直有所怀疑,但是现在,闻着大街小巷飘来的臭味,他完全能理解了欧洲人的脏臭传统。

    ......

    中世纪的欧洲人,基本上是终身不洗澡的,他们的医生们认为,水会削弱器官的功能,并使人体暴露在有害空气中,如果水渗入毛孔中会传染各种疾病,当时甚至还流传着一层污垢能抵抗疾病侵袭的说法。

    洗澡的人被认为是病人,甚至洗澡是一种体罚。当时有人炫耀,她已经十八年没有洗过脸,被众人认为是圣洁无比。

    中世纪欧洲的卫生状况是极其糟糕的,那时候的人们不但不洗澡,在公共卫生方面也很落后。由于当时的基督教会认为洗身体是神圣的,所以上自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都没有洗澡的习惯。

    中世纪的欧洲人吃饭时用手指头抓着吃,用叉作餐具是18世纪中期以后的事,之前都是用刀将食物割开用手爪着吃,单独的餐具、盘子和杯子的使用也是18世纪中后期才开始的,人们在喝汤时用同一只器皿,而且大家用一个酒杯喝酒。

    在13世纪以前,欧洲人在吃东西时还都全用手指头。在使用手指头进食时,还有一定的规矩:罗马人以用手指头的多寡来区分身份,平民是五指齐下,有教养的贵族只用三个手指,无名指和小指是不能沾到食物的,这一进餐规则一直延续到16世纪,仍为欧洲人所奉行。

    用脏手抓饭吃,在宋人看来,都是一件极为恶心的事,但是这个时代的西方人居然施行数百年,简直不可思议。

    关于屎尿,这在中世纪欧洲也有着独特的文化。

    尿液,是被很多欧洲人认为是神圣的东西,贵妇们用尿洗脸,她们坚信,尿液可以让她们容光焕发;在教会人们还用尿消毒,在维多利亚时代最常用的消毒剂是酒或者尿;中世纪的人们很少洗衣服或者洗澡,但是他们洗衣服的时候会用尿液和碱的混合物作为洗衣液,在现代人眼中,简直就是愚昧到了极点。

    在中世纪的欧洲,对普通人来说,地板就是他们的厕所,拉完以后用铲子往墙角一铲,就算了事。况且他们平时都被体臭味给熏惯了,自然对近在咫尺的粪便尿水觉得无所谓。

    只有最讲究的贵族和高级牧师,才会在起居室设置专门的厕所,并且布置得很优雅舒适——由于厕所这个词汇有些不雅,就隐晦地称为“私室”、“舒适之所”、“必需之所”或“祈祷室”。

    普通平民处理家中的屎尿,都是直接倒在街道墙根或者自家后院挖个坑倒进去,在阴暗处的走道和门栋后面,以及几乎所有的地方,人们都可以看见数千堆‘粪便’,墙角腐败着的人粪所发出的臭气,人们也会嗅到臭不可闻的气味。

    所以站在君士坦丁堡的大街上,姜胤等人才会闻到如此臭气熏天的味道,在没有文艺复兴和大航海时代开始前,欧洲人并没有体现出丝毫的高贵,反倒是狐臭、愚昧、脏乱是他们身上的标签。

    君士坦丁堡作为东罗马帝国的首都,这里的居住密度很高,随处可见扎堆的房屋,还有来来往往穿着各异的白种人...

    ...

    “这些人这么不注意卫生,也不怕得病吗?”林越难以置信地开口问道。

    “林哥,你还别说,后来的历史上,因为他们这么不卫生的生活习惯,欧洲可是经历了一次堪称恐怖的疾病。”姜胤耸了耸肩道。

    “哦?是什么病?”狄炎不太通晓历史,自然也不清楚。

    倒是林越想了一下,不确定的问道:“难道是世界有名的黑死病?”

    姜胤微微一笑道:“正是。”...

    .....

    欧洲人这么不讲卫生,随地大小便,虱子跳蚤满身爬,后来果然遭到了报应,从1347至1353年,席卷整个欧罗巴的被称之为“黑死病”的鼠疫大瘟疫,夺走了2500万欧洲人的性命,占当时欧洲总人口的1/3!

    就算在20世纪,堪称人类史上最为惨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因战争而死去的总人数才为其人口的5%,足以看出这场瘟疫对欧洲的毁灭性。

    1347年9月黑死病抵达欧洲的第一站——意大利南部西西里岛的港口城市墨西拿,11月经水路一下子蹦到北部的热那亚和法国地中海港口城市马赛,1348年1月攻破威尼斯和比萨,1348年3月一鼓作气占领了居于意大利中心位置的工商、文化重镇佛罗伦萨。

    于是,黑死病在这些城市厉兵秣马、集中兵力,通过陆路、水路,辐射到欧洲的四面八方:从意大利北部经布伦纳山口到蒂罗尔、克恩腾、施泰尔马克到维也纳;在法国,以马赛为起点,横扫了从普罗旺斯到诺曼底的整个国家,巴黎在1348年8月“陷落”;1348年夏,黑死病找到了进攻英国的突破口——多塞特郡的港口。

    8月攻克伦敦,翌年征服整个不列颠;1349年初,黑死病从法国的东北部越过莱茵河,5月到巴塞尔、8月法兰克福、11月科隆,1350年抵达汉堡、不来梅、但泽......黑死病的远征又转向北欧、转向东欧,1352—1353年,最终来到了俄罗斯,结束了它这次触目惊心、血腥的征程。

    以国家而论,在这次大瘟疫中,意大利和法国受灾最为严重;而少数国家如波兰、比利时,整体上讲侥幸地成了漏网之鱼。在城市中,受灾最为惨重的城市是薄伽丘的故乡佛罗伦萨:80%的人得黑死病死掉。

    在亲历者薄伽丘所写的《十日谈》中,佛罗伦萨突然一下子就成了人间地狱:行人在街上走着走着突然倒地而亡;待在家里的人孤独地死去,在尸臭被人闻到前,无人知晓;每天、每小时大批尸体被运到城外;奶牛在城里的大街上乱逛,却见不到人的踪影.....

    欧洲人咎由自取的引来了一场恐怖的疫病,从那之后,文艺复兴开始,欧洲人才逐渐增加了洗澡沐浴、公众卫生意识。

    而现在,这里的人仍然愚昧而又无知。

    但是这正是姜胤希望看到的,因为这些无知的人,将会成为他发动白奴贸易的第一批矿工.....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